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傾力互助
"這,這果子是從何而來?"她滿臉震驚的指著雪生手里的半拉紅果子問:"你也見過大青鳥嗎?"

那枚果了雖然被他啃去大半,但蘇林林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正是當初她生生受李長風一擊,生命垂危之時,大青鳥給她叼來的救命果.

蘇林林緊緊纂住雪生的手指,滿眼驚喜的看著他問:"你,想起自己是誰了嗎?"

雪生面現無奈的搖搖頭,輕輕動了下手指.

蘇林林手不由一緊,接著滿臉驚訝的松開:"你體內氣息怎麼如此紊亂?"

僅手指下的血管都騰不己,更別說其它心脈大穴了!

蘇林林立刻從懷里拿出一盒,她之前為壓制氣血逆行的藥粉,這還是她剛剛被妖豹所傷之後,特意去張老仙的藥鋪里開的方子,看著藥童打磨出來的.

原本,她內傷在花家己調理過來大半,幾乎用不這味藥了,但是為防止血氣逆行,她還一直隨身帶著.

不過,她自己已經好久都沒服用過了,沒想到這會兒倒是派上了用場,希望能對雪生有所幫助吧.

在云嶺之時,因飽受傷痛折磨,養成了她出門時盡量把配制好的內外傷藥都帶在身上.

所幸,那些抓她來的鬼女人並不稀罕她這些東西,所以都沒有奪去.

想到這里,她立刻把那盒藥粉全部倒出來,給雪生服下去.

見他十分俊美的臉苦的皺成一團,蘇林林忙找出一個水囊給他灌下去幾口水,把那些極苦澀的藥粉沖下去.

服下藥之後了,雪生原本平靜的臉,再也繃不住了,十分痛苦的糾起……

蘇林林緊張的看著他說:"你千萬要撐住啊,這些藥粉能暫時鎮住暴動的血氣,並慢慢扭轉逆氣之氣,待會就好了."

不知是不是她的藥真的起了作用,雪生突然咆哮出聲:"啊!"

然後噴出一口鮮血,暈死過去了.

蘇林林上前聞了下他噴到岩石上的血跡,不由心下大安:這才是純正的人血之息.

想到這里,她不由一拍腦門懊惱的自語道:"我一開始怎麼就沒想一到呢?他如今仍是人智為主,可身上卻流著獸血."

這樣,是極為危險的.

幸虧是現在發出來了,氣血兩兩相沖之下,他本身的血脈占了主導致.

這樣,以後要完全恢複人身就更簡單了.

只是,他還要求保留住那份妖力,這樣的話就必須要動用那個靈方了.,

想到那個以奪舍妖獸之力為己所用的靈方,蘇林林就不寒而栗!

這個靈方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三十年的壽命不說,以後每當發力之前都得變成獸身,讓許多修行者望而卻步.

其實,這法子最主要的弊端還在于,一旦成功就只能按照妖獸行之法來修練了.

而妖獸修行之法相比人卻是怕了百倍不止.

那些能成妖之獸,除了血統高貴的幾種之外,其它無不是幾百年的苦修.

但相比易得長獸的妖獸而言,人的壽卻是受修為所致,極難增加.

施實奪妖之術的之人,不但減下三十年的壽命,且不能以妖獸之壽元相計,更無法修練相對迅速的修士之法.

所以,從哪兒看門靈醫之術都是個坑.

它之所以能記尋在案,主要是為結丹以上高階修士所用.

因為,一旦結成金丹,那麼就可以直接吸收高階妖獸內丹之力為己所用,但也有吸收不當,或者所用妖獸內丹品階過高,被其反噬而用.

當然,這些連李長風都不知道,更莫說蘇林林了.

所以,當年李長風也曾告誡過她,此一靈方斷不可輕易為人所用.

當時,他是真心想把自己所學傾囊相授吧.

蘇林林心頭閃一絲不解:李長風到底為何會突然起了殺妻滅子的念頭?

就在她發怔之時,只聽雪生輕喚道:"蘇娘姑,你看,我是不是恢複正常了?"

蘇林林抬頭看向他,只見他上果色上半身,激動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不過--

下半身依然是獸體.

但是,體積相比之前小了許多.

蘇林林忙從包袱里扒拉出一件棉衣丟給他說:"快穿吧,想必你的腿也很快就恢複了."

腿?

原本驚喜無比的雪生低頭看到那條毛轟轟的腿時,臉上的喜色登時退去:"怎麼還有半截妖體?"

蘇林林安慰他說:"不過,你這身子總算是協調了,穿上衣服之後,就看不出獸體了."

她這麼一提醒,雪生不由俊面一紅:"哪個,蘇姑娘,麻煩--"

蘇林林這才後知後覺的想到男女有別,立刻起身朝洞外走去:"你注意控制身體,別,"

她話還沒說完,只聽身後砰!的一聲,接著是雪生的嘶嘶吸氣聲:"哎喲,我的臉!"

蘇林林不由輕笑出聲:還真摔倒了!

來到洞外之後,便聽到雪生氣急敗壞的叫罵聲:哎呀,這該死的腿怎麼不聽使喚?手也不能動?

她看著洞口垂下的冰棱發呆:現在花大娘她們不知怎麼樣了.

因為自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山上的人會不會提前把她們帶走?

且說此時被她掛念著的花大娘,剛剛安好仿花車,就聽門外有人敲門:"玉枝兒在家嗎?"

玉枝是她的閨名,己經有二十多年沒人叫過了.

在家里花老頭一直叫她婆娘,老婆子.

回到娘家阿娘也只叫她的大妮兒,玉枝兒這個名子,只有在她當閨女時候,村里幾個要好的姐妹們叫了.

難道是哪個小姐妹來找她串門?

想到這里,她趕緊放下手里的花穗子,站起身跑過去開門.

一打開門卻見那個年少時心心念念掛了好久的少年立在門口.

"玉枝兒,聽說你病了,這是我下河撈的草魚,讓你娘給煮了補補身子吧?"那眉目清俊的少年,滿眼笑意的看著她說.

她不由羞紅了臉,背過身子說:"我好了,你拿回去自己吃吧."

不待那少年搭腔呢,只見她娘從屋里出來,笑著接過那條魚說:"好,好,難得小林還記得給我們家送條魚吃,心里掛著你老姑."

說著,便推她進屋:"大妮啊,你身子剛好,快回去避避風,別再凍著了."

玉枝!

她回頭之後,那少年又朝門里叫一聲:你等我回來娶你.

聞聲,她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江林,我一定等你!

說出口之後,突然眼前一黑,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

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