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魚腹藏尸
"那現在怎麼樣了?"雪生十分緊張的問道.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需立刻開靈方調息,以衍生氣機,不然會有早衰之相."

早衰!

雪生心里一震:他如今這身的功夫可是拿三十年壽命換來的!

他第一次生出了悔意:自己怕是存世時日不多啊.

"你不要驚慌,我現在提前給你配這服回春湯藥,可保生機如常."蘇林林見他神色不對,便開口安慰道:"以後,我會給你開幾個延年益壽之方,若是一直吃下去,至少能多活個十年二十年的."

真的?

雪生驚喜不己的看向她.

蘇林林暗歎了口氣:當然,只是說辭而己.

且不說那養生靈藥難尋,就算真的按時服用,也不一定能按養生之理來行事.

更何況,他體內的妖靈之力太過于霸道,如今抽三十年生機壓著,但隨著年紀日長,若是再疏于修行的話,怕是後患無窮.

想到這里,她有些後悔魯莽為他配制這味靈藥了.

這本是修士者所用的靈藥,如今強行拿來給一介凡人用,怕是要出現諸多後遺之症.

眼下之計,只有盡心為他調理了.

首先,得讓他穩住心神,這樣藥效才能發揮到最好.

所以,她才那般跟雪生說.

"蘇姑娘,等會吃過飯再忙活吧."雪生見她拿出那個藍色的儲物袋兒,准備指點他取靈藥,不由笑著勸她說:"你身上還有傷著,不要太過于勞神了."

聽他這麼說,再加上肉粥散發出陣陣勾人的香味兒,引的蘇林林肚子一陣饑鳴.

她便十分利索的收回儲物袋兒笑道:"好,我還真是餓了,咱們就等吃飯再配藥吧."

其實,對于自己的內傷,她心也有數兒.

雖然沒有雪生的重,但卻也不輕,自然也得配副藥吃.

不過,那儲物袋里的都是靈藥,若是配成整服的話,就怕身子受不住.

所以,她一開始才沒想著給自己配藥.

之前治內傷之藥一股腦都雪生了,所以,她這下也有些作難.

一碗肉粥下肚後,她感覺渾身都曖和起來了:"恩,這粥不但好吃!"

雪生又給她添一碗笑道:"這可是我用上等靈米加二階靈獸肉熬出來的,靈氣滿滿的啊,肯定好吃!"

靈氣滿滿?

蘇林林突然打了個嗝,就聽雪生笑道:"看,你吃下的靈物太多,克化不了,把靈氣兒又吐出來了!"

被他這麼一通笑,蘇林林倒是想通了:她吃那麼多豐含靈氣的食物都不怕,還怕什麼靈藥啊.

只要對症,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想到這里,她心情才豁然開朗起來.

于是,在給雪生配齊藥之後,她也給自己開了副靈藥熬上.

小心喝下靈藥之後,蘇林林身懷忐忑的靜坐以自查身體變化.

兩個時辰過去後,她驚然了感覺體內的傷勢慢慢恢複了.

果然是靈藥啊!

僅僅一天時間,她身體便完全恢複了正常.

倒是雪生接連服用數日靈藥,體內的那股衰老之息還是縈繞不去.

"怎麼?"雪生見她給自己把完脈之後,眉頭不展的模樣,不由懸心的問道.

蘇林林思索了會兒才開口:"這副靈藥效用不太好,我再給你調整下方子."

聽了她的話雪生懸著心才放下來:"讓你費心了."

蘇林林看著眼前這個長著數株紅梅的河谷,長舒了一口氣:最近附近雖偶有妖獸出沒,不過卻沒在遇到一個人或者修士.

更重要的是,這里十分甯靜平和,最起碼她們在此養傷的幾日十分平靜.

這天,蘇林林剛給雪生調配好藥方,正准備拿靈材出來,突然聽到一直被冰封的河面突然炸開了.

嚇的她纂緊手里的儲物袋兒,往後緊退幾步.

正在一邊往火堆里加干柴的雪生則飛奔上來,擋在她前面:"別怕!"

接著,只見一條約八尺來長,通身雪白的大魚躍到岸上來.

原來是條魚啊.

這條魚跳到岸上之後,一直朝著他們的方向蹦跶.

嘿,送上門的鮮物,不是真可惜了.

雪生上前出手按住那條大魚,正要下手擊斃.

卻見原本奄奄一息的大魚突然暴起,身子一挺朝蘇林林撲去.

就在它靠近的瞬間,蘇林林突然查覺到一股微不查的陰氣.

"這死魚還真溜手!"正當她要細究之時,雪生反手一擊把那條肚子鼓鼓的大魚給拍死了.

蘇林林有些失神的盯著那大魚肚子,對正興致勃勃要片魚肉下來雪生說:"你看,這魚肚子多大,你把它劃開看看里面有什麼東西."

雪生依言拿一把長刀,對准魚肚切了下去.

"小心點!"蘇林林有些緊張的說:"把魚肚子剖開就行,下刀淺點兒."

雪生輕笑一聲說:"吃個魚還有這麼多,嘶!這是,死人?"

待他把魚肚子剖開之後,驚然看到一副還未消化完的尸骨橫在魚腹之中.

果然,蘇林林上出一氣,上前盯著那散發著酸腐之氣的尸體說:"原來是他在向我求救."

"他都死成這樣了,還會跟你求救?"雪生難以置信的看著她問.

蘇林林瞪他一眼說:"你不知道就不要多嘴,千萬別對死者不敬!人死之後還有執念呢."

"是鬼靈唄,我們修靈門就是禦使這些靈體的,我怎麼會不知道?"

蘇林林指著那被魚胃腐蝕的面目全非死尸說:"你既然知道這個,就讓他入土為安吧."

雪生捏著鼻子退後幾步:"我先去刨坑!"

待他離開之後,蘇林林立在魚尸邊,輕輕默念兩遍王老道兒教她的超度經文,才叫雪生來把人埋了.

當那具尸體被埋下之後,蘇林林只覺得心頭一輕,信步來到那被開膛破肚的大魚身邊.

雪生十分婉惜的看著那具魚尸:"只是晦氣,本想著能飽飽回福呢,誰知,這死魚竟然吃了人."

"你還把仍回到河里去吧."蘇林林皺著眉頭說:"還說什麼修靈門門主,還個死人都怕,還修個什麼靈?"

雪生笑著摸摸頭,繼而滿臉好奇的看著她:"我說,你一介女子,膽兒還挺大哈!"

蘇林林微微一笑,便催他把死魚丟河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