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獸口脫險
接著,數十只如三四個月的貓兒大小,身子圓滾滾的靈獾從她側的雪洞里次遞躍出,飛快鑽到她身下的雪里面,抬著她往洞里馱.

她感覺自己好像坐飛毯上面,就在那狗臉怪眼珠子血紅,咆哮著朝她抓過來時,飛快的被抬到雪洞里.

"殺,我要殺了你!我,不,我不是狗!"蘇林林滿眼驚懼的看著那只從洞頂伸進來,亂抓亂撓的巨爪,嚇跟那些毛絨絨身上熱呼呼的靈獾擠在雪洞深處,大氣都不敢出.

真是太嚇人了!

這狗臉怪怎麼說變臉就了變臉了?

"我到底是什麼啊!啊--"聽著狗臉十分痛苦的嚎叫,蘇林林心里升起一絲疑惑:它到底是人是妖獸?

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眼下回答她只有一聲聲極為狂暴,痛苦的嚎叫.

可能是怕她害怕,搬她躲進雪洞的小靈獾十分帖心的把她擠在中間.

而且,還有幾只跳到她懷里,肩膀上伏在各處大穴處,用身上熱呼呼的體溫給她暖身.

直曖到她心底都熱呼呼的.

這些靈獾實在太善良可愛了.

她充滿感激的看著它們,極力忍住抻手撫過那極為細軟絨毛的想法,靜靜的思索著今後的出路.

對于外面那個發狂震著雪洞顫動不止的狗臉怪,她雖然報著十分的戒心,但總感覺他跟鬼女人刀哥二有些不同.

不過,卻跟他們身份相同,做著同樣的勾當.

蘇林林想了半天,也沒理出個頭緒來,外面狗臉怪的吼叫震得她耳朵生痛,她實在受不了准備抬頭捂住時.

卻見兩只伏在她肩膀上靈獾,各自抬起一只肉呼呼的細爪飛快塞住她的耳朵.

蘇林林心里又是一曖.

就在她耳朵被靈獾堵住的瞬間,整個雪洞劇烈的震動起來,頭頂的巨石碎成粉混著積雪,如篩面般撲簌簌的往下掉.

雖然耳朵被堵上了,但蘇林林仍然能聽到外面那震天的巨吼.

不過,連吼三聲過後,外面突然平靜下來,只剩下洞頂的余震還在微微顫動.

蘇林林才反應過來,只覺得身上一輕,只見那些靈獾又鑽到雪堆里不見影兒了.

看來,外面安全了.

她這一回過神,便感覺到冷的要死,特別是腰間像纏著一塊冰似的,凍得她腰身生痛.

蘇林林一把拽下來,抬手往洞外丟出去:什麼鬼東西,咯死老子了!

誰知,那東西剛仍出去,只聽一聲熟悉的驚叫:銀子!?這是銀子!

什麼?

銀子?

蘇林林這才想起來那一腰包被她扔出去的是,她給趙家家主看病所得的一封銀子!

整整八十兩哪!

她這輩子發的最大的一筆巨財,可不能就這麼沒了!

被銀錢沖昏頭的蘇林林也不顧得寒冷,立刻站起來,准備出去--看看銀子還能不能拿回來.

不過,她才探出頭,就被一只毛哄哄的大手給拽出來了.

被兩次從雪洞里拔出來的蘇林林氣憤難當:"你他麼當我是雜草哇,隨手薅啊!丑怪,快松開!"

看到那狗臉怪的一瞬間,她心里的恐怖飛快散去:那雙爛的不住流黃水兒的眼眶里,一對鼓突突的大眼珠子,已散盡血色恢複黝黑.

聽到蘇林林叫喊,狗臉怪倒也沒生氣,而是順從的把她放下.

可能見她凍的渾身發抖,還好心的從背後扯出一個大包袱,解開抽出一件十分厚實的大毛披風丟給她:"快穿上吧."

蘇林林看著這件極為眼熟的大毛披風,不由愣住:這不正是跟鬼女人呆在同一個院子的老黑身上的那件?

怎麼會到了這狗臉怪手里了?

雖然心存疑惑,不過她現在冷的要死,也不管是誰的東西了,直接住就裹身上了.

"暖和了點兒吧?"狗臉怪笑眼看著她問.

呃,雖然上面那股子濃重的膻腥味兒熏得她直想吐,不過,還是曖和多了.

算了,相對于凍死,她還是甯願被熏個半死.

蘇林林裹緊大毛披風點點頭說:"恩,很曖和,多謝多謝!你剛才是--"

她邊試著問,邊來到那包被打散的銀子跟前,正准備彎腰去撿.

卻聽狗臉怪甕聲甕氣的問:"這些銀子,是你從那個世界帶來的嗎?"

那個世界?

蘇林林愣了下,才意識到他指的是清河郡.

想到這里,她心里不由一怔:難道,這里己經不是原來的世界,她己經身在異界了嗎?

她驚訝的看著狗臉怪問:"這是哪兒?"

卻見他雙目迷離的看著遠方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這不是你所生長的地方."

說著,他低頭看向蘇林林問:"你難道沒有發覺嗎?這里的氣息混濁,沉重,跟我們原來住的地方一點都不一樣."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還真是,這里的氣息給人感覺十分壓抑之感.而且,這季節也對不上號啊,我在清河郡時,明明是春末."

"這倒不算什麼."狗臉怪看著手里的銀子說:"在同一個世界里,季節不同很正常,你可能去過的地方少,感覺不可思義罷了."

說完,它長臂一伸撿起一塊銀子,十分懷念的說:"我己經好久沒見過銀錢了,這個世界都以靈珠靈石為錢財."

這是個純粹的修真界嗎?

"這是個極為危險混亂的世界,修士,妖獸,魔,鬼,精怪橫行于世,像一般的野獸跟普通人存活十分艱難."狗臉怪滿臉悲憫的說:"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他的話音剛落,只聽北邊大山上閃過一首火光,挾裹著一股巨大的威力朝這邊沖過來.

狗臉怪一把撈起蘇林林飛身朝山谷深處奔去.

饒是他速度極快,兩人還是被那股威勢余力所沖,撲到在山谷里.

蘇林林還好,一直被小心護著沒什麼事兒,狗臉怪被那氣勢急沖之下,噴出一口心頭血,伏在雪地里半天起不來.

蘇林林艱難的從他懷里拱出來,從腰袋里摸出一枚她自己配制的穩固內府的藥丸,飛快塞到他嘴里說:"趕緊吞下去,能暫時壓住氣血上湧."

聞言,狗臉怪脖子一梗吞下藥丸,驚異的看她:"沒想到你一介小女子,還會醫術,怪不得能完全的保留神智."

蘇林林不解的問:"為什麼他們,呃,那個春娘要從我們的世界搶人過來?"

其實,她也明白鬼女人他們,是把自己這些被俘虜而來的人當作在"貨物",極有可能是要行舍守之術.

但是,為什麼那麼多的人,要進行奪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