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靈藥大成
這鬼東西怎麼這麼不結實?

雪生氣的差點哭出來:"這丹爐壞了可怎麼辦?"

聽著噼里啪啦一直開裂的聲音,蘇林林也愣住了:"你,買得是假貨?"

看著布滿裂痕的鼎爐,雪生滿臉傷心的說:"我,可能被人坑了."

什麼可能,是真的被坑了.

盡管那鼎上己經密密麻麻的布滿了裂痕,但還是不斷的在開繼續開裂.

最後不會碎成一堆渣吧?

才想到這回,只見那鼎真的開始往下掉渣了,只見一片片青黑色的鐵塊一點點的剝落下來.

很快,地上掉落一層.

眼看著那鼎一直往下掉渣,心疼的雪生直叫:"那幫該死的修士,合伴騙老子幾百靈石,真是該死."

可能因為失神之時,跟修士結怨太深,一看到鼎爐將毀,他就懷疑是修士們不安好心.

也許,在潛移磨化之中,他對修士都沒好印像.

就算是前世,因為門中靈根天賦出眾之人都前往仙山入道,導致修靈門日漸衰落.

而且,每回有修士前來討靈泉水之時,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修靈門後山之中有眼極為上等的靈泉,但每年都要上供給附近兩個小修真門派大半.

余下的門內弟子就不太夠用了,因攝入靈氣不足,修習靈術自然要落後許多.

所以,在原來的世界,他心里對于修士己然心懷不滿.

更別說被奪體之後,這些不人不妖的存在本來就跟修士是死對頭,雙方一遇到,不是被修士重創殺死,就是反過去劫殺修士.

不過,一般除非特別危急,他們這些開了靈智之妖,很少真的殺死修士.

一般以搶掠為主.

一旦死了人,蒼桐城的修士同盟必然會出洞,無論如何都要借此機會,大肆砍殺一通.

這會兒雪生才時白過來,他們不過是借著為死者討公道之名來光明正大的獵取妖丹罷了.

弄在一般世人眼里,妖獸仍極為可怕之物.

但在真正的妖獸眼里,修士才是極殘忍恐怖的存在.

妖獸開了靈智以後,頂多會為了利益而連合,靠的只能是蠻橫的妖力.

但那些修士不但法力高強,還能借助各種法寶,陣法,靈符來對會它們.

可以說一群妖獸遇到相同能力的一群修士,那絕對是被團滅的.

所以,別看妖獸一族強悍無比,但其實它們只是在副急的時候才會對修士公然開戰.

比如,妖神甯可讓那邊妖使花巨大的力量去令一個世界去搶人回來,都不敢輕易動修士下轄之下的凡人.

而且,還嚴令手下妖獸不許生事.

所以,雪生不管是自己的神智還是被奪身的神智,都對修士十分厭惡仍至有些恐懼.

蘇林林聽他這麼說,卻若有所思的盯著那個一直往下掉渣的丹爐說:"我怎麼感覺,這掉的只是這尊鼎的外皮而己,說不定里面."

她的話還沒說完,只見一道瑩光自那鼎身散發出來.

雪生驚喜無比的看著那尊如同仙器一般耀眼的丹鼎叫道:"蘇姑娘,你還真是金口玉言啊!這里面果然還藏著一口極品好鼎!"

他雖對丹鼎分類沒什麼概念,但是,這尊掉完渣之後出來的鼎爐上面靈力非凡,給人一種極為渾厚之感.

"真沒想到我還掏到了寶!"雪生驚喜的叫道:"這氣勢看著可比丹鼎坊最貴的那只爐子還強許多."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也十分開心:"能得這上品靈鼎為爐,看來成藥的可能又加三成啊."

說著,就要上前去端那口鼎,卻被雪生攔住說:"你先別動,待我以法力把它挪過去."

他主要是怕這鼎還熱著,燙著蘇林林了.

結果,他進到鼎邊竟感覺不到一絲熱氣兒,他小心伸出一根指頭戳了下.

哎,竟然冰涼如鐵.

這玩藝冷的真快啊.

"雪生,你快把爐火燒起來,我要練藥了."蘇林林湊過來摸了摸恢複溫的鼎,激動的對他說:"我還是第一回煉制仙藥.就能用上這麼高端的丹爐."

雪生滿眼激動點點頭,立馬把一邊的火爐點上,然後小心移移的把這尊散發著仙氣的鼎放上去.

待爐火燒了半個時辰,鼎中才冒出絲絲熱氣兒.

這時,蘇林林才叫他往里倒進去半鼎的靈泉水,並依次加入幾味靈草材料.

待水開之後,又打開把主材料加進去,然後取雪生一滴心頭血滴入鼎中,轉為文火慢熬.

待一股悠長醇厚的香味散出來時,她激動不己的跳起來:"成了!"

成了?

雪生長出一口氣,緊愀著的一顆心才算放下來.

這味藥整整熬了一天一夜,看著雪生歡喜不己的服下靈藥之後,蘇林林心頭一松,如水的倦意襲上心頭.

她打了個哈欠,倒頭便睡著了.

比她熬的更久的雪生卻更本無法入眠.

靈藥入腹之後,原本越來越遲鈍四肢,五感立刻恢複過來,一股溫而強大的力量開始在體內游走.

而且,最讓人驚喜的是,隨著法力慢慢恢複,他的妖獸之形的下盤完全變回原來的腿腳.

就在他完全恢複人身的那一刻,突然感覺心頭巨震,全身的力量開始暴亂起來.

他看了眼熟睡的蘇林林,強忍住要吼出聲的巨痛,飛身往外掠去.

再說蘇林林一覺醒來,只覺得渾身乏力,口渴無比.

她伸了個懶腰,朝外面看了眼自語道:"我還以能睡個兩三天呢,這天還沒黑."

咕嚕!

正說著,肚子一陣饑鳴.

看了眼對面,發現雪生不在.

"雪生,雪生,拿出來點吃的啊."她先喝了半碗水,然後站起來朝外面叫道.

誰知,連叫幾聲也不見有人應,于是,蘇林林滿懷疑惑的朝洞外找去.

他服下這副靈藥,到底有沒有副作用啥的.

蘇林林越想心里越沒底兒.

她出了山洞四周都尋遍了,也沒看見雪生的蹤影.

人去哪了?

等了半天,蘇林林實在餓的不行,只得先壓下心頭的疑惑,先回山洞里找點吃的.

結果,一回到火爐邊,就看到那口丹鼎還穩穩的立在火爐邊.

蘇林林特意看它一眼後,直接越過去揭開另一個己熄滅的火爐上那口紫砂鍋.

看著大半鍋肉湯,她心里頓時踏實下來.

"真香!"肉湯剛熱好,蘇林林正准備端下來,只聽洞口傳來雪生的聲音.

她立刻回過頭,只見仍然一身青衫的雪生含笑立在山洞口.

見她看過來,含笑問道:"你終于睡醒了?"

蘇林林怔了下才應道:"你怎麼樣了?那藥--"

"很好,我現在完全恢複實力以及原來的身體."他笑著看向蘇林林深施一禮:"多謝!"

這就好.

蘇林林這才放心下來,邊把熱好的肉湯端下來邊問:"你剛才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