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從何而來
是啊,她以前雖然不算膽小的人,不過,膽子也沒大到看到死人還泰然處之的境界.

這一身的膽子,還是在云嶺呆的那段時間磨練出來的,相比時刻能要你命的妖魔,陰靈鬼魂又有什麼可怕的?

最重要是自從她在鬼谷得了那塊玉板之後,不但百陰邪不懼,而且,還漸漸的能感應到這些東西的存在.

就像那魚肚中之尸,就是她接到其求救:希望能夠靈魂魄完整.

也就是說他不相被魚給消化掉,尸骨不全,從而魂飛魄散.

一般情況下,但凡被野獸妖魔這類吞下肚腹之人,死了之後魂魄都很快離散,不可能會凝成陰訊傳出.

這個人難道有什麼異常之處?

她正思量之時,只聽雪生在耳邊抱怨道:"真是奇怪,我本想著這河里既然有魚,這條不能吃,就再撈一條好的吃."

說著,他故作神密的看著蘇林林問:"剛才我准備往河里撒把網,你猜怎麼著?"

"沒魚唄."蘇林林隨口應道.

雪生滿臉驚奇的看著她問:"你怎麼知道?"

"我看到了啊."蘇林林白他一眼暗道:這人最近好像心智有些退化啊.

淨說些傻不拉唄的話.

蘇林林從懷里拿出那個藍色的儲物袋給他:"快來幫我取幾味靈草出來,我得給你調藥方了."

一聽到給他配藥方,雪生趕緊的接過那儲物袋兒,依言把她要用的靈草拿出來.

"蘇姑娘,這劑藥吃了,我是不是就能恢複正常了?"雪生滿懷希望的問.

蘇林林接過靈草說:"至少不用窩在里休養了.不過,這服藥得用三天才見效."

靈藥熬上之後,看著滿懷期望之色的雪生,蘇林林不由暗歎一口氣:這服藥僅能維持住目前的狀況而己.

他還是會以比常人更快的速度衰老下去.

不過,令人驚奇的是,按照這脈像明明年過五旬之體,怎麼雪生那張俊美無比的容色並無一絲改變?

倒是心智比之前更明顯幼稚了些.

她思索半天,也沒有頭緒,只得靜心看著火候熬藥.

用這尊靈鼎熬制靈藥,雖然不用怎麼照看,不過蘇林林還喜歡蹲在一邊守著.

候著絲絲靈藥逸出鼎外,便以吐息之法引入體內.

原本,她也擔心藥性不同會對她身體不利,但是,很快她就發覺不管什麼靈草香味入體,都一樣讓人心境舒展清靈.

而且,自從吸收了靈藥之息後,她的功法進步飛快,內功心法己突破四階.

只是手上功夫還停在三階三重,不過相比之前也大有突破.

"蘇娘娘,你不用一直守著藥罐子,快過來走兩招."雪生折了枝紅梅笑著走過來說:"讓我看看你功夫又精進了沒有."

蘇林林白他一眼,繼續盯著爐子上的藥罐問:"你說,那條大魚是從何而來的?"

"當然是從上游了."雪生不假思索的應道.

蘇林林盯著結著厚厚冰層的河面說:"這麼說來,這條上游可能會人居住."

"真的?會不會是修士的地盤?"雪生有些緊張的問.

他來到這個世界上,除了進入桐城中見到些許凡人外,遇到的都是修士,所以才會這麼問.

而且,在他眼里修士,至少是這個世界的修士,都不是好東西.

蘇林林若有所思的說:"可能會有修士守著吧,必竟,聽你說這個世界不怎麼太平.不過,我想更多居住的應該還是普通人吧."

雪生疑惑的問:"何以見得?"

蘇林林輕笑一聲應道:"你看這里土地雖十分肥沃,而且,還依著水源.但是,"

她看了眼對面的平坦的雪地道:"但這地勢卻非蘊靈之處,修士要修練必定得有靈氣,誰會願意呆在毫無靈氣的地方?"

"這話的確有道理,要是上游真是修士的地盤,說不定早盤查到這里來了."雪生笑著附合道.,

他們呆在河邊這幾天,都沒刻意隱匿行蹤,若是附近真的修士定會過來查探.

蘇林林有些納罕的看著河上的不冰雪問:"這雪己經積下個把月了,怎麼還沒化開的跡象?"

雪生輕哼一聲:"這里的氣候就是這樣,冷的時候三月積雪不化,熱的時候一旬如火炙烤.只有春秋兩季才正常些."

原來是這樣.

見蘇林林面現了然之色,他接著說:"我來這麼久,雖然沒跑出去過多遠,但也從別人的口中聽說過,世界雖大,人卻真的不多."

這點兒蘇林林十分認同,他們逃出來一路上雖被積雪所覆蓋,但是還能看出一些村落的痕跡來.

但是,全部都敗落了.

數百里地都見不著一個人影.

人都去了哪兒?

"都是妖魔,修士,精怪,混戰造成的呀."雪生歎了口氣說:"你看,這些實力強大之徒一旦打起來,若是不加約束,那附近的百姓就別想安生."

這倒也是,

蘇林林十分不解的問:"那明知道這樣會造成極大的災難,那為何修士跟這些妖邪之輩好好約束下呢?"

"呵,如今幾方勢力均等,誰也服不了誰,己經不是修真一家獨大的時候了."雪生輕笑一聲:"況且,他們也算不上什麼好東西."

是啊,修士之所以還肯護著一些凡人,不過是因為要從中選取靈根上佳的弟子.

妖獸向來隨性自由,根本不會管凡人死活.

其它的就更不用說了.

"待我吃完這服藥,咱們還是先打探個修士占據地吧,必竟,有人的地方消息會靈通些."雪生十分無奈的說.

雖然他從心底十分懼怕修士,不過,如今回去之路沒有一絲頭緒.

只能一點點的打聽了.

沒想到回去之路竟然這般的艱難.

自從服下靈藥,身體完全恢複原狀的那一刻,關于在原來世界的記憶也完全恢複了.

一想到當時的初衷,雪生便悔恨不己.

他當初並不是被所謂的妖邪虜至此界的,而是甘心情願隨他的奪休之妖而來了.

目的,不過是為得到的謂的強大力量.

天下沒有掉餡餅的.

沒想到如今落到這步田地,也不知修靈門如今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