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方術之論
見她施施然的掉下厚重的棉服,露出因濕水而貼在身上的中衣.

看著那玲瓏浮透的身姿,他只覺得喉嚨有些緊,不由背過身子,整整了衣衫應道:"有兩個消息,一好一壞,你打算聽那個?"

"先說壞的吧,難道,她們己經上山了?"蘇林林手里纂著濕棉衣轉頭看向他.

卻見雪生背對著她立在山洞口.

倒是個謙謙君子.

只見他搖搖頭道:"那倒沒有,只是你所說的那兩個同伴,如今識海己完全被老黑所控,怕是到時候不會輕易跟咱們走."

老黑?

聽說花婆她們沒上山,蘇林林才算松一口氣兒,把衣裳仍到火爐邊烘著問:"不是春娘--"

"這就是好消息了,春娘跟刀十三都被那個神密的頭兒招回去了."雪生十分得意的說:"如今,那兩個人落到妖法最低的老黑手里,而且,"

說到這里他賣了個關子,突然話峰一轉問蘇林林:"你還沒好好說到底去哪了,為什麼出去,又弄成這個樣子,到現在才回來."

你知不知道,我回來見你不在,有多擔心?

四周山里遍尋不到又有多揪心?

他心里雖然翻騰不止,但卻又說不出來.

因為背對著蘇林林,又離的遠,蘇林林只聽出了他的不悅而己.

"呃,其實,我只是想在附近轉轉."她干笑一聲說:"畢竟來到這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里,怎麼也得開開眼界是吧?"

雪生深吸一口氣,輕哼一聲問:"那你都開了什麼眼界?"

蘇林林撓撓頭笑道:"我原本就是這麼打算了,誰知走的遠了迷路了,結果,遇到一只怪鳥一直追著又掉坑里了."

她下意識的沒有把誤入到青山腳下的事兒說出來,只是半真半假的說被大怪鳥追著掉到水坑里了.

聽她這麼說,雪生倒也不疑有他:"我早說過這里雖生機不繼,但也有不少高階的妖獸靈獸出沒,必竟翻過前面那坐山,就是去山上的必經之地,保不齊有那哪大妖走錯路繞到這一片來呢."

"妖獸,不是方向感都很強嗎?"蘇林林用力擰著濕轆轆的長發問.

雪生隨手拋給她一把木梳輕笑道:"也有不少跟你一樣的妖獸,不擅長記路."

說著,慢慢轉過身,見她披著一個大毛披風,不由皺起眉頭問:"你身上衣服都烘干了嗎?"

"沒有啊."蘇林林漫不經心的應道:"我穿著一會兒就捂干了."

聞言,雪生不由拉下臉道:"你趕緊的把衣服烤干,不然穿著濕衣裳會生病的."

蘇林林沖他眨了眨眼說:"己經捂干了.晚上准備吃點什麼?"

說著,她拿過一個儲物袋扔給雪生:"我記得這里還有一根靈兔腿,要不,咱們晚上烤了吃吧."

"你自己也是醫者,受了這麼大寒,不該燒鍋驅寒湯喝嗎?"雪生白她一眼說:"晚上喝湯,吃烤餅."

說著,從那個儲物袋里拿出一塊和好的發面,一包黑糖,仙草根.

蘇林林見他拿出東西,正准備上前來做晚飯,才見她擺擺手:"你趕緊把衣服烘干,多坐在火爐邊曖和會兒."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心里不由曖曖的:看來,這個家伙還是十分緊張她的.

可能是怕是她要是短了精神頭,就沒人幫他配制那副能讓他恢複本身,而且又能得到強大的妖力的靈藥了吧.

而眼下那靈藥只剩下最為主要幾味靈材還沒炮制出來.

確切的說,是以她目前的能力,並沒有幾分把握能成功炮制出來.

別的還好說,那靈藥房里還多少都有多的,只有最為主要的那味--還魂草,而且還得跟另一味玉靈根一起炮制.

如今,這還魂草那靈草架上僅有一副藥的劑量.

對于這種情況,雪生也十分清楚,他雖然妖力日漸流失,但也沒有催促于她.

看著被爐火烘的紅通通的小臉兒,雪生心里不由慢慢化開:這個女子真是太與眾不同了.

也許,只有這樣特別的女子才能踏上那讓世人仰望不己的仙途吧!

怪不得當年門主臉上從來沒有不甘與痛苦,雖然,大家都認為他應該這樣.

他當年選中自己為下任門主時曾說過,他將來機緣深厚,有望能使術士一門發揚光大.

自從修真崛起之後,方士跟術士兩門中靈根出色的弟子,都不甘心于修行方術之法,紛紛前往仙山求道.

在世人眼里,方術二門的地位也日益沒落.

方士,術士,這兩道說起來也是借天地之靈為己所用,但卻只習駕馭之門,並不以靈氣滋養修身.

所以,一旦那次施術失手,很可能會遭受反噬之力.

更為關鍵的是他們流傳下來修的仍是福報業緣,仁心德義為基.

但是,自從修真之法興起之後,世人皆重修行,千方百計要想踏入修真之門.

縱然修士成長之路有心境相伴,但是也只是到練氣中後期才會遇到.

修真者雖有因果相制,讓那些擁有強大能力之人不能為所欲為,但這約束太過于縹緲,誰也不清楚,今日之因何時得果.

並不像方術之士所制約業報來的迅速.

再者,因果是可以避免的,只要冷情冷心不問世界,不理凡俗眾人,自然可避開大部分的因果.

而且,相比業報福緣,即便利下因果也好了斷.

不過,當年神女斷了修真天途,卻單單留下他們方術之士,一定有她的著量.

"你又在為你們修靈門的未來擔心?"蘇林林把棉衣翻個面來烘著,見他手里的面團被捏的不成樣子,不由出聲問道.

聞言,雪生立刻回過神,手指靈動的把面餅子捏好拍在燒熱的平底鍋上.

他小心的翻把一個砂鍋放到另一個剛升起的小鐵爐上說:"是啊,我想著如果你能加入我們修靈門就好了."

蘇林林但笑不語.

她己是老林叔的門人,不可能再改換門庭.

聽雪生說如今方術之門雖日漸敗落,但仍然勢不兩立.

她還不知道老林叔這套功法是屬于方士還是術士呢.

蘇林林也就此問過雪生,不過,他也不太清楚這套鎮妖之法出自哪個門中.

因為當年隨王家出戰魔道,讓許多十分優秀但傳承後人比較少的門方術之門沒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