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恢複本體
那是一灘已經半凝住的黑血.

而那個地方正是雪生剛才坐的地方.

這血已經--

不好,雪生怕是性命將近.

想到這里,她立刻抓過棉衣套上,然後翻身起來往外跑去.

剛出山洞驚見雪生巨大身體伏再地上.

露出後背不斷往下滴著腥臭無比的黑血水.

蘇林林急忙從懷里掏出一瓶止血藥粉,正准備撒上去,卻見它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

蘇林林驚然看眼前這張完全變成人的臉.

只是那張臉相比這巨龐大的身軀實在太小了,顯的極不協調.

但即便如此,也不得不讓人感歎這張無雙玉面.

讓他突然想起一句曾在書上看到的一句話:公子世無雙.

當年李長風雖然也是英俊絕倫,但臉上更多的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滄桑.

眼前的雪生卻是溫潤如玉.

蘇林林只是恍了下神,擔心的看著艱難從地上爬起來的雪生:"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別擔心,我還死不了."雪生沖她笑笑說:"那奪體怪物本就流著黑血,況且它皮肉結實著呢,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說著,抬起手准備去摸臉,結果卻抓了個空.

"你的臉完全變成自己的了."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說.

聞言,雪生激動的盯著她問:"真的?"

蘇林林抬手掰下一塊冰凌,舉到他臉前.

雪生驚喜無比的看著冰凌上微弱的反光:"是我,是我的臉!"

說著竟然哭了起來:"三年了,我一直頂著那張人不人,妖不妖的鬼臉,還一直爛著,嗚嗚~"

看著這張由極丑變的極俊的臉,更詭異的這張絕世美顏還配這一個十分龐大古怪的獸身.

最關鍵是她看他哭的滿面玉珠的,實在不知道怎麼勸解.

雪生哭了好一會兒,才抽了抽鼻子感激的看著她說:"多謝你的丹藥,讓我恢複正常面容."

蘇林林也是一臉的懵懂:"我也沒想到那藥丸會有這等奇效."

說到這里她不由心頭一喜:"那你就吃繼續吃這個藥,我也省的再費大功夫配哪副靈藥了."

雪生歡喜的點點頭:"對,對,這樣最好."

蘇林林見他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十分擔心的問:"你身子真的沒事兒?"

雪生伸展了下長臂,晃了晃身子笑道:"可能是頭太小,暫時無法指揮身體協調之故."

聞言,蘇林林才松了口氣兒:"哦,你好好鍛煉會兒,我去眯一會兒."

她本來因為神識消耗過度頭痛不止,又字為雪生受傷而勞心,松懈一下來後只覺得心神極為疲憊.

這會兒感覺又是頭疼欲裂,寒風一吹,身子也禁不住顫抖.

"你現在看上去很不好,趕緊想法給自己治下吧."雪生滿眼擔心的看著她說.

很不好?

蘇林林輕喘一口氣,閉了閉眼:她本來內傷就沒好,後來又被鬼女人跟刀哥斗法所殃及.

倍受水火之侵,如今雖然撿回來一條命,但內傷極重.

虧得那鬼女人有心奪她之體,所以才勉強護住她的經脈沒有崩潰.

于這些怪物來說,只要經脈還沒徹底毀掉,人還有一口氣兒,其他的傷都不重要.

待她扶這岩壁回到火爐邊展開的鋪蓋上,重新躺下合上眼靜養精神.

內傷雖重,但精神氣卻不能短,不然于病體極為不利.

放空精神之後,沒多久竟然睡著了.

雪生拖著剛協調好的巨體,盡量放輕腳步從外面進來.

隨著面目恢複正常,他心里一直雀躍期盼著恢複人身.

所以,他時不時打量自己一眼,看看手上的毛是不是退了.

巨粗的腰身也有沒有變細.

結果,卻總是讓人失望,攤開在眼前的手仍然如蒲扇般大小,且生滿黑毛,手指長滿利爪.

難道,是藥效不夠?

他從懷里掏出那瓶讓自己保持這麼久神智的藥丸,剛一打開,又塞住了:眼下藥師重傷垂危,若不他一力用法力相護,怕是早死透了.

所以,這味仙藥目前可就這一瓶,千萬不可浪費,萬一過些時那個妖靈又出來了呢?

十分珍重的把那個小陶瓶塞到懷里之後,見蘇林林己然沉睡,心里不由暗自祈禱:你趕快好起來,助我恢複人身吧.

我的世界怕是要撐不住了!

他咬咬牙,吃力的坐在沉睡的蘇林林對面,張開口吐出一口濁氣之後,緩緩渡出一枚閃著紅光的丹丸,雙手非快結印慢慢驅動它停在蘇林林頭頂.

只見一道道微紅的光芒自那丹丸之中散發出來,順著她的肌理了沒入體內.

熟睡中的蘇林林夢見自己跋山涉水的來到一處紅霞映照的仙境,只覺得一陣陣溫曖舒適的仙風拂面而來,吹去渾身的疼痛酸麻.

身上病痛一掃而空之後,她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極為舒心的微笑.

看著眼前那張沉睡的臉上突然露出一個極溫柔的笑顏,雪生突然感覺心口一熱,接著一股血腥氣自內府湧向喉嚨!

他強壓住心頭翻湧,張口吞回那枚丹丸,而後胡亂從散開的包袱里,扒出一枚血紅的果子塞嘴里咬下去.

這時,入睡多時的蘇林林突然驚醒,忽的一下子坐起來,神色迷蒙的搖搖頭,接著用手按了按太陽穴,不由激動的叫道:"好了,我的頭不痛了."

接著,她直接從地鋪上跳起來,深吸一口氣看著姿勢怪異的坐在對面的雪生說:"哎,我感覺內傷也好大半!"

聞言,雪生只是欣慰的看著她微微一笑,並沒有應聲.

蘇林林並不在意他應合于否,高興的來到他身邊興高彩烈的說:"一定是你給我吃的靈果起效了!哈哈,沒想到在這個世界里,不吃藥也能治好傷病."

不吃藥?

雪生強自壓住體內翻滾不己的氣息,暗道:這可是我破命給你治的傷,蘇姑娘,希望你能趕緊的配出讓我恢複人身的靈藥.

隨著恢複神智的時間越來越久,他漸漸的也想起了些關于自己在原來世界的身份過往.

雖然,只是一些片斷,但足己讓他歸心似箭.

蘇林林興奮的跟他說了半天,才發現雪生有些不對勁兒:他就這麼坐著,除了嘴角眼稍微微動下之外,竟是連話都沒搭一句.

身子更是一動未動.

可能是身懷醫術之故,一看他不對勁兒,蘇林林立刻抓起他的手腕,正准備給他把脈,卻突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