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入桐城
見她並不回答,雪生側頭看著蘇林林問:"你真的執意要踏入修真之途?"

蘇林林神色迷茫的說:"我必須要試試."

"其實,術法學的精深,一樣可以震攝天地."雪生目露向往之色道:"當年的王家,"

說到這里他歎了口氣,搖頭歎道:"可能從王家敗落開始,就是方術之門的式微之起吧."

第一次從他口中聽到王家,蘇林林微微怔,立刻明白過來其所指的應該就是王老道兒出身的王家.

當初他還曾信勢旦旦的說,自己也是王家之人.

不過,最終也沒什麼實質證據罷了.

見她神色有變,雪生挑了挑眉問:"你知道王家?"

"略有耳聞."蘇林林低頭繼續烤著棉衣.

雪生滿臉不可思義的問:"你連王家都,"

說著,又輕笑著搖搖頭:"我又忘了,你本就師承方術之士,知道王家也不足為奇."

是啊,若是你知道很可能還出自王家的話,可能就驚奇了.

蘇林林把手里烤干的棉衣放到一邊,笑笑沒有說話.

見她沒有否認,雪生只當是以前得從師長那里聽說過罷了.

雖然王家近百年都沒有弟子現世,幾乎無任何傳聞,不過一些古老的方術傳承之家還都知道的.

待蘇林林把一身棉襖全部烤干之後,雪生也把晚餐都做好了.

啊,嚏!

蘇林林接過他遞過來的湯,鼻子一癢連打幾個噴嚏.

"趕緊把這熱湯喝了,好好驅驅寒氣兒."雪生滿目關心的看著她說:"可不別染了風寒."

蘇林林一口氣兒喝光一碗熱湯,拿塊餅子邊啃邊問:"對了,剛才還沒問,老黑什麼時候帶花婆她們上山?"

雪生又給她添半碗湯道:"三天後.雖然老黑不難對付,但棘手的是那兩個貨,呃,你的同伴都被完全清洗了識海."

"你怕她們會不配合?"蘇林林看著他問.

只見雪生搖搖頭:"豈止是不配合,就怕她們一旦脫離老黑的轄制,可能會因被植入虛幻指令而自裁."

這還真有點棘手.

蘇林林拿著餅子問:"有什麼辦法能先給她們解除,"

"除非逮到老黑,讓他去給她們洗脫指令."雪生皺了皺眉說:"老黑一旦被捕,肯定會向上頭發警報."

他歎了口氣說:"我全部妖力加身時,自然能制住他,不過現在~"

"我今晚試試把最後兩味主材炮制出來,你得去找一口丹鼎."蘇林林認真的看著他:"先給你回複妖力再說."

聽了她的話,雪生不由挑眉:"你就不怕我,"

"不怕,自己的同伴要是不能相互信任,還談何互助?"蘇林林打斷他的話:"況且,沒有你,我可可能早死了,能活到現在還恢複修為,已經賺到了."

這女人倒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靜.

雪生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說不清的失落之感.

他再這個世界三年間,有限的清醒時間里,見多了過河拆橋,還沒見過真心相信同伴之人.

就連那些妖怪們,都能隨時翻臉要對方的性命.

就像春娘跟刀十三那樣,為一個資質上好的蘇林林就要拼個你死我活.

這個世界里,只認實力,利益,沒有單純的信任.

就沖蘇林林對他這份坦然的信任,他一定會想辦法帶她回去.

丹爐?

雪生不由皺起眉頭:"這個,我得去修士那邊搶回來個."

蘇林林拎起一個儲物袋兒丟給他說:"你不是說這個里面有靈石嗎?不會買個啊?"

雪生有些愣怔的接著那袋,不由失笑道:"你說的對,在這里呆久,要什麼都是搶的,都沒想到還能買."

說著,立刻站起身道:"我再去蒼桐城看看去,里面還有好幾十塊靈石呢,希望能換到個丹爐."

他之前聽蘇林林說要用丹鼎練藥之後,就跑到離這里最近的修士地盤--蒼桐城.

守在城外准備打劫個丹爐用,結果,他的確劫到兩個高階的練氣修士.

但是,這倆家伙都不是練丹的材料,儲物袋兒里除了幾塊靈石什麼的,根本都沒有丹爐.

後來,又被一個修士以十分厲害的法器所震攝,他這兩天嚇的不敢再去造次了.

不過,他以前失智的時候倒也打劫過不少修士,還有身上比較有錢的,但沒一個是丹師.

所以,他手里倒是小有幾百個靈石,希望能夠賣到一鼎丹爐來用.

虧得他之前打劫修士都是伏擊,從未露過臉.

不然,

"這塊桃木符還是給你帶上,可辟你身上的妖氣."蘇林林從懷里拿出一支桃木符給他說.

雪生高興的接過來:"這個東西好,以前是我不識貨,蘇姑娘你別生氣."

之前,他說要去修士所轄制的地盤上去弄丹爐,蘇林林就曾拿出桃木符給他,結果卻他以無用為由拒絕了.

當時,雪生的想法是,他就是大張旗鼓的以妖獸之身去搶,這樣他這身形也不易被發現.

現在想想真是愚不可及,他身上那妖氣雖然比之前弱了許多,但還是很清楚的,再說修士又知道又他們這些不妖不人的怪物存在.

根本不用看臉,只要以妖氣就能判斷出他來.

說到底還是想在蘇林林跟前顯擺下自己的能力,結果卻--

他十分鄭重的把那枚桃木符帶在身上,飛身朝桐城趕去.

一路上竟然沒遇到一個同類之妖,倒是遇到幾個行色匆匆的修士.

極力壓制住想要出手打劫的念頭--這個做橫行霸道的槍匪久了,一看到修為不如自己的肥羊就忍不住想下手.

只是,目前最緊要的是要買回丹爐,不然,他身上的妖力越來越微弱了,以後想出來一趟都不那麼方便了.

路經黑云山時,他特意把枚桃木符塞到儲物袋里,警惕的把妖力激發出來.

結果,一路走過來,竟然沒有遇到一個妖物.

恩?

這里平常不都伏著一波妖物,等著打劫往來的肥羊的吧?

今天怎麼會這麼乾淨?

而且,這麼一會兒也沒見個把修士的蹤跡.

難道,桐城修真同盟的又出來清場了?

清的也太乾淨了,難不成是蒼桐來什麼大人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