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膽小怕鬼
"給,趁熱把藥吃了吧."待蘇林林把熬好的靈藥遞給他時,天色己漸漸暗下來了.

雪生猛的回過神接過藥碗,看了眼天色不由有些擔憂的說:"這麼快天就要黑了啊,蘇姑娘,這里怎麼說也見過死人,不如,"

"你不能修本門術法,是不是因為膽小怕鬼?"蘇林林打斷他的話笑道:"我說了,鬼真的沒什麼可怕的."

雪生梗著脖子,一口飲盡碗里的靈藥說:"那是你遇到過可怕的鬼靈."

我連鬼界的白骨軍都見過,還有什麼可怕的?

雪生見她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不由急道:"鬼靈這東西白天陽氣盛,他們不敢怎麼造次,可是晚上."

"我們就是在等晚上才能會會他們,順便問問這附近那里有人煙."蘇林林神色平靜的說.

聞言,雪生嚇的往後退幾步,躲到臨時搭起來的草棚子里問:"你是說,待天黑了之後,真的會有鬼來找我們?"

蘇林林十分好笑的看著他說:"你身上不是有我給的桃木符嗎?不用怕,鬼是不敢近前的."

說完,疑惑的盯著他問:"你這麼怕鬼,是不是天生的能辨別陰陽?"

雪生連連點頭:"是的,我是天生的陰陽眼,這在族里也十分罕見,但是,從自三歲那年見到一只極為恐怖的鬼靈之後,就把陰陽眼封住了."

哦,原來是這樣.

修靈門之人,若要習此門靈術,首先得開了陰陽眼.

但一般都在十二歲左右方才由師長幫加持開眼,而且,還是在弟子修習功法至一定程度之時.

怕的就是弟子被鬼靈嚇到.

雪生幼年被嚇到之後,就再也不敢開陰陽眼,甚至遇到一點陰氣都憷的要死.

聽了他的話,蘇林林有些同情的說:"你也真是可憐,這樣吧,今晚就當是練練膽了."

看著蘇林林云淡風輕的神色,雪生驚恐的心神莫名安定下來.

"這是一張辟邪黃符,你要是真的受不住陰風,就把它貼到身上,鬼氣自然退避三舍."蘇林林拿出一枚黃符給他.

這是她跟王老道兒學的繪符之法,對付鬼魅之類十分見效.

原本,王道兒贈于她許多黃符,不過她看差不多快用光了,就試著自己制了幾張,沒想到效用不比他給差.

接過蘇林林遞過來的黃符,雪生滿眼震驚的看著她問:"你,還會制符?"

"略有所通."蘇林林隨口應道.

雪生緊緊捏著黃符問:"你還有什麼不會的?"

蘇林林輕笑一聲:"我不會的多了去,妖術,法術,靈術,都不會啊!"

說著自嘲笑笑說:"一心想著成為修士,可練儲物袋都打不開,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別的不說,如今一身妖靈隨意轉換的力量就能讓人稱奇了."

聽了她的話,雪生心里才算舒坦了些:"這也多虧你的靈藥,不然,我可真的一無是處了."

"我還指望你找到出回去的路呢,你可是主力干將."蘇林林笑著調侃道:"只可惜不太適合修鬼靈術."

這話算是戳雪生的心竅了,他深吸一口氣,從草棚里出來:"不行,我回去還要接管修靈門,一定不能被鬼靈嚇退了."

他的話音剛落,只見一陣陰風刮過,嚇的雪生抱頭又竄回草棚子里去了.

蘇林林不由失笑:"別害怕,沒什麼東西來."

說著,神色一凝,只見三條七尺來長的大雪魚齊刷刷的朝河岸上躍來.

夜色中,那雪白的鼓漲漲的魚肚特別明顯!

難道?

她輕喝一聲:"大金刀!"

結果,大金刀剛現身,就見身邊一道殘影掠過.

只見雪生手指一柄長劍,騰空躍起,刷!刷!刷!三劍下去.

那三條魚還沒落地,便被開膛破肚.

接著,令人極為不可思義的事發生了!

只見魚腹中緩緩爬起來三具尸體!

"這不是鬼靈!是尸魅!"雪生叫一聲,收住手里的長劍,飛身退至蘇林林身邊:"蘇姑娘,你看這些--"

蘇林林緊盯著那三具行動遲緩,面目全非的尸體,神色凝重的說:"先不要動手,看看他們要干什麼!"

她的話音剛落,只聽雪生指著遠處驚叫道:"你看,咱們今天埋下的那具尸體竟然出來了!"

蘇林林轉頭驚訝的看著遠處十分機械而快速跑過來的,渾身土沫子,半拉身子露著白骨的尸體說:"你說的對,咱們趕緊走吧."

雪生不解的看著她:"走?去哪?"

"哪也別想去了!"只聽空中響一道炸雷身的聲音:"你們兩個毛賊,竟然壞我好事!今天就留下給我當新尸吧!"

大金刀!

蘇林林暗喝一聲,只見空中閃過一道金光,接著,只聽雪生喝一聲:"快跑!"

聲音未落,只聽河水嘩嘩作響,一條身長數丈的大雪魚,張著血盆大口朝他們撲來.

就在兩人被吞入魚腹之時,化為流風的大金刀先行鑽入魚口之中.

那大雪魚將他們吞下之後,又躍入河中.

蘇林林只覺身子被拖入一極為恐怖的黑洞之中,四周一點光都見不著.

最讓人難以忍難的是那股腥臭無比的味道,差點把她熏死過去.

"蘇姑娘,你還活著嗎?"就在她快被熏暈過去時,聽到雪生細微的呼喚聲.

蘇林林極力閉著氣應道:"還沒死呢!這是在哪?"

只聽雪生松了口氣說:"應該是那大雪魚肚子里吧!"

他們也被魚吞了呀?

蘇林林怔了下,突然一股子火熱的酸水兜頭蓋臉的澆下來,一道金光閃過,只聽刺啦一聲,那酸臭無比的水被格到一邊.

"哎啊,什麼東西,燒死我了!"雪生嚎叫著,朝她身邊爬過來.

蘇林林急忙抬手拽過他說:"我們得感緊出去,不然,很快就被消化了!"

"我剛才試過了,沒用,那肉壁十分結實,劍刺上去還往外噴酸腐之水."雪生疼的直抽氣兒.

一般的利刃沒用,那就試試大金刀吧!

蘇林林急喚大金刀捅穿魚腹.

結果,大金刀化為一道利刃刺出去,立刻又被彈回來,那肉壁只是重重蠕動幾下噴出一道酸水而己.

這死魚的肚子也太結實了吧!

大金刀連砍數十刀都沒能破一點.

難道,他們就這樣被消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