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遺症隱現
良久,雪生才停下腳步放下她說:"不知道,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出大事了?

蘇林林突然想起那天她再長青山下,被那股巨風刮飛的力量.

蒼桐城的那聲巨響之後暴出的力量--

蘇林林閉了閉眼:算了,那威力可比天大,遠不是她能思量的.

雪生見她一副失神的模樣,不由輕聲安慰道:"幸虧我們沒有入城.這下,總算安全了."

真的安全了嗎?

不過是暫時沒被波及罷了.

她愣了會兒問一臉凝重的雪生:"我們接下來去哪?"

雪生歎了口氣說:"原本,我還能感應到一絲白露村那些妖邪的氣息,但現在卻連一點線索都查覺不到了."

"你是說白露村的那些人還有妖物,很可能都在蒼桐城里?"蘇林林驚訝的問.

雪生深吸一口氣:"我也只是猜測而己,原本,蒼桐是禁止妖獸入內的,但是那天我去買鼎之時,卻發覺城門口專門設有一個接待妖獸入城的地方."

聞言,蘇林林心頭一緊:"你的意思是說,白露村的那些人都進入蒼桐城了?"

雪生點點頭說:"很可能是這樣,不然,短短幾日,山上的路又不通,他們能跑到哪?"

"那我們,還回蒼桐城了嗎?"蘇林林看著滿目皚皚白雪問道.

雪生朝蒼桐城方向看了眼說:"蒼桐城一定發生大事了,而且,我從心里感覺一定跟放妖獸入城有關."

說到這里,他轉頭朝前走去:"我看咱們還是趕緊離開為好,別去碰那個硬釘子了."

蘇林林雖然心里掛著花婆兩人,還想看看這個世界的修士之城是如何的繁華.

不過,雪生說的的確有道理,這個時候他們還是躲開為妙.

決定不回蒼桐城之後,蘇林林看著埋頭趕路的雪生問:"我們接下來去哪兒?這附近有什麼村鎮之類的嗎?"

眼看著天色不早,得找個地方落腳啊.

雪生輕輕搖了搖頭說:"我只知道白露村附近有個蒼桐城,別的什麼地方都不清楚."

就這樣,兩人漫無目的往前行.

待天色暗下來時,終于來到一片背風的小山坡下.

"看來,今晚就只能在這個過夜了."雪生停住腳步,看著氣息平靜,毫無疲累之色的蘇林林道.

蘇林林朝四周看了眼點點頭:"這倒是個背風的好地方."

見她點頭同意,雪生隨即拿出兩方草墊子扔到雪地上.

然後,又掏出一大塊隔水的油氈毯鋪上面說:"今晚少不得露天休息了,你說,這天兒還會不會下雪?"

邊說邊拎出兩個熱爐子升起火,蘇林林卻跑到樹林子里撿回來一大堆干柴說:"咱們出門在外,點一堆火烤著不是很暖和?"

雪生笑著幫她把火點起來,兩人坐在油氈毯上,邊往火堆里添柴取曖,邊注意著一邊火爐里燉的肉湯.

其實,自從轉靈成功之後,雪生根本不懼寒冷之息,但他卻十分享受,跟蘇林林並肩膀坐在一起烤火聊天的感覺.

"這是什麼地方啊?怎麼這麼荒涼."蘇林林起身攪了攪鍋里的肉湯問:"我看路邊也有些荒廢的村落模樣,這些人都去哪了?"

雪生輕笑一聲說:"鬼才知道,我被帶到這里三年,就上回混進蒼桐城,才見著這個世界的普通人."

"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凡人很少?一般人都能成為修士?"蘇林林好奇的問道.

雪生搖搖頭說:"不是,這個世界上凡人怎麼也比修士多的多,但是,因為妖獸,精怪,魔道橫行,各據一方,而且經常混戰不休."

他剛說到這里,只見地上不由顫動,接著,遠處傳來一波波巨大的靈力波動.

"快跑!有強者在附近戰斗,我們趕緊離開."雪生一把拽起蘇林林朝一邊飛奔而去.

但剛跑出去幾步,身手一股十分巨大的力量把兩人生生沖飛出去!

大金刀!

就在身子失去控制的一瞬間,蘇林林輕喝一聲,大金刀立刻飛出,先後接住他們疾飛而去.

感覺到身下的大金刀的力量之後,蘇林林實在壓不住胸口翻湧不己的氣血,噴出一口心頭血暈了過去.

這口血正好吐到對面趴著的雪生臉上.

只見他臉由于抵抗靈力沖擊,耗盡靈力而生出的一道道細紋,被蘇林林的一口血浸染之後,慢慢又恢複如初.

待蘇林林再次睜開眼時,被一抹刺眼的陽光照的有些眩暈.

她好一會兒才又張開眼,只見面前懸著一張極為俊美的臉.

"你終于醒了?蘇姑娘."雪生滿眼歡喜的看著她道.

蘇林林掙著身子坐起來問:"這是哪兒?"

四周仍然是一片白雪,不過這雪色間倒還生著幾梅樹,此時,紅豔豔的梅花盛放,顯得這山林多了分生動之色.

雪生扶著她站起來說:"我也不知道這是哪,不過,既然你那把靈刀把咱們帶到這兒,至少說明這地兒是安全的."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無限惋惜的說:"真可惜了那鍋肉湯,都差不多能吃了."

聞言,雪生不由笑出聲:"能撿回條小命就不錯了,你還掂記那口吃的."

說著,又從儲物袋里拿出一個小鐵爐點上,拿出一口陶鍋,一把靈米,一塊肉骨頭丟進去煮上.

見狀,蘇林林才展顏笑道:"你還有吃飯的家什,我就不用怕餓著了."

雪生卻滿目擔心的看著她問:"你身子怎麼樣?要不要配服藥吃?"

蘇林林抱了抱臂膀說:"我沒大礙,就受了點內傷,最近不能動用功夫,休養幾日就好了."

說完,看著他問:"你呢?有沒受傷?"

雪生立刻伸手到她眼前說:"你是醫者,幫我看看唄."

蘇林林輕笑一聲,順手將食指與中指並攏搭在他手腕大脈之上.

恩?

這脈像--

蘇林林皺了皺眉說:"你還真是傷的不輕!要不是你說,我倒被你表面功夫給蒙混過去了."

聞言,雪生也十分驚訝:"真的?我本想著開個玩笑而己."

蘇林林放開他的手腕正色道:"我可是不跟說笑的,你脈象雖看似平穩,但卻隱隱蘊藏著生機衰落之意,不行,我得趕緊給你開一劑靈藥方子調理."

說到這里,蘇林林忍不住歎了口氣:"本來,你服下那靈藥收納靈力為己所用之後,是要靜心休養些時,然後再配以輔助之鞏固."

"那現在怎麼樣了?"雪生十分緊張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