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花婆被虜
她本以為攆走了那個邪物之後,趙府就會恢複正常生機.

沒想到大金刀雖然把那邪物收了,這府里還有股子若有似無的邪氣在府里縈繞.

她又不是道士,查辨妖邪氣息的本事還是練鎮妖功法之故.

沒想到當初跟老林叔學這一門功夫,竟然讓她有這等進財保命之能.

至于鎮宅辟邪這些術士之法,她並不擅長.

不過,看再趙公子豐厚報酬的份上,蘇林林好心提醒他:"你這宅子的確有問題,不如去找個法力高深的道士來看看."

說完,不管趙公子怎麼懇求,蘇林林只管拿了那封銀子就走了.

目送蘇林林離開之後,一邊的下人過來問:"公子,二夫人現在嚷著要出府,"

"隨她去罷,"趙公子不耐煩的說,隨即又叫住正要出去傳話的下人:"你找個可靠的人盯著她,看看她要去哪."

下人領命出去之後,趙公子才招呼其它下人抬他到正廳,至于躺在里間的父親,他只淡淡的吩咐等他醒了之後再去稟報.

再說蘇林林謝絕了趙公子指派要送她回去的馬車,帶頭花老頭准備步行回去.

確切的說,是准備租個大點的院子住下.

住在花家實在太不方便了,院子特別小,跟鄰里擠在一起.

而且,自從得知她出手救好花老頭之後,左右街坊鄰居們都像是參觀奇寶似的,每天一波波的打著探望花花頭的名義,往這小院里跑.

雖然,花老頭父女說蘇林林也在休養身休,不能前去打饒,但是架不住花婆愛熱鬧,被鄰里誇上兩句,就帶著幾個無所事事的老婦人來家里.

這些長舌婦有意無意的窺探,跟各種讓人啼笑皆非的流言,都讓她不勝其煩.

要不是前幾日想著藥還沒吃完,身子似然虛弱無力,她早就想找個清靜的院子搬出去了.

這下掙到這麼大一筆銀子,而且內傷也好了些,所以就思謀著換個舒服清靜的院子住.

所以,兩人自趙府出來之後,蘇林林便著力打聽那些比較清靜的居所.

花老頭見她得這麼多銀子,以為她打算置辦房產,就十分熱情的介紹一家專門做這類生意的伢行給她.

來到伢行之後,她簡單說明要求之後,只見接待的中間人眼珠一轉問:"蘇,神醫是想要找處大點的,清靜的的宅子?"

蘇林林點點頭:"是,我在這里呆不住,你找家能出租的."

一聽她說要租房,這個中間人更高興了,他立刻從身後櫃子里拿出一串鑰匙說:"您要是買房的話,我還得好好找找,不過要是租的話,城北就有一處十分適合的宅子."

說完看著蘇林林問:"這位娘子,要不先過去看看?那一片雖然離這邊遠點兒,不過附近住戶都離的遠,那宅子又大,十分清靜."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便有幾分心動.

她如今身上雖然恢複了點氣力,但是,心傷才稍見直色,而且好像又牽動之前在鬼谷所受的舊傷.

這些藥鋪的草藥炮制一般,藥性發的慢,不過也有一點好處就是能慢慢的把內傷養出根兒.

所以,蘇林林決定先把內傷養好再離開.

關鍵是她一時半會兒的也想好要去哪里.

本來聽解百納說浮云仙山有靈蛛絲,但是仙山到底何處,她卻是一點眉眼兒也沒有.

這個清河郡雖為凡俗人聚集之處,但地氣靈秀,讓人感覺十分舒服.

絕對是個絕好的休養之處.

她一口應下准備去看房後,伢行的中間人立刻叫人套車帶她過去看.

三人剛坐上車,就看到小元一臉驚慌的朝這邊跑來.

"爹,蘇姐,出大事兒了!"小元大叫著來到馬車跟前.

花大叔一臉擔心的率先跳下車問:"小元,出啥事了?"

小元滿臉焦急的說:"我娘不見了!剛才我聽隔壁的李二叔說她被人抓走了!"

什麼?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公然抓人?

蘇林林不由怒道:"是什麼人竟敢這麼大膽,無緣無故的就抓人?"

聞言,小元不由低下頭道:"聽李二叔說,好像是我娘跟什麼人吵架,然後在槐樹巷被四五個人架走了."

縱然發生口角,也不能把人拖走啊.

花大叔滿臉急色拽住小元問:"他有沒說你娘現在在哪?"

小元眼眶泛紅的說:"沒有,我剛才正在上工,見李二叔慌慌張張的來織坊叫我,說是我娘跟人吵架被一群人拖走了,我跑出來時聽人說你們在這兒,就過來了."

"哎喲,小元娘要有個三長兩短可咋辦呀?"聽她這麼一說,花老頭一拍大腿,急的差點哭出來,接著,張自鎮定的對蘇林林說:"蘇神醫,我得去找小元娘,不能陪你去城北看房子了."

蘇林林自然也曉得輕重緩急,她只是想著要租個院子,目前只是去看看而己.

這邊,花家人丟了,自然是大事.

不說小元天天幫她熬藥,做飯,就是花家兩家待她也極為客氣,如今花家出了這等大事,她也不可能放任不管.

于是,她朝一直等著自己去看房子的中間人抱了抱拳,面帶歉意的說:"今兒個家里出事了,看房子的事兒改日再過去吧?"

那人在一邊也聽到了花家的遭遇,心里雖然遺憾沒走成這一趟,但也能理解他們急著尋人之心.

所以,那個十分禮貌的還禮道:"既然家里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你們敢緊去忙吧,看房子等有空了,隨時過來找我就行."

之後,還十分熱心的提醒他們最好先別報官,不然,本來可能就是一點小事兒,萬一鬧大了,激怒對方的話就麻煩了.

這人說的倒也有些道理,蘇林林三人道謝之後匆忙奔向槐樹巷而去.

蘇林林身體剛有所好轉,身上又帶著一封覺重的銀子.

所以,當他們穿過好幾條街來到槐樹巷時,她累的直喘氣.

倒是看著身子十分單薄的小元,除了鼻尖沁出幾滴汗之外,臉不紅氣不喘的氣息依舊如常.

花老叔則雙手扶著牆急喘不己,顯然累的不輕.

"李二叔說我娘就是在這里被人架走的."小元指著巷尾圍了一堆人的那棵大槐樹說.

她話音剛落,就見一個紫紅臉膛,滿臉絡腮胡子的男人奔過來,看到蘇林林先是一愣,繼而對看向他的花老頭說:"花老哥,你可來了,早上嫂子在這兒跟一個小娘們吵鬧,那女人嘴笨被花大嫂大罵一通."

說到這里,看著巷尾那些朝他們過來的人,上前拉住花老頭說:"走,咱們到這邊細說,別被這些看熱鬧的攪和了事兒."

說著,拉著花老頭出了巷子,找個僻靜的角落接著說:"我當時來這給人送瓷盆,正好看到那小娘們哭著往大槐樹那邊跑去,花大嫂在後面追著罵."

"我娘為啥跟她吵架?"一直未出聲的小元突然出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