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修靈門人
他這突然一喊,驚的蘇林林不由斷了思路.

于是,她沒好氣的說:"我知道,你是修靈門的人."

"對,我是修靈門的下任門主."雪生滿眼激動的說:"但是,我卻根本不會任何靈術!"

啊?

原來是個廢材啊!

哪就讓賢好了.

雪生苦笑一聲道:"門主的選定極為繁複,仍是先祖之意,根本無可更改."

哦,那就多重用些靈術高強的人才唄,反正出去跟人打架什麼的也用不著門主親自上吧?

雪生痛苦的捂著臉說:"門主一旦即位,就必須要同其它兩家方士門的門主斗法,以確定三家的排位."

說到這里他慘笑一聲:"我們修靈門己經連續三百年墊底了.老門主一直對我寄于厚望,因為,其它兩門的門主也都是新秀即位."

蘇林林十分同情的說:"那你可能要讓他失望了."

"不,我們修靈門不能再墊底了,不然,就會被一直排在第一的方士之門,禦鬼門強收為其附門."雪生深吸一口氣,滿含期盼的看著她:"你一定要幫我!"

蘇林林後退一步,看著他說:我一定盡力而為,不過,"

"只要你能幫我達成所願,回去後但凡能幫上幫,定然萬死不辭."雪生打斷她的話神色堅定的說.

蘇林林鄭重的點點頭:"好,我這就繼續找藥材."

這次,雪生費很大功夫才把那儲物袋打開,倒是蘇林林一眼看過去,就發現一味靈藥主材料.

"快,把這個離魂草拿出來!不能放在木石之上."蘇林林指著一味看似不起眼的靈草道.

找到一味之後,她不由信心大振,加快瀏覽靈草速度,很快又找到數味靈草.

"你精神還撐的住嗎?"雪生見她不斷指揮著他往外取藥草,累的他法力都要用盡了.

蘇林林見他取藥的速度越來越慢,于是收回精神力,抬起頭長出一口氣.

搖搖頭驚喜的發現頭竟然不疼!

見狀,雪生也十分驚訝:"你這份精神力竟然這麼強韌."

不說是方士了,就是他修靈門的術士,在沒有三段以上修為的,都撐不了這麼長時間.

自己雖然能打開這個儲物袋,但是識海也無法承受這麼長時間的窺探.

這下,他突然對蘇林林起了招攬之心.

若有這麼一位神精力強大,而且醫術高超之人輔佐,那他以後的門主之位應該會穩許多.

想到老門主當年為保住最後一門古老術士傳承,屈尊為一位女修為侍整整三十年,直到年老色衰之時才回到門中執掌修士一門.

本來--

他摸了摸臉,老門主當年力排眾議堅持選他為接任之主,怕是,也打著這個迫不得已的主意吧.

但是,他卻不想以色相換取術士一門的安甯.

況且,真能為男色所迷,從而出力幫忙的女修--正如剛才蘇林林所言,怕是不多吧?

想到這里,他對自己能夠擁有一身妖力的渴望而熱切了些.

蘇林林看著眼前,被整整齊齊的碼在玉盒里的靈材十分滿的說:"只差三味靈草就夠了."

說完,又皺起眉頭道:"不過,即便是材料找好,去哪找練藥的靈鼎呢?"

什麼靈鼎?

雪生疑惑的問:"你指的是丹爐?"

蘇林林點點頭:"差不多吧,能鎖住藥草內靈氣不逸散的藥鼎就成."

聞言,雪生也不由怔住:"我倒沒想到這屋,丹鼎的話,只能到修士手里去搶了."

搶?

蘇林林不由瞪大眼看著他.

自知失言,雪地忙陪笑道:"是買,買,不過--具體要什麼樣的?"

蘇林林笑著安撫他說:"既然能夠買的到就行,目前連靈草材料還沒找齊呢,就算你這儲物袋子里都能找著靈方上的靈草,哪還得花大功夫炮制呢."

說到這個,她不由歎了口氣:"以我目前的狀態,怕是連一味主藥也沒精力炮制."

"你放心,待靈草都湊齊之後,我先盡全力給你把內傷治好了,"雪生神色認真的說:"你所受之傷都是妖力所至,只要我還保留一分實力,治好就不再話下."

說到這里,他低下頭:"只是,時間長短而己."

蘇林林心里不由一暖:"你之前氣血逆氣,是不是因為抽盡精力為我療傷之故?"

雪生淡然一笑:"我也是為自己."

得到肯定的回答後,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我身上傷如今好了大半,只是精神力有些不濟,也能試著慢慢炮一些輔助靈草,倒是你得好好體養."

雪生雖然歸心似箭,但也明白如今只能先調理好身體,再謀其它.

接下來蘇林林連續以神識,查找三回都沒尋到一味合用的靈草.

倒是發現不少恢複精神,以及平息氣血的靈草.

于是,就讓雪生都取出來,配成兩服他們各自合用的靈藥.

"恩,這個藥方真管用."雪生飲下她給自己開方熬制出來的湯藥之後,感覺體內亂竄的血氣慢慢的平複下來.

蘇林林邊炮制手里的靈草邊說:"我這樣熬藥大大浪費了這些靈草,雖然竭力將配伍調好,但靈氣還是逸散大半,效果也大打折扣."

說著,她歎了口氣道:"到底是吃虧在身無靈力的坎上啊."

聞言,雪生不由挑了挑眉問:"你還想入道為修士?"

"這是我平生最大的夙願."蘇林林十分堅定的說:"只能入道成為修士,才會有機會,"

說到這里,她突然頓住,苦笑一聲說:"罷了,眼下要緊的是能回去."

雪生有些失落的看著她問:"你己經是方術之士,難道不想在這一道上走的更遠嗎?"

蘇林林只是笑著搖頭不語.

不是我不想繼承老林叔的鎮妖之術,但是,待到我能有能力跟修士一拼高下時,可能李長風己經修為更高了.

所以,她一定要走一條最快的路,力求能夠在有生之年親手殺他為兒子報愁雪恨.

而且,若要想兒子複生,怕也只有修真一途能夠達成.

無論如何,修真路她都要試著走一走.

如若真的無法啟靈,那她就邊修林氏鎮妖之法,邊為道士以磨練心志,常訟明經為引以期頓悟入道.

很快,在靈藥的滋養之下,兩人內傷都很快痊愈了.

正當,蘇林林准備再去進入儲物袋里打靈草之時,只聽遠處傳來一陣陣驚雷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