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躲過一劫
被喚春娘的鬼女人相貌己恢複正常,看上去年僅三旬出頭,皮膚細白,下巴尖尖倒也算上個嬌伶伶的美人兒.

她朝披著大毛披風的老頭翻了個白眼:"臭嘴!有這貧的功夫好好修練會兒,也不用一到冷天就包的跟熊似的."

說完,看著蘇林林凍的發紫的小臉兒說:"別把我的貨給凍壞了,快帶屋里曖和會兒."

貨?

蘇林林還沒反應過來,便被身後的四個少年給押到一間看著快要塌的草棚子里.

還好,一進去立刻感覺一股子曖氣撲來,不過,蘇林林的注意卻被前眼幾個熟悉的人所吸引.

坐在牆角紡線那個婦人,不正是早上才不見的花婆嗎?

還有跟她配合著搓棉穗子的婦人,看到她,蘇林林心里倒是有點內疚:本來,要不是自己拿黃符給她,又用金錢誘導她講明鬼女人之事,她也不會被牽扯其中.

她一定要想法救她們出去.

不過,目前看來她們應該是神智被控制住了,蘇林林一練朝兩人看幾眼,她竟然頭都不抬.

那四個少年把她丟到屋里之後,丟過來一把鏽跡斑斑的破刀,一塊沙紙仍在她眼前就出去了.

看著裂著大小口子的柴門被關上,蘇林林才算舒了口氣兒,她正准備過去叫花婆兩人.

只聽外面傳來一聲嗤笑:"一個介女人,又沒入道,就是能得法寶認主也可能是天降的機緣罷了.哼,還真當她喜歡舞弄槍哪."

正是那個披著大毛披風的男人.

只腳步朝這邊而來,蘇林林立刻坐下,飛快瞄了身邊那婦人一眼,見她目光渙散,神情呆滯,手下動作十分機械呆板.

就在腳步來到門口時,她隨即拿起面前的破刀,一下下的用沙布打磨起來.

那人一進來目光盯著她手上的破刀好一會兒,才輕哼一聲不甘心的出去.

"本想著那波女人終于帶回來個水靈點的回來,沒想到還是個武角兒."那人嘴里罵罵咧咧走遠了:"真他娘的掃興……"

聽到他腳步遠去之後,蘇林林立刻丟掉手里的破刀,悄悄走到花婆跟前輕喚道:"花大娘,花大娘!"

結果,花婆只管織著手里的棉線,連頭都沒抬.

想到一邊上正搓棉花條兒的婦人也是剛來,可能神智力稍微清醒點兒,蘇林林隨轉頭看著她問:"大嬸兒,那你還認得我不?"

那婦人眼睛眨都沒眨一下,繼續搓著手里的棉花條兒.

看來,這兩個人在沒有進來之前就被攝了神魂.

就在蘇林林思忖的如何讓她們恢複神智之時,外面又是一陣喧鬧:有個聲音尖利的男人進來,鬼女人跟大毛斗蓬男都從屋里迎出來.

"春娘做的好啊,最近抓回來不少貨,雖然有些老弱,不過湊合著也能交上去."只聽那尖利的聲音嘎嘎笑道:"頭兒對你可是很滿意,特意叫我來給送點靈草以助修練之用."

鬼女人咯咯笑道:"這都是刀哥你部署得當,分派給我的勇將身手厲害,所以,我才能帶回來這些貨."

聽她這麼說,被稱為刀哥的男人嘎嘎大笑:"春娘這張嘴還是這麼會說話."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話,完全把那個大毛斗篷男人給晌在一邊.

不過,他不不甘被冷落,聽他們討論"貨物"最難抓,以老弱居多之時,他立刻插嘴道:"剛才春娘帶回來,"

"是啊,是啊,我今天運氣好,連著帶回來兩件貨,其中一個看著還不滿四十呢."春娘搶過話說:"刀哥你看什麼時候送上山?"

不待那聲音尖利的刀哥應聲,只聽大毛披風男再次搶話:"不,這回,"

"你覺得我這回帶回來的兩個貨不好麼?的確有個老貨身板不太直溜兒,不過令一個倒是很健壯正常."春娘抬高了聲音截住他話.

蘇林林在草棚子里漸漸聽明白過來了:那個鬼女人春娘可能不想刀哥知道她的存在.

而那個大毛披風的男人卻急力想把她捅出來.

沒想到這些邪賊們每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呀,這樣正好,方便她以後逃出去.

不過,現在她連身在何處都不知道,更別說逃跑了.

如今只知道她們被鬼女人他們當成貨物,而且,從他們的談話中得知,這個刀哥好像有意要私吞下這批貨.

而鬼女人春娘則想把她私留下來.

就在蘇林林十分努力的想從他們交談中獲取些此地信息之時,忽然聽到外面一聲巨吼,接著又一道極淒慘的尖叫聲.

"又是那老黃狗在作死!哼,白瞎他這麼好的帶貨功夫了."刀哥輕嗤一聲說:"好貨都被他糟蹋了."

聽他這麼說,春娘嬌笑著附合:"是啊,也是頭兒偏疼他,任由著他胡鬧.不過,說實話他手上的確有不少好貨,我都想去找他賣個來用了."

"你這回帶回來這個水靈靈的貨不就想著自己用嗎?還用去他哪兒買?"大毛披風男語速極快的說道.

被他這麼一說,刀哥突然來了興趣:"春娘,把新貨帶出來讓我瞧瞧什麼樣兒."

聽他這麼說,鬼女人立刻笑著應道:"好,我這就親自動給您帶出來."

"刀哥,那貨就在草屋里,不如我們陪你過去好好瞧瞧."大毛披風男再次使壞道.

這回,春娘剛要出聲,卻見刀哥大步朝關著蘇林林三人的草棚子走去.

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蘇林林一把抽出大金刀,悄悄立在門口.

"吱呀!"一聲門被從外面推開,隨之而來是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讓她不由悄悄收起大金刀.

這個人絕不是她能對付的!

"哎?怎麼少了個人?那個水靈靈的小娘子呢?"探頭進來的披風男驚詫的問道.

春娘輕笑一聲對刀哥說:"就這兩個貨,黑熊說的那個搓棉花的很水靈呢,你覺得呢,刀哥?"

刀哥一眼看到兩個木頭似的老婦人,沒半點的水靈像兒,立刻失了失致,轉身敷衍的應道:"這兩人雖然看著不怎麼水靈,不過這類物最近十分走俏,比水靈的嫩貨搶手,你看好待我過幾日再來提取."

她竟然就這麼躲過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