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蘇林林被她吊起胃口:"哦,你倒是趕緊說啊,我還急著找人呢,沒功夫聽你講故事."

那婦人干笑一聲說:"這事兒不都有個起道源嘛,我總得給你說清楚是吧."

蘇林林這時候可沒心情聽那些個大戶辛密.

她不由皺眉道:"你還想不想拿錢了?別扯遠了,說說那鬼女人的來曆,還有人被她抓到哪兒了?"

這婦人跟她掰扯這麼多,就為她手里那把銅板,見她不樂意,立刻長話短說:"那個鬼女人聽說是被謝家休棄的當家夫人,回來報複了!"

哦?

蘇林林不由一整:"真的?為什麼都叫她鬼女人?"

"因為她換了張鬼臉!"那婦人語出驚人.

鬼臉?

這下蘇林林的好奇心完全被吊起來了.

"是啊,一年前謝府那位蒙面女掌櫃的乘高頭大轎子從街上過時,突然被一個同樣蒙著臉的女人攔住."這婦人說到這里突然停下來,驚恐的看著蘇林林背後,張大嘴驚的說不出話來.

見狀,她驚訝的轉過頭,一眼看到一個雙目血淚漣漣的女人,緊貼著後被而立!

蘇林林駭然後退一步,立刻抽出大金刀指著她喝問:"哪里來的,咦,你不是鬼?"

蘇林林驚然發覺這個面目駭人的女人身身上無一絲陰氣!

但也沒有一點生氣!

很沒有妖邪之息.

這倒是怪了,她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多管閑事的倒黴女人,坑死老爹孩子不算,還出來禍害別人!活該你兒子永世不得超生!"只見那血淚長流的恐怖女人一張嘴就吐出一串極為惡毒之語.

這些直戳蘇林林的心窩子之語,讓她瞬間火冒三丈:"去死吧,鬼女人!"

大金刀應聲而出,直取那鬼女人首級.

誰知,這鬼女人哈哈一笑,閃身撲向蘇林林身後的婦人.

"神醫,救命啊!"待蘇林林側身看過去時:卻見四個頭戴布帽的少年架著那個婦人飛快往前跑.

大金刀還再追著身形極為飄忽靈動的鬼女人.

蘇林林輕指著被四個少年架走的婦人輕喝一聲:"去追他們!"

她則趁著那鬼女人分神攔截之時,手持玄鐵匕首欺身而上.

誰知,明明刺中了她,但刀卻像是紮入棉花堆里一般,輕軟無比.

"哈哈,來的好!"那回女人手屈成爪超蘇林林面門抓下來:"我最煩你們這些長著一張是臭嘴的女人!"

誰有你嘴臭啊!

蘇林林氣瘋的閃身躲開,抬手一個耳光抽過去.

一把掌把那鬼女人的臉打反了個個!

誰知,被打落的頭巾後,竟然還有一張臉!

"求你,救我!"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張臉上只有一個嘴巴?

剩下的五官像被抹去了一般!

見狀,蘇林林突然想到兒子寄居的那尊無面神像,心頭忍不住湧上一陣酸楚之意.

就再她晃神的瞬間,身後突現四位白衣少年!

來了!

她心頭一震,飛快扭身抬腳踹向伸手准備拽住她肩膀的少年.

看到少年伸出手一瞬間,她心里震驚不已.

驟然收回本來已經蓄力待發的招式,決定將計就計被後面撲上來的少年抓住.

被那只枯爪抓住後,蘇林林只覺的頭腦一陣眩暈,身子一顫差點暈倒.

她很快穩住心神,謹守靈台清明.

一股說不上來的力道挾持著她飛快往前跑去.

她假意被控制之後,頭腦徒然恢複清明,不過因為內傷之故還無法動用功法,所以身體是真的被制住了.

可能感應到她受制于人,大金刀卷起一陣塵土,借助大風回到蘇林林身邊.

這家伙這回還算靠譜.

蘇林林心生欣慰之余,就連大金刀都不敵之人,來頭一定不小.

想到這里,她不由又有些後悔太魯莽.

剛才要是抽身而退多好,但是想想又不甘心.

走一步算一步吧.

就在她被拖出槐樹巷時,只聽小元哭喊著叫道:"蘇姐也被抓走了,爹,咱們報官吧!"

"不能報官啊,報的話--"花老頭的話只聽到一半兒,便完全聽不到音兒了.

蘇林林感覺好像進入到另一個世界一般.

果然,眼前哪里還是街道規整,宅院擁擠的槐樹巷?

出現在她眼前的竟然是個十分凋零空闊的小村子!

而且,不遠處還有一條泛著磷光的小河!

這到是哪里?

蘇林林雖然來到清河郡沒多久,而且大部分時候都在花家養病極少出門.

但是,對于這個小郡的形況還是了解一些的.

主要是解百納天天閑著沒事兒,老往外跑遇到什麼有趣好玩的事兒都回來跟她說.

蘇林林自己也出去抓過幾回藥,也知道花家所居之地正處于清河郡偏西邊,不過也算是在城中之地了.

清河郡說大不大,但卻也不小,以花家所在之處方圓幾里都是熱鬧而擁擠的城區.

槐樹巷離花家並不遠只隔著三條街道而已.

不可能一出來就能跑到一處荒村來.

而且,據天天晚上出去海逛的解百納所言,鄰著清河邊而起的許多小鎮都人煙稠密,行船走貨不斷.

怎麼也跟這個荒涼無比的村落對不上號啊.

蘇林林看著僅十余戶稀稀拉拉的分散在十分空曠的林子里,不由感覺身上發冷.

看著眼前光禿禿的樹枝,她不由暗驚:這,是冬天?

念頭閃過之後,她忍不住渾身顫抖,一股極冷的寒風吹過,凍得她頭皮發麻.

這時,她才明白過來,為何架著她的四個少年包裹的這麼嚴實了,就要是天兒太冷了.

"春娘又帶貨回來了?"就在她感覺自己快凍成冰棍兒時,終于被帶到一處院牆都塌半拉的破院子.

一個身上披著大披厚披風的老頭從一間低矮的草房里出來,目光豔羨的盯著她說.

他的話音剛落,只聽另一間屋里傳來那個鬼女人聲音:"呵,多虧頭兒給我配的這些勇將,不然,哪能抓住這麼些人?"

說著推門出來,指著蘇林林說:"這可是個硬茬子,身上還有件厲害的認主法寶呢,可惜就是沒靈力在身,不然我還真不敢抓回來呢."

聞言,那老頭輕笑一聲說:"這,你可要小心了,千萬別再陰溝里翻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