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突生變故
雪生雖然十分疑惑,不過心里著急出去,只朝人群湧過去的地方看了眼,便往城門跑出去.

待來到城門口,只見幾個修士正再張貼靈榜.

"這位公子是要出去的吧,趕緊出城去把,待過了今晚,凡人就出不去了."一位老婦人笑眼看著他說.

聞言,雪生立刻跟他道了謝,趕緊抱著懷里的鼎爐往外跑去.

"你,出城何事?"他剛來到城門口就被攔下.

雪生指了指手上的丹鼎說:"我急著給師兄帶丹爐,還望仙差通融則個."

說著從懷里抓一把靈石塞過去.

有錢能使鬼推磨,得了好處之後,守門的修士十分大方的擺手放他出去了.

順利出了城之後,雪生腳下不停,真奔回棲身的山洞.

"這麼快就回來了?"見他回來,蘇林林放下手里的藥材笑著問.

雪生上前把手里的丹爐遞給她說:"多虧你給我那枚桃木符,不然,連城都難進."

蘇林林歡喜的打量著手里的丹爐道:"能用上就好,你留著防身吧.這鼎真是好東西,看上去這麼笨重,入手卻沒多少份量."

聽她這麼一說,雪生才回味過來,他帶著疾馳一路,的確沒感覺多沉.

不過想起再丹爐鋪子里聽到那些修士的話,心里多少還有點別扭:"只要能用就好,對了,我總感覺蒼桐城有點不對勁."

蘇林林抬頭看向他:"怎麼了?"

于是,雪生就把一路上的所見所聞跟她說一遍.

聞言,蘇林林摸索著手里的丹鼎說:"怕是這一片兒都要大變,我剛才已經試著把最好兩味靈草處理好了,明天就開始炮制入爐."

雪生十分激動的點點頭:"好,這樣一旦有什麼事兒,我們也不用這般被動."

說完,再次看著問:"這副靈藥真的能讓我體內的妖力變成靈力?"

蘇林林點點頭:"能,不過你終究沒有踏入修真之路,怕是修為不顯."

"這個沒事兒,只要讓我能更一般人區別開來就行."雪生十分激動的說.

還有三十年壽命呢!

蘇林林見他高興,便沒說出口.

希望他能求仁得仁吧.

第二天一早,蘇林林起來後就開始炮制靈草,因為沒有靈力再身,每一步都十分認真.

幸虧她之前跟李長風學了一手好炮制手法,而且,前面也炮制成功不少靈材.

所以,在她精疲力竭之時,終于把最後兩味主材給炮制出來了.

雪生見她小心的面前的藥材放到玉盒中,提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你忙活了大半天,想必也餓了吧,我剛燉了鍋靈鴿子湯,趕緊喝點補補精神氣兒."

說著,十分麻利的盛了碗清香四溢的肉湯給她.

蘇林林接著一碗湯一口氣兒喝完,方才出一口氣說:"真鮮!你熬湯這手藝又進步了."

雪生嘿嘿一笑,又給她添滿問:"靈材都炮制成了?"

蘇林林夾起一塊滑嫩的靈鴿肉說:"恩,待會兒我養養神,就開始給你練藥."

雪生見她眼下一大片青黑之色,不由有些心疼的說:"你吃完那好睡一覺,等養足了精神在開爐."

"我也是這麼想的."蘇林林邊嚼著口中的肉邊說:"你先把那鼎洗淨燒熱,等我起來立刻開始練藥."

說完,皺著眉頭盯著他問:"你真的確實能尋到靈泉水?"

雪生胸有成竹的說:"咱們每天吃的不就是?"

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問:"對了,這些水你都是從哪弄來的?"

雪生指了指洞外面說:"出去往西邊有口靈泉,我就是在哪灌的水."

說著,從懷里拿出一個小小的玉葫蘆:"水都在這里裝著呢."

蘇林林看到這個玉葫蘆不由恍然:"我以前也見過這東西,修士都是拿這個法器來裝水的嗎?"

雪生點點頭說:"可能是吧,反正我在好幾個儲物袋子里都看到有這玉葫蘆,里面裝的都是靈泉水之類的."

見她目露羨慕之色,雪生隨手從扒拉的亂七八遭的大包袱里,摸出一個儲物袋仍給她:"我都把它收集到這里面了,你,"

本想讓他自己拿個,不過想到蘇林林並沒有靈力在身,又拿過去隨手拿出一個青色的玉葫蘆給她:"這個東西在修真界最為常見."

他見蘇林林要扒開上面的玉塞,立刻阻止道:"那里面可是裝好幾大缸的靈泉水呢,你別給倒出來了."

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問:"我也能倒出來?"

雪生點點頭說:"能,這玩意不由靈力也能使."

終于見著一件不用靈力的法寶了.

蘇林林十分高興的纂住那個玉葫蘆問:"那我要是想倒出來一點靈泉水的話,怎樣才能不發水?"

"沒事的,你只要不倒著拿就行,傾著慢慢倒就可以了."雪生十分認真的拿自己手里的玉葫蘆給她示范.

這下,以後再出去最起碼不用發愁沒水喝了.

不過,她還是希望能夠打開儲物袋兒,那樣出去游曆就太方便了.

"我感覺你遲早是要入道的,我就是把體內的妖力轉為靈力,也是用來修行術法."雪生隨手把身邊的幾個儲物袋子都丟給她:"你拿著吧,以後里面的東西可能會遇到."

這幾個儲物袋于他而言,根本沒什麼價值,僅有幾塊靈石,一些靈草材料,要麼就是些妖獸皮以及低階的法寶靈符.

稍微好點的丹藥,法寶,靈果,妖丹都被他收到手上那只儲物環里了.

不過,蘇林林看著面六七個儲物袋兒還是十分興奮:感覺自己好像突然擁有一大堆財富般.

雖然,這些財富她還沒本事拿出來.

心滿意足的摟著一堆儲物袋兒睡了兩個多時辰才醒來.

一睜開眼見整四周亮晃晃的,熱哄哄的.

蘇林林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尊鼎被燒的火紅火紅的.

哎呀,這溫度太高了啊.

"蘇姑娘,你醒了?看我把丹爐預熱的怎麼樣?"雪生摸了把頭上的汗珠兒問.

蘇林林干笑一聲說:"這,也太熱了,水一倒進去不就要干了?"

聽她這麼一說,雪生趕緊施法把火爐熄了,然後往里倒靈泉水:"那我給它降降溫!"

結果,水剛一倒進去,只聽咔嚓!一聲.

這丹鼎竟然裂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