第一百二十九章 驚險逃生
聞聲,那些原本對他們來曆十分好奇的孩子們,十分麻溜的朝不遠處的村里子跑去.

蘇林林跟雪生相視一眼:真是走到哪都不太平哪.

雪生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看向孩子們跑遠的方向問:"咱們--"

蘇林林輕歎了口氣說:"咱們還是找個清靜地方避避吧."

說著,十分擔心的看著他被燒的滿臉疤瘌,火泡的臉說:"臉上怎麼燒成這個樣子了?得趕緊配點藥治治."

"我的臉--"聽她這麼說,雪生立刻抬手去摸臉,剛一碰到不由抽了口氣:"嘶~我的臉怎麼這麼痛?"

蘇林林神色憂慮的說:"可能被魚腹內的酸水燒傷了,你先著急,我這就試著配點清涼化淤的藥粉給你用."

雪生朝四周看了眼說:"我的傷先不著急治,還是先找個地方落腳吧."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應道:"也好,走吧,我看前面那地方倒是個太平地方,咱們去看看有沒有人煙."

說著,上前扶住站立不穩的雪生,見他一雙腳被腐蝕的血肉模糊的,心里不由一緊:"你的腳傷成這樣,怎麼走路?"

雪生咬咬牙堅持著往前走一步說:"我總感覺這里很不太平,沒事兒,快點走吧!"

邊說,邊拽住欲勸他包傷口的蘇林林往前奔去.

他們兩人才出去沒多遠,只聽身後傳來一陣炸響.

蘇林林回頭一看,驚然發現他們剛才所立之處被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不好了,天要塌了!""天上又掉大石頭了!"…………

隨著一陣轟隆聲,不遠處的村里傳出一聲聲驚駭的叫喊聲.

蘇林林朝煙塵驟起的村子看了眼,神色凝重的對雪生說:"快走,咱們趕緊離開這里!"

她的話音剛落,就見眼前金光一閃,大金刀突然橫在跟前.

蘇林林以為它要載他們離開,正准備開口之時,卻見它突然化為一道金風卷起一陣塵土盤旋而上.

"砰!"她剛拉著雪生閃到一邊,就聽頭頂一道巨響,抬頭一看,驚然發現大金刀正跟一朵巨大的白蓮花纏斗在一起.

蘇林林緊拽住雪生道:"咱們快走,趕緊逃離此地!"

疾奔出去幾步,她才感覺到腳下痛的鑽心:在大魚中,她的雙腳也被腐蝕的很深,只是一開始有些麻痹感覺不到疼罷了.

但是,她卻不敢停下來查看傷勢.

因為,自從頭頂的那朵巨大的白蓮花掉落,並被大金刀擋住之後,她總感覺腳的土地好似在一點點的往下陷.

"快點,蘇娘娘!"雪生雖然身上傷比她更重,但他必竟有強大的妖力在身.

相比之下,蘇林林就有點力不從心.

跑出去幾息之後,腳下的土地越來越往下落的深,他干脆一把挾起蘇林林,運起渾身妖力朝前飛奔而去.

隨著他腳步越來越快,腳下的土地也越來越軟.

雪生打好幾個趔趄,都差點摔倒.

"往東南方向走,那里離生門最近!"正當他一心往前奔之時,耳邊傳來蘇林林十分冷靜的聲音.

雪生立刻轉身朝東南急奔而去.

"轟隆!"就在他剛跑出數十丈時,腳下突然傳來一陣巨響,接著,身下的土地開始陷落下去!

雪生一腳蹬空,身子一歪,即將撲到之時,突然感覺身子一輕:發現蘇林林反手推著他飛身而起!

就在他們騰空而起的一瞬間,那方立足之地驟然化為無底深淵.

蘇林林極牙抽盡所有功力,與雪生一起躍向三丈之遙的高地.

結果,極行過半便撐不住,兩直直朝深淵之下落去!

落下幾十丈之後,幸而雪生一身妖力極時爆發出來變成身為獸體,大吼一聲馱著她沖上崖頂.

站穩身子之後,蘇林林長出一口,身子一軟從雪生所化的妖體上滾落下來.

"你沒事吧?"她才落地,就聽雪生關切的問.

蘇林林驚然抬頭,剛才那只體形龐大的狗頭牛身妖獸己化為氣息溫潤的佳公子.

雖然滿臉燒傷,渾身身衫破爛,但依然擋不住雪生這通身的如玉氣質.

蘇林林怔了下,才搖搖頭應道:"我沒事兒,你--"

雪生呼了口氣道:"沒事兒就好,這兒緊臨著深淵,我們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落腳吧."

說著,抻手拉起坐在地上的蘇林林,滿眼憐惜的看著她同樣被灼燒的皮開肉綻的腳面,心疼的說:"你的腳都傷成這樣了?來,我背你走吧."

蘇林林連連擺手:"沒事兒,我還能走,你比我傷的更重呢還!"

說著,忍痛大步朝前走去.

真是個堅強的女子啊!

雪生每走一步都感覺好似踩在刀山之上,蘇林林同樣拖著一雙血肉模糊的雙腳雙腿如風般前行.

他自己由強大的妖力撐著,行走之時落腳並不重.

但看步子重重落地的蘇林林面上卻無一絲痛色.

沒想到女人也可以這般堅韌.

在他以前的認只里,女孩子都是嬌嬌弱弱,看似含蓄卻十分虛妄.

如今,眼前這個女子,讓他見識到原來是他看人太淺薄了.

"你看,前面有戶人家,咱們過去歇歇腳吧."蘇林林指著一棟隱在林間的小院子興奮的說.

若不是看著天色陰沉,似有大雨將至之兆,她也不會不顧腳傷,一意要找處安身之地了.

特別是現在兩人身上渾身灼傷,不能再淋雨水了.

否則,若是傷口感染潰爛就很難治了.

忍痛行走這麼遠,總算看到個能落腳的地方,雪生也十分高興:"好,咱們快點兒過去,說不定還能討口飯吃呢."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也感覺腹中空的不行,再一看天色:這不己經正中午了都.

于是,兩人加快腳步來到那個院牆不高,大門緊閉的院子外.

雪生正要上前敲門,卻被蘇林林搶先拍了拍門問:"請問家里有人嗎?"

她連喚幾聲腔,才聽到一聲蒼老的聲音自院中傳出:"誰呀?"

蘇林林清聲應道:"我們是過路人,經過這里想借貴府歇個腳兒."

"嘿,我一個糟老頭子住的破草房子,哪能稱得上貴府喲!"說著,老舊的大門從里打開.

一個睡眼腥松,滿頭花白的亂發隨隨束起,臉上亂遭遭的胡子糾結成團兒的老頭看著她說:"既然是遠道而來的人,一定走累了吧,快到屋里喝口水吧!"

邊說,邊打量一眼蘇林林身後的雪生:"這後生看著氣度不凡吶,呵呵,小娘子倒是好福氣."

這都說的哪兒跟哪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