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雪洞奇遇
她要是當初心一橫,自去城北看房子--

算了,她不是這種無情無義之人.

且不說花小元一直熱心照顧她,花叔也剛熱心給她介紹個有錢的患者,還掙,

銀子!

還沒等她摸到裝在腰袋里的銀子,就被刺骨的罡風刮暈過去了.

待她再次睜開眼時,入目一片雪白.

這是哪?

她看著四周白白的牆,地,房頂,以及白色的石台.

蘇林林恍惚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這了是個雪洞嗎?

反應過來後,早被凍僵的身子才有一點點知覺.

不過,感覺並不是難耐的寒意,而是絨呼呼的溫暖.

特別是心口,像是敷著一塊熱毯子,熱呼呼的十分舒服.

這是怎麼回事兒?

蘇林林用力梗著脖子想要看清楚身子到底置于何處,但她的頭放的太靠下,而她只能轉動眼珠子,眼眶卻動不了.

努力半天只看到一團絨毛.

解百納?

不對!她立刻否定:解百納是百中帶著微微嫩黃的毛色,而她口心處的那團毛團卻是深灰色.

而且,被鬼女人從槐樹巷帶到這里時,解百納跟本沒在身邊.

希望它能幫忙看好兒子吧.

是的,蘇林林當初跟花老頭一起去趙家時,悄悄叮囑解百納在家里好好呆著,看好那個裝著神像的包袱.

如今,她身陷險境,希望它不要亂了陣腳,老老實實的呆在花家守著神像等她回去.

幸好,這次沒帶著兒子,不然,以它脆弱的泥身,一定承受不了那巨大的水火靈力沖擊.

大金刀在哪兒?

蘇林林試著跟它溝通,卻得不到一絲回應,心里不由糾成一團.

正當她擔心大金刀的下落之時,突聽得頭頂傳來一陣腳步聲.

接著,一個毛哄哄的大黑臉撞開雪洞,探了下來.

被沖掉下來的大小雪塊一下子全堆在她臉上,冰冷的感覺讓蘇林林漸漸恢複一些知覺,她十分艱難的晃晃頭,試圖把臉上的雪弄掉.

不過,她臉憋的通紅,也沒抖掉一縷雪.

"霍霍!讓我來幫你吧."一個震的人耳朵嗡嗡直響的聲音自頭頂傳來.

接著,隨著"噗~!"的一聲,一股難以形容的惡臭熏的她直翻白眼兒.

還不如讓雪把我埋了呢!

蘇林林只覺得胃里翻江倒海倒騰不止.

緊閉著眼,屏住呼吸半天,只聽頭頂那震耳的聲音甕聲甕氣的說:"哎,怎麼沒氣兒了?剛才還看著還會動哪!"

不要對著我的臉說話!

老子快要被你的熏死了~!

蘇林林在心里咆哮不己,但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來.

"呼,嘴巴還能動,沒死!"那怪物依然趴在她頭頂不動.

蘇林林感覺快要憋死了,只得放開鼻息,十分無奈的盯開的眼.

看到那張長滿黑毛的大臉時,驚的差點叫出聲!

不,是她無法發聲,不然一定喊出來:太他麼的丑了!

嚇死奶奶了!

一張大如灰缸的黑狗臉上,竟然生著一只嬰兒拳頭大小的灰黃色人鼻子!

怎麼看都別扭的要死.

而且,這黑呼呼的狗臉上還長了幾塊賴皮疤瘌,真是,辣眼睛!

這是化形失敗的妖獸嗎?

不過那雙爛著眼圈的黑眼球子里,卻透露著一股難得的善意.

蘇林林用力平複心底的膈應,閉了閉眼盡量平靜的看向他,吃力的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這是哪兒?大金刀呢?"

見她出聲,那狗臉怪高興的眯起眼兒:"嘿嘿,你終于活了,總算沒白費我跟那兩個販人精大打一場!嘿,你還記得自己從哪來的嗎?"

真的是這丑怪救了她.

呃,這麼看上去--還是很辣眼睛!

不過,思及它出手救出,現在還能下太早結論.

只不過是把她從鬼女人手里搶過來罷了,目前也只能確定這麼點兒.

還得先回清楚大金刀的下落才行.

打定主意之後,她深吸一口氣應道:"記得,刀呢?"

聽她說還記得自己的來處,那狗臉立刻激動起來:"果然,你的識海沒被他們控制住,怪不得他們都想要抓你呢!"

說完,隨手朝她臉上丟下一把金晃晃有小刀.

正是她心心念念的大金刀.

幸好大金刀己認主,打狗臉怪手里出來後立刻閃到一邊,不然就它出手丟下來那力道.

得把蘇林林的臉給紮透嘍.

這個狗臉怪真不知輕重!

蘇林林心里腹誹著,開始吃力的調動身體,試圖坐起來.

不過,努力半天也僅能動動手指.

倒是大金刀還算有眼色,變成三尺大小從她腰下穿過,接著往上一挺,推著她坐了起來.

只聽"吱!"的一聲,一只深灰著的毛毛球從心口掉落下去.

這時,蘇林林才看清楚:原來是一只幼獾,不是好幾只絨呼呼的幼獾,伏在她身上各處大穴上給她曖著身子,以防止她被凍死.

看著一只只團成毛球,張著一雙圓溜溜的黑豆眼兒,邊好奇的看著她邊跳到她身上,緊抓住她身上為數不多被燒焦的衣裳,十分認真的繼續給她曖身的小家伙兒,蘇林林頓時明呼呼的.

不知道這些幼獾是那狗臉怪給她找來的,還是它們自發--

不對,這雪洞這麼矮小,處在兩塊突出的巨岩中間,那狗臉怪定然進不來.

一定是這些幼獾的洞.

蘇林林這麼一坐起來,頭頂都要碰到洞頂了.

想到這里,她看向這些萌物的目光不由帶著濃濃的感激之意.

隨著外面的寒風不斷往雪洞里灌,蘇林林感覺到越來越冷的同時,身上的知覺也慢慢回來了.

當她完全恢複知覺之時,卻感到身子一涼:那些圓滾滾的幼獾飛快沒入雪中不見了蹤影.

她凍的緊縮著脖子,雙手吃力的撐著身體,慢慢從那狗臉怪撞開的雪洞口子里往外望去.

一探出頭便看到一個身形如牛的狗臉怪正蹲在外面盯著她.

見她探出頭,只聽它十分高興的說:"你可算能出窩了,那些該死的靈獾把你弄到小洞里,害我找了大半夜,還以為你被別的什麼妖獸吃了呢!"

說著,伸出長著長長黑毛的爪子,抓住她的肩膀直接把蘇林林從雪洞里給提溜出來了.

嚇的她直叫:你要干什麼?!快放下我!

"嘿嘿,你別怕,我只是想問你點問題."說著,說著,他一雙黝黑的眼珠子開始發直,然後,漸漸染上血色.

就在蘇林林驚懼無比的准備爬起來時,只聽腳下傳來"吱,吱!"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