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落水被戲
回應她的卻是一陣響撤玉宮的大笑聲.

在這笑聲中,她慢慢的倒下去,驚然看到身後住了千年的靈玉宮闕,點點崩塌.

主人,原嬌有負于你所托!

呼,終于跑出來了!

這廂,蘇林林才感覺到身子一輕,擺脫了頂上威壓,才停下來喘一口氣兒,只覺得身後突起一陣颶風,直接把她吹上了天.

這是把她吹到哪兒了?

蘇林林正思索著如何從樹上下來,同時又不掉進水潭里之時.

一只毛色雪白的紅嘴仙鶴替她做了選擇.

哎,哎,你別啄樹枝啊!

嘴下留情吶!

只見一只體形龐大仙鶴一直在埋頭苦啄著掛住她的那根樹枝.

蘇林林因為滿頭青絲都亂蓬蓬的纏在小樹枝上,稍微一動就扯的生疼.

更可怕是她僅被一根嬰兒手臂粗的樹枝倒鉤住衣襟而己,這廂也來不及跟頭發較勁了,感緊的把這只死鳥攆走才是正經.

待她忍痛扯著頭發,揮手准備把那只仙鶴趕走時,這只好管閑事的鳥竟然真沖上來啄她.

這死鳥真是太可惡了!

蘇林林運足功夫朝它打去,結果,身子一動,只聽"咔嚓!"一聲,吊住她衣襟的那根樹枝斷了!

不等她反應過來,只聽"普通!"一聲,掉入潭中.

不過,令人驚奇的是,這個結著薄冰的潭水,竟然是溫的.

只是--

她才剛緩過神兒,只見頭頂上一道白影壓下.

那只該死的仙鶴竟然伸著長長的利嘴,朝她撲了下來.

氣的她抽出大金刀直殺了出去.

結果,卻被那毫無妖氣的仙鶴,長腿一蹬生生將大金刀給踢沒影兒了.

不待蘇林林使出功法,那死鳥竟然一屁股坐到她頭頂上了!

她感覺如同一坐大山壓頂般,身子被完全壓到水底下去了.

蘇林林自然不干,她努力刨著水往試圖往一邊游,結果,不管她到哪,那只該死的仙鶴的屁股如影隨形的漂到哪.

這死鳥也太欺負人了!

蘇林林憋了一大口氣兒,卻怎麼也無法呼出來.

幸虧,老林叔教她的功夫配合是吐納內功,特別是她己修至三階,能夠閉氣一刻度鍾的.

不過,蘇林林脾氣比較沖,還從沒用上過這項功夫.

這回頂個死鳥屁股,不得不把內功派上用場了.

她一咬牙,憋著一口氣朝水底下潛去.

隨之,身子剛沉下沒多少,就被仙鶴伸腿又給抓了上來.

敢情,這死鳥就想把她當蛋孵了啊.

蘇林林極為憋屈的勾著頭:這是想把她悶死在水里嗎?

誰知,心里剛起這沮喪的念頭,只覺關頭頂被大力板起,她還沒回過神,一股清新無比的草糞味沖入口中.

這是--

她張大眼,發現自己的臉緊貼著一片細白柔軟的,鳥屁股!

而嘴則正對著那朵隱在細毛中間的--菊花!

嘔!

剛才,那是,鳥屁!

怪不得有股屎味兒.

蘇林林欲哭無淚的飛快勾下頭,使勁的兒往外吐氣兒,吐回水.

竭力的想把那口鳥屁給吐出來.

就在這時,一個須發皆白,神色冷峻的老者飛掠而來,他立在空中,朝清潭四周打量幾眼.

"哎,我明明感應到那人應該了在這里,怎麼會不見了?"他皺著眉頭盯著潭中悠游自在的仙鶴道.

在空中盤桓片刻之後,才面帶不甘的乘風而去.

直到空中再次恢複平靜之時,執意臥在蘇林林頭頂的仙鶴才清鳴一聲,騰空而起.

這時,滿身血跡的從玉宮廢墟里爬出來的銀發女子,吃力的抹去嘴角的血漬,仰頭看向高空:"好,好!利蒼,我己經有血有肉了.哈哈~"

突然感覺頭頂豁然開朗的蘇林林,立刻浮上來,伸出手張大嘴准備好好換一口悶氣.

結果,卻驚然發現,她內府根本沒存一口氣兒.

這是怎麼回事?

她剛才憋了那麼久,難不成--

為了驗證心里的想方,她又潛下水,然後張開口,竟然跟在水面上一樣,可以自由呼吸了.

嘿,這口鳥屁也沒白吃嘛.

蘇林林自我安慰道:"至少以後不怕被淹死了."

看來,雪生真的沒騙她啊,外面太危險吶.

連一只看上去沒有一絲妖力仙鶴都能欺負她,就因為好奇離仙山近點,都差點沒命.

她還是趕緊回山洞里躲著吧.

沒有能力,在這個世界真是寸步難行啊.

此事更加激起她的入道修真之心.

待蘇林林渾身冰茬子,冰的抖抖索索的,趕回山洞之時,天色己晚.

"你怎麼跑出去了?還弄成這樣?"才一靠近山洞,雪生立刻奔過來,滿臉擔心的責問道.

見她凍的直發顫,展開手臂就要摟過去,卻見蘇林林身子一側飛快朝山洞奔去:"我快凍死了,先回去烤烤再給你細說."

雪生張著手臂一怔,繼而苦笑著轉身問她:"你跑到哪去了?怎麼會弄這一身冰茬子回來?"

"掉水坑里了唄."蘇林林己經跑到火爐邊,張著雙手烤火,恨不得把火爐摟到懷里.

看著渾身冒熱氣,滿頭冰凌的蘇林林,雪生剛一見著她生出的滿怒力漸漸熄了下去.

同時,緊揪著的一顆心也慢慢放下來:"快說說你跑到哪掉坑里了?外面天寒地凍的,那個坑不都結幾尺厚的冰."

說到這兒他輕笑一聲:"難不成你故意砸開堅冰跳下去的?這是,嫌我給你那身棉衣太厚了,熱得慌是不?"

聽他這麼打趣自己,蘇林林轉頭朝他輕嗤一聲說:"是啊,我去戲水了,還練成了門水下換氣的本事呢."

"嘿,你練這本事高啊,還真當自己是條魚呢."雪生忍不住笑出聲:"還是條凍魚."

蘇林林故作生氣的哼了聲:"我都這樣了,還嘲笑人,是非君子所為!"

雪生身子晃了晃說:"我什麼時候自命為君子了?"

"那你自命為何?門主大人?"蘇林林忍不住調侃道.

雪生呵呵笑道:"當然是跟你一樣嘍!"

蘇林林打量一眼自個渾身濕淋淋不由笑問:"落湯雞?"

"呵,什麼落湯雞,咸魚唄!翻不了身的咸魚."他自嘲般笑著說.

聞言,蘇林林也忍不住笑出聲,她自顧脫下精濕的棉衣問:"你今天去白露村打探出什麼消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