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再現故人
他話音剛落,不待蘇林林應聲,就見趙公子撲上前,跪倒在那人腳上大叫:"爹,你是怎麼了呀,爹!快醒醒啊,我是清原吶."

誰知,那人像是沒看到他一般,直抬腳踩著他伏下的身子,根本不顧痛呼大叫,穩穩的朝蘇林林走過來.

蘇林林往後退一步,暗自調動大金刀待命,緊盯著他問:"你為何非要收我當弟子,還有,為什麼要占著人家的身子."

"因為他若不占著人身,根本沒法行走于世間."門外一道清凌的聲音傳來.

只見一位身著華服美緞的婦人身姿搖曳的走進來,看著蘇林林眉眼帶笑的說:"蘇娘子,好久不見!"

孫婆?

沒想到又是一個熟人:竟然是當初半夜勸她逃離紅柳林村的孫婆.

這世界難道真的太小了嗎?

怎麼一個個熟人都集中在一起了.

蘇林林驚訝的看著她問:"你不是說出不了村嗎?怎麼,"

"這還得托你福哇,殺光了禁錮著村子的女鬼,破了陰鬼陣我這不就跟著趙大掌櫃的出來了嗎?"這位打扮華麗的婦人咯咯笑著說.

原來是這樣!

蘇林林正在愣神之時,只聽身邊的花老頭低聲問:"你也認識這位剛進趙府的二夫人?"

真沒看出來呀,當初她感覺孫婆雖然行為不檢,但性子還十分軟善的,沒想到今日一見,才發現她好像又被人利用了.

蘇林林心里不由沮喪不己:難道,她就長著一臉好騙的臉嗎?

世間真是太險惡,一碗面連坑她兩次.

看來,以後出門干糧一定要備足哇.

蘇林林懶得跟她攀扯關系,直接問道:"他怎麼成這樣了?"

由孫婆晉升成趙二夫人的女人哈哈笑道:"你剛才沒聽見嗎?他再等你呢."

聞言,蘇林林眼睛一眯:"原來你們是一伙的,為什麼找上我."

"蘇娘子,能被我收為弟子之人,可是萬中無一的."被附身的趙老板嘿嘿一笑.

蘇林林嗤笑一聲:"想的美!"

很顯然蘇林林這話刺激到了個附身于趙老板身上邪物,他臉色獰猙的盯著蘇林林說:"別以為你身有陰靈玉我就不敢把你怎麼著!"

說完抬手一把抓起嚇的癱倒在地上的趙公子,只聽咔嚓一聲,硬生生掰斷了他的一條腿!

聽著趙公子殺豬一樣的嚎叫,蘇林林眼都不眨一下:"你隨意,我只不過是他請來為父治病的人而己,反正診金我己經收了."

聽她說到這里,被附身的趙老板眉毛一跳,面上的獰猙之色更重,他極為用力的扭著嚎叫不己的趙公子的一條胳膊,作勢要折斷.

"那可是你兒子,他己經斷了一條腿,這條胳膊再被扭折的話,差不多就成個廢人了."蘇林林緊盯著那人的眼睛說.

果然,聽了她的話,被附身的趙老板神色更架糾結,臉上的痛苦之色理更甚.

一雙手像是有千斤重般,怎麼也下不去.

這時,只聽趙二夫輕笑一聲說:"蘇娘子身上可還有一把噬魂金刀沒有亮出來呢,怎麼不拿出來辟邪?"

她話音一落,只見趙老板身子猛的一顫,直直往後倒去.

就在這一霎那間,一道金光自蘇林林腰間而出,直砍向那桃木長塌!

只聽一聲刺耳的尖嘯爆出,立在門口的二夫人突然雙手抱頭嚎叫不止.

趙氏父子則雙雙暈了過去.

"蘇,蘇神醫,你看,我們該怎麼辦?"花老頭嚇的渾身發抖,嘴唇哆嗦著問她.

蘇林林大步來到趙家父子跟前,先把活活疼暈過去的金主趙公子斷掉的腿接上.

一番巨痛讓暈過去的趙公子再次醒過來.

"別動彈,不然你這條腿就瘸了."蘇林林按住他的肩膀,回頭招來嚇的躲在門外的下人,讓他們找來幾片竹板,布條.

趙公子忍住劇痛看向身邊仍然不醒人世的父親:"我爹,他怎麼樣了."

蘇林林隨口應道:"附身在他身上的髒東西己經被除去了,神智被奪時日己久,得吃幾劑藥才能醒過來."

聽了她的話,趙公子才算放下心來.

至于一直抱頭痛呼不止的二夫人,肯本沒人理會.

就連府里的下人,也都湧到趙公子身邊服侍,很快就把蘇林林要的東西都送過來了.

十分麻利的給趙公子接上腿,固定住之後,蘇林林拿起下人呈上來的紙筆,飛快寫了兩張方子說:"去照這兩張方子,分別抓兩副藥回來給你家公子還有老爺用."

"那她呢?"待下人捧著墨跡未干的方子出去後,忍住疼痛的趙公子指著仍然抱頭痛呼的二夫人問.

蘇林林輕笑一聲:"她自己作的,好好長長記性罷."

對于這個老女人三番兩次給她挖坑,蘇林林也有心要她吃點苦頭.

不過,對于這麼容易就除掉那個所謂的大佬,蘇林林總覺得有些太過順利了些.

而且,她現在一點也不明白,這家伙為何要算計她.

到底是富貴人家方便,就在她給開方的時候,一眾下人己經把房間收拾利索,將趙老板扶到內室躺著了.

倒是那個抱頭在地上打滾痛呼的二夫人,卻沒人上前扶一把.

這些富人家的下人,倒也是勢利的很吶.

見蘇林林面現不耐煩之色,趙公子立刻叫下人把二夫人拖出去了.

看到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女人,這會哭天喊地的被人拉出去,花大叔倒抽一口涼氣問蘇林林:"那個,神醫,二夫人真的不給治治?"

蘇林林輕哼一聲說:"我出手的話,怕是給害她性命不保."

說完,接過趙公子遞給她的一封銀子,打開看了眼笑道:"呵呵,趙公子果然出手大方.你這腿三個月內切不可動,不然骨頭可就長不好了."

"一點薄禮不成敬意!神醫不嫌少就行,那個附在我父親之身的,"趙公子被下人抬起來坐在一張軟塌上,試著問道.

蘇林林抬手打斷他的話說:"公子,這些東西你還是不要打聽的為好."

說完,從懷里拿出一張黃符給他:"想必你平日也是個行的正坐端的君子,所以,府上這邪氣才沒侵淫入體,這張平安符仍出自得道高人之手,你且帶在身上吧."

趙公子千恩萬謝的接過符紙,又從懷里摸出一把銀子給她:"求神醫幫忙把我們家那邪氣都驅除了吧."

她雖然缺銀子,但是現下己有一封整整八十兩銀子入手,她不想再多生事端.

這個趙府還真有些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