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異境之災
就在蘇林林剛松口氣,准備回到牆邊時,突然感覺有道目光在暗中盯著她.

想到剛才打開門時湧進來的那股,幾乎令人了喘不氣兒來的壓力,她心中警鈴大作:有人在監視著自己!

于是,她深吸一口氣,慢慢彎腰撿起那把鏽跡斑斑的大刀.

剛把手里的去鏽沙紙裹上去,只聽一道妖異的笑聲自耳邊響起:"呵,你竟然這麼快就清醒過來了,剛才還真小瞧了你."

話音一落,只見四個包裹嚴實的少年破門而入,架起她飛快往外奔去.

這是要唱哪一出呢?

刺骨的寒風讓她忍不住大叫:"凍死了!鬼女人,你要帶我去哪!"

這一喊可不可緊,一個巨大的火球突然自天而降,接著,一道尖利的聲音傳來:"哈哈,果然是個好苗子,竟然能掙脫我們的縛神之術."

帶著灼熱氣浪的大火球,直沖得架著她的少年往後飛出去老遠.

立在最前面的蘇林林的衣擺都被燒著了!

"我的衣裳!"她剛一喊出口,只見一股冷水兜頭澆下來.

力道之大差點沒把沖暈過去!

蘇林林才喘了口氣,只聽鬼女人陪笑著開口:"刀哥,我剛才真不是有意要騙你.你也知道我現這個身子快不行了,這回好容易遇到個合適的,"

不等她說完,蘇林林只覺得眼前火光大盛,空中無數火球呼嘯而來!

她感覺臉上的汗毛都要燒著了!

這是要燒死她的節奏啊!

還沒來得及喊出聲,只見一道巨大水幕倒懸于面前,堪堪隔開那要把人烤焦的火海.

就在水幕落下之時,只聽那道尖利的聲音怒喝出聲:"春娘,你想造反不成?竟然跟我動手."

春娘有些無奈的說:"刀哥,我只是想保護這個上等貨不被燒死而己."

"哼,你剛才不是說想拒為己有嗎?"刀哥又層火牆飛過來,瞬間擊碎了那道水幕.

春娘不得己又施法打出一個巨大的水球迎上去:"刀哥,我這一年多給你那麼多貨,從來沒什麼奢求,這次好容易遇到個好底子,就請你成全了吧."

趁著水火法術相撞之機,那四個少年挾著蘇林林往後疾退數百丈.

被水火二重天反複折騰的蘇林林感覺渾身發虛,冷汗連連.

娘的,這兩人打架,找個空地兒拼命打就是了,為什麼要她跟著遭殃!

眼看著鋪天蓋地的火球自天而降,蘇林林想死的心都有了:她這池魚今天怕是要交待在這兒了!

不,兒子還沒恢複,李長風可能還活著,大仇未報,她怎麼能死?

"都給我住手!"蘇林林突然大叫一聲:"把我打死了,你們還能掙什麼?"

剛喊完,她只覺得身上一曖,好似進入一個透明曖房里一般.

只聽春娘輕笑一聲說:"真不愧是我選中的身子,能在這個時候保持神智清明,看來識海絕對夠廣闊!"

說完,蘇林林只覺得身子一震,接著驚然看到一只巨大的水龍呼嘯著沖向突中,行動間吐出一支支水箭將空中的火球擊滅.

眼看著一個火球朝她砸下,蘇林林嚇的不由驚叫出聲.

卻聽春娘咯咯笑道:"小丫頭,別怕,我己經用防護罩護住你了,我們斗法不會在誤傷你了."

她的話音剛落,空中的火球突然聚在一起形成一張火網,朝她罩下來:"哼,李春娘,你可真是真藏不漏啊,連水龍吟都凝出來了,看來,你對這個女子志在必得了."

春娘不慌不忙的指揮水龍沖向火網:"刀哥,只要你網開一面,待我得了新身子,以後仍然給你送貨.不然,真的撕破臉的話,你也落不著什麼好."

"哼,你敢私吞貨物,難道還要倒打一耙不成?"刀哥氣憤的催動無數火箭朝水龍射來.

春娘這會兒也打出火氣,她心知刀哥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竟然施法又分出兩條水龍,水火糾在一起,看著人眼花撩亂.

蘇林林打了個噴嚏之後,震驚無比的想:這才是真正的修真界斗法吧!

相比他們這法力,李長風跟他師妹簡直弱爆了!

我一定要當修士.

這種引動天生靈力的法術實在太讓人神往了.

看來,從那個鬼女人出現在她身後開始,不管她是否願意,都絕不會逃脫的.

想到這里,她心底正出一絲絕望:看來,她這回是逃走無望了.

看得出那個鬼女人對她十分看重,從她的話里聽出來,是看中了她的身體.

難道,是想奪她的身體為己用?

蘇林林突然想起王老道說的一個詞:奪舍!

不,她不能就這麼交待在這里,兒子複生還沒有一點眉眼,現在還留在花家,她一定要逃出去.

就在鬼女人春娘跟刀哥打得天昏地暗,水火滿天飛之時,只聽一聲巨吼傳來:"滾!給我滾遠點打!"

震天的聲音沖的護著她的保護罩都顫了幾顫!

打的正激烈的兩人似乎對那個巨吼的主人有所顧及,雖然沒有收手,但蘇林林能感到那些駭人的水火之法瞬間飛到遠處.

可能因為斗法太緊張,以致于春娘無暇分心管她,所以,她依然被留在原地.

但護著她的防護罩卻因為主人遠離而漸漸變弱.

感覺到四周冷意越來越重時,蘇林林不由狂喜不己:之前,春娘以為有防護罩困住她就可以,也沒把她一介毫無靈力的凡人放在眼里.

就沒留下那四個少年跟看著她.

雖然感覺越來越冷,但她心里卻越來越激動.

當她能感應到有冷風吹到身上時,立刻拔腿就跑,結果一頭撞上一道無形的氣牆又把她撞回原地.

大金刀,快出來辟開這個鬼東西!

聽到的咐吩之後,只見一道金光閃過,隨之一股肅殺挾著刺骨的冷撲面而來.

蘇林林站立不穩,被吹倒在地,不等她爬起來,大金刀突然變成三尺來長的大刀,飛快馱起摔的七暈八素的蘇林林飛遁而去.

如冰刀一般的寒風刮過,把蘇林林身上被燒的僅能撇身的衣裳也吹成了爛皮條.

最終,她受不住愈來愈重的寒氣,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早知道要凍死在這個鬼地方,她絕不會爛好心來摻和花家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