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奪體妖獸
她剛一問出口,狗臉怪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跡,指著自己的的臉說:"就為了能讓那些無法化形的妖獸來借用."

借用?

妖獸本就是獸類,為何卻要奪人身來用?

不等她問出來,就聽狗臉怪嘿嘿一笑說:"呵,不知是誰帶頭散布,只要得了人身,能夠適應人體修行的話,修為便為大大減慢."

說到這里,他歎了口氣,從地上爬起來道:"為什麼妖獸修練到五階以後要開靈智,化形為人形?"

蘇林林神色懵懂的搖搖頭,只聽他接著說:"因為人身仍得天道所眷,天生智慧非凡,五經八脈最易納成聖"

他重重的喘口氣兒,抬頭看著灰蒙蒙的天空說:"不過,以我之見,不過是因為這鴻蒙天道,仍為人神所創之故."

這個狗臉怪真不一般!

蘇林林這一生所結識的人中,本以為王老道兒都己經夠厲害的了,沒想到眼前這位竟然對天道有如此之深的見解.

漸漸地,她感覺眼前的這張臉也不那麼辣眼睛了.

"可能是遇到你的原故,我原本渾渾噩噩的頭腦,今天竟然出奇的清明."狗臉怪語帶感激的對蘇林林說:"只是,我還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誰."

聞言,蘇林林想到被妖邪附身之人,神智被占時也會有這種感覺,便溫言安慰他說:"你可能是被妖邪侵占神智過久,心神受創之故."

說著,從懷里拿出一瓶藥丸遞給他說:"這本是我為人配制的扶神正氣之藥,你拿服用吧,至少能夠保證你神智不為邪氣所侵."

這瓶藥丸本是她准備拿到藥鋪里換錢的,才配出來一瓶,還沒拿去給張老先兒呢,就被趙公子請回去給他爹看病了.

如今,她腰里還纏著一封銀子,並不缺錢用,還不如給狗臉怪用呢.

不管怎麼說,他也算是救過自己兩回呢.

不過,聽了他的高論之後,蘇林林有點不好意思再稱他為狗臉怪.

"你還記得自己的姓名嗎?"蘇林林看著激動的服下一顆藥丸,十分珍貴的收起來.

聞言,狗臉兒怪愣了會才看著漫山皚皚積道:"你且叫我雪生吧."

雪生?

見她一臉疑惑的模樣,他笑笑說:"就是前年的一場大雪讓我初萌神智,時不時的會清醒一會兒."

"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就當是那場大雪讓我重生吧."他看著眼前的白雪說:"這一片山地生機幾近斷絕,就算春日也是寸草不生.冬天就更沒人或妖獸進來了."

他轉頭看著蘇林林:"所以,還算的上一塊上佳的藏身之地.我雖發狂滅了春娘三人,但你走失的消息己經散開來了,想必外面那些販賣人體的妖怪們都在滿世界找你."

說到這里,他突然雙手抱頭喃喃自語:"他們為什麼不肯放過你呢?為什麼?"

見狀,蘇林林趕緊上去抓住他的--巨爪,

不由一陣恍惚:這己經不是人手了,上面的穴道也沒有在原位.

哪她給他的藥--

她剛想到這個,就見雪生急忙從懷里掏出蘇林林剛給他的小瓷瓶,從里面倒出一顆藥丸吞下.

服下之後,他深吸一口氣,雙手抱頭蹲在地上好一會兒才站起來,滿眼激動的看著蘇林林說:"你這藥真管用,這回竟然沒被那妖邪成功奪神."

聞言,蘇林林提著的心方才平靜下來.

"若是,那些被俘虜到這個世界的人,都能恢複神智的話,也不用受盡折磨被奪體了."雪生盯著手里的藥丸語氣悲憫的說.

蘇林林聽了心里一動,既而懊悔不己:早知道身上帶這藥有這般奇效,被鬼女人關在茅草屋里時,就拿出來給花大娘她們服幾顆了.

不過,想到她們身無所長,沒有一絲功夫,若是真的恢複神智,怕是很難涯下來.

其實,是她當時根本沒想到這藥有如此奇效.

一陣山風圈著雪花刮來,吹的她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見狀,雪生緊了緊後背上的包袱說:"我剛恢複神智那會兒,時常因為頭痛難忍跑到片地方,記得前面不遠有個大山洞."

說著,一把抓起蘇林林摔到背上:"你抓好我身後的包袱,咱們趕緊過去."

蘇林林依言縮在他背上那個巨大的包袱里,只聽到耳邊寒風呼嘯而過,不一會兒功夫就來到一座掛著長長的冰凌的山洞外.

雪生蹲下身子,叫她從後背爬下來.

雙腳落地之後,蘇林林抬頭看了眼這個開口極為寬敞的大山洞,便往里面走去.

雪生則慢慢吞吞的跟在她身後.

見她走了幾步後,有些遲疑的停下來,雪生抽了抽鼻子說:"沒事兒,這山洞是我以前挖的,里面很安全."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才算放下心來.

兩人來到山洞深處風灌不進來的地方停下,蘇林林剛摸了塊平整的石頭坐下,就見雪地取下後背上的大包袱,從里面扒拉出來一個小鐵爐放在他們面前.

這家伙連爐子都帶出來了!

只是,去啊找柴火呢,一路過來,連棵草都沒見著.

不過,她剛要問出口,只見雪生又從包袱里拎出一塊黑漆漆的石頭丟到爐子里,然後張口噴出一團火進去.

"噌!"的一聲,明藍的火苗竄起來老高,嚇的蘇林林就地往後退幾尺遠.

"別怕,這是火桐木,剛點起來火苗有點大,不過很耐燒,這一塊能燃個四五天."雪生見她躲的遠遠的,不敢近前,笑著解釋道.

不知是不是山洞里看不太清楚之故,蘇林林感覺他的臉看上去不那麼駭人了.

火爐一升起來,四周立刻曖各起來.

感覺不到冷之後,肚子又開始叫起來.

想想己經一天多沒吃東西了,不餓才怪.

"雪生,你有帶吃食嗎?"蘇林林看著直盯著爐火發呆的雪生問道.

吃的?

他愣了下,把身邊的包袱推到蘇林林跟前:"我也不清楚,你自己扒扒吧."

雖然動別人的包袱有些難為情,不過到底是填飽肚子比面子更重要.

蘇林林拉開松松系著的包袱,埋頭找起吃的來.

這個,怎麼會在這里?蘇林林不由停下來,吃驚的盯著眼前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