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邪氣女人
,最快更新蘇林林求仙記最新章節!

李二叔摸了摸頭說:"我也不清楚,只聽你娘很生氣的在罵她.當時主家正好開門叫我把盆送進去,等我出來時,正好看到四五個年輕後生死拽著花大嫂往巷尾拖去."

說到這里,他神色古怪的說:"聽著花大嫂大聲喊叫,我當即丟下挑子追了過去,可是,"

他一愧疚的看著花老頭說:"不過,當我攆到巷尾時,他們己經跑出去不見影兒了.都怪我無能,要是再跑快點的話,"

"當時,除了你還有誰看到這事兒了?"蘇林林看著李二叔問.

他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子說:"沒了,我記得這巷子里每戶大門都關的緊緊的,嗯,對了,好像我送盆的那家老婆子好像探頭出來看了眼,馬上又關了大門."

這,好像有點反常吧?

蘇林林皺了皺問:"剛才,巷尾出什麼事兒了,怎麼那麼多人看熱鬧?"

"是只母貓在樹洞里生了窩貓娃兒."李二叔隨口應道.

她眉頭一挑,滿臉不解的問:"那麼,這些人都不是住在槐樹巷的人嗎?"

李二叔神然茫然的說:"我也不知道,這片兒不熟.不過,早上我送盆那家的老婆子剛給老貓拿了件破衣裳墊窩呢."

哦?

這樣的話,剛才李二叔的話就有點說不通哪.

蘇林林剛想問出口,卻聽小元不解的問:"那李二叔,你說我娘跟人吵架時,那動靜也不小,為啥沒人出來看熱鬧呢?"

聽她這麼問,李二叔也是一臉的迷茫:"是啊,我當時感覺這兒的人,好事很怕事兒似的.而且,最讓人感覺不可思義的是,我當時明明都要攆上那幾個架著花大嫂的人了."

說到這里,他雙眼不由張大:"可是,剛一出巷尾就一點兒人影都看不著了."

說著,他突然壓低聲兒說:"我總感覺這事兒--有點兒邪氣兒!"

邪氣兒?

蘇林林輕笑一聲:這事兒的確有些不同尋常,看來,從李二叔這兒也問不出來什麼了.

"我們去問問這巷子里的街坊,跟你娘吵架的女人到底是什麼來曆."蘇林林看了眼小元建議道.

誰知,她一出聲,就聽李二叔苦著臉說:"問不出來的,我剛才過去問了一圈,沒一個人應聲."

說完,見小元急的眼圈紅紅的要哭出來的模樣,神色有些訕訕的說:"可能是我不太會說話,要不,你們再去打聽下?"

眼下,只能這樣了.

結果,小元父女打聽一大圈,只聽她們一提到早上花婆被人拖走之事,全都閉口不言.

"大爺,您就給我們提個醒吧,我娘她現在不知道被帶到哪了."小元弓著身子,滿臉哀求之色的拉著一個老大爺的袖苦求.

這老頭見一個水蔥兒似的小姑娘滿臉淚花兒的肯求,心下不由一軟,只聽他壓低聲兒說:"孩子啊,你娘,我只能跟你提個醒兒啊,千萬不要報官啊!最好,找個方外人高人問問路."

方外高人問路?

蘇林林心下一驚:難道,那些鬼域之物,竟然大白天的都敢出來生事兒?

眼看著一個個人對她們唯恐避之而不及,蘇林林急的上前直接抓住一個年約四旬的婦人,不等她開口就往她手里塞一枚黃符.

見狀,那婦人滿臉驚呀的看著她問:"你,你是,"

"你別管我是誰,"蘇林林又從口袋里抓出一把銅板攤開手到她面前:"反正,你說什麼都不會遇到麻煩就是了."

那婦人看著她手里的銅板,眨了眨眼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說著,作勢要扔掉手里的卻有些不舍得,她側頭看了眼滿臉絕望的蹲在牆角的花老頭,然後驚訝的看著蘇林林問:"你,就是那個治好他瘋病的神醫?"

蘇林林不置可否的說:"你要是說了,這些錢都是你的.還有,那個黃符可保你平安."

聽她這麼說,那婦人不由意動.

她伸了伸手狐疑的問:"你們想知道什麼?"

蘇林林收回手握住手心的一把銅板道:"你知道的所有關于,跟早上那個老婦人吵架的女人之事.還有把她抓走的那幾個人."

聞言,那婦人捏了捏手里的黃符,目光閃爍的看了眼四周,見街坊鄰居都躲的遠遠的,小元還不住的追著他們問時,她心下稍定看著蘇林林說:"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啊."

蘇林林輕笑一聲:"你放心吧,只要你說的東西有價值,這些錢就是你的."

聞言,那婦人咬了下唇,湊近過來低聲說:"早上那個老婆子沒眼色,撞到老謝家的鬼女人了,她八成是被那女人招出來的鬼兵給抓跑了."

什麼鬼女人?

還有鬼兵?

看著她一臉不相信的神色,那婦人湊的更近說:"要不是親眼見著吶,我也不相信,老謝家那鬼女人可是邪門的很,好找事兒還小心眼兒."

蘇林林忍不住問:"那鬼女人打哪來的,老謝家什麼來頭?"

這婦人往四周看一眼,拉她到一個沒人注意的旮旯里才開口:"這事啊,說來話長,"

說著,看了眼她手纂著的銅板.

蘇林林漏個指頭縫兒,一手接住掉下來的三個銅板兒說:"花家對我有恩,我一定要幫忙找到花大娘."

聽她這麼說,那婦人干笑一聲,才接著說:"老謝家原來是做巢絲生意的,在咱們清河郡也算有頭有臉的大戶……"

蘇林林從她口得知,謝家雖然從祖上開始就一直做絲織生意,但家道也只是小富而己.

"……自從二十年前,謝家家主突然休了發妻,領回來一個終于蒙著臉的女人進門後,並讓她執掌絲織坊的權之後.眼見著家里的生意一天天好起來了."那婦人滿臉羨慕的說:"謝家起來後,那女人每天中午坐著八抬大轎從街上過."

見她越扯越遠,蘇林林不耐煩的問:"別扯太遠了,那蒙面女人就是這個鬼女人嗎?"

這婦人搖搖頭說:"不是,她死了,這個鬼女人吶,就是她死了之後才出現在謝家的."

說到這里,她滿臉神密的問蘇林林:"你知道她是怎麼到謝府的嗎?"

蘇林林挑了挑眉說:"我怎麼知道,你快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