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力尋靈藥
她突然想起當年李長風教她藥方之時,曾傳給她九百個靈藥方劑.

那是他得知自己懷了孩子時,十分激動的說要以後要親自帶他修道,當時她心里還有點不情願呢.,

想來真是可笑,那個時候蘇林林以為修道就是出家當道士,現在想想他說的可能是拜入仙門成為修士吧.

拜入山門?

蘇林林突然怔住:莫非李長風一開始並沒有想到親手殺死孩子?

以前她一直以為李長風待她無一絲夫妻之情,教她醫術,哄她生子不過是為踏著她們母子的尸骨往上爬而己.

但是想到自她有孕之後,李長風整整守在她身邊兩個月,並拿出一本十分珍貴的草藥本子,十分認真的教她辨識一應靈草.

待她完全記住靈草圖譜之後,又開始一點點的教她靈藥方子.

塵封的回憶被打開之後,蘇林林越發懷疑李長風當初殺子滅妻之舉.

就在她有孕的前五個月里,李長風每回從外面回來都給她帶不少益補之品,據說都是由靈材所做.

而且,他還曾滿懷憧憬的跟她說起孩子長大後的安排教導.

他到底是什麼時候才萌生的殺子之心呢?

蘇林林一時竟想不起來了.

她那時候一心都撲未出生的孩子身上,而且,還時時琢磨那些平日里極少見得著的靈草藥,以及那些稀奇古怪的靈方.

最關鍵的怕是八年來,她早己習慣了李長風對她的淡漠.

偶而的溫情于當時的自己來說不過曇花一現罷了.

"你是不是想到什麼法子了?"一直關注著她的雪生激動的問.

蘇林林回過神說:"我的確想到一個靈方,不過,只看你能不能付的起代價了."

只聽雪生慘笑一聲說:"我如今都成這樣了,還有什麼付不起的代價?"

蘇林林定定看著他說:"如果是以壽元為代價呢?"

"只要能堂堂正正的回去,活一天也值了."雪生語氣十分堅定的說.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看了眼手里的儲物袋兒道:"容我先看看靈草也可能配成方子."

說著,抬手就要拉開,卻被雪生一把拽過去笑道:"你身無一絲靈力,怎麼打開這儲物袋?"

邊說,邊打開儲物袋兒指著開口說:"你來看看,可有能用的靈藥草."

蘇林林湊過去,低頭一看:驚見一排排的藥櫃林立在一間大房子里,看得人眼光繚亂.

"我需要多少年壽命來入藥?"正當她認真查找有用的靈藥草時,忽聽雪生問道.

"三十年."蘇林林隨口應道:"這是上古傳下來的靈方,我從沒見人施用過,還不知道能不能成."

雪生語氣堅定的說:"你只管一試,我還是那句話,那怕只能肆意活一日,也比這樣苟活一百年強."

倒是位情性中人.

蘇林林邊感歎眼前的靈草藥之浩瀚,邊暗贊雪生的決心.

不過,她看了半天,竟然沒找著一味可用的靈藥草,倒是看著不少從未見過的靈草.

"還沒找到麼?"就在她感覺眼前的藥架越來越模糊時,只聽雪生關心的說:"哎,你趕緊出來,別傷了識海."

聞聲,蘇林林心神一震,眼前一黑,再睜開眼時不見了那個擺滿藥櫃的房間,只剩下那個敞著口的藍色袋子.

頭怎麼這麼痛!

蘇林林雙手緊緊按住劇跳不己的太陽穴,只聽雪生關心的問:"是傷到神識了嗎?"

她重重的哼了聲,深吸一口氣,放松心神坐下.

這才感覺頭不那痛了.

"來,吃個蘊靈果吧,補下元神."這時,雪生遞過來一個拳頭大小,發著瑩光的白果子.

蘇林林接著過來,一口咬下去,只覺得一股清靈之氣直沖向腦門.

吃下整個蘊靈果之後,她感覺頭痛真的緩解了很多.

見她臉上痛苦之色稍減,雪生有些失望的問:"那個儲物袋里沒有合用的靈草?"

蘇林林有氣無力的應道:"那里面存的靈藥草極多,我只看了一點,還沒發現合用的靈藥草."

聽了她的話,雪生心下稍緩溫言道:"是我太著急了,忘了你只是一個內傷未愈的凡人,識海未開根本不能承受這等精神力掃描."

"你以前是修士嗎?"蘇林林突然看著他問.

聽她這麼問,雪生神色迷茫的說:"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麼,你,"

"我姓蘇,叫蘇林林."身在異界,她也沒心思再隱性埋名了.

雪生怔了下笑道:"哦,林姑娘,你怎麼會以為我是修士?"

蘇林林隨口應道:"你不是修士麼?說話都以修真者自居,說我是凡人,你難道是天生的神仙不成?"

這個女子倒是有幾分慧心.

雪生輕笑一聲說:"可能吧,要真是這樣的話,奪體與我的妖獸定然不簡單,怪不得這白露村的人都不敢惹我."

蘇林林挑了挑眉:"那你的頭兒也不管你嗎?"

"貌似是這樣,反正在我清醒的時候,從來沒上過山,更沒見過所謂的頭兒."雪生有些無奈的說.

說完,關切的看著蘇林林說:"蘇姑娘,配藥的事兒先不急,你先安心養好身子."

蘇林林按了按太陽穴問:"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救人?"

"這個不急,昨天春娘跟刀十三弄出的動靜太大,肯定招來什麼厲害妖物,我們先在這里躲躲."雪生隨手丟給她一件棉衣說:"你好好養神吧."

說著,雙拽出一個卷的十分結實的鋪蓋丟給她:"鋪開歇會吧."

聞言,蘇林林也的確感到頭一緊一緊的疼,身上也虛乏的厲害.

于是就依言展開鋪蓋,准備躺下眯一會兒養養神.

"你怎麼不穿棉衣?"雪生指著那套十分乾淨的棉服問.

不待蘇林林回答,他一拍腦袋失笑道:"我差點忘了,男女有別,我這就出去避避."

說完,有些笨拙的站起來,大步朝洞外行走去.

這火爐邊這麼曖和,哪里需要再穿棉衣?

男人?

你得先變成人再說吧.

至于那件棉衣,還是等她睡會兒起來再穿吧.

蘇林林才吐槽完躺下,突然聞到一股腥臭味兒,她抽了抽鼻子朝那味道傳來的地方看去.

當看到眼前的東西時,心下不由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