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出手救人
而且,更耐人尋味兒的事,她每天晚上干活到五更里.

早上回來又開始打掃門庭,准備一家子人的早飯.

早飯後又出去紡線作坊里去上工做活.

一整天都沒見閑著的時候.

饒是年少,就這般不眠不休的,一般人也吃不住.

最讓人驚訝還是花家夫婦好像對此見怪不怪.

一般要是疼兒女的父母,都不會這樣任由一個小姑娘沒日沒夜的操勞.

就連蘇林林看這小元這麼操勞,都生出幾分憐惜之意.

幾次想補貼她都被客氣的拒絕了.

不過,她給自己配幾副藥之後,手里銀錢也快見底兒了.

張老先兒倒是有意從她這里打聽藥方,不過,蘇林林想到這些房方子出自李長風之手.

心里就有所顧忌.

他本來是修真之人,所用的方劑給普通人的話,怕是不一定合適.

所以,當她身體好些之後,便開始思謀著進財之法.

誰知,她正准備跟小元打聽時,精神恢複的差不多的花老頭,興沖沖的領著一個滿臉焦慮的年輕公子來找她.

"這位是趙公子,家里經營著木材生意,再咱們的清水郡也是數的著的人物."花大叔殷殷的賠笑著給蘇林林介紹來人.

不過,她根本懶得理會這個,皺了皺眉頭問:"來找我有什麼事兒?"

聞言,那位賣木材的趙公子接著說:"事情是這樣的,我父親從林場回來後中邪了,我找好幾個道士神婆看過都沒見起色,"

不待他說完,蘇林林連連擺手說:"我可不是神婆,不會處理這種事兒."

"蘇神醫,求你幫我爹看看吧,他可能是得了什麼邪病,就算不能治,診金我也不少一分."趙公子見她一口拒絕,趕緊彎腰作揖的求她去到家里走一趟.

聽他提到診金,蘇林林不由有些心動:反正她也不怕那些邪氣的鬼魅之物.

而且,她重解百納口中得知,她身上那塊從鬼谷所得的玉佩,有辟邪鎮妖之能.

辟邪她相信,鎮妖嘛,其實是她本身功力所致.

她現在正為銀錢發愁,不如書看看,不管如何還能掙點兒診金.

想到這里,她沉思了會才開口:"我並不是什麼神醫,僅僅懂得些許醫術而已."

說到這里他頓了下接著說:"你要執意請我出診的話,"

"你要多少診金?我出!"趙公子立刻從懷里拿出一個錢袋急切的說.

這家伙還挺有錢,蘇林林認真打量他一見他眼下發青,神色虛浮,這的確是被邪氣所沖之兆.

不過,他因年輕陽氣旺,平日里行為端方,正氣護體所以邪氣才被壓制住.

看來,他家里人還真有可能中邪呢.

不過,那股邪氣應該不重,至少她能壓的住.

心里有著量之後,蘇林林才開口:"診金一兩,藥費另算."

她話音剛落,趙公子就拿一塊銀子給她:"有勞蘇神醫了!"

說著,抬手請她一起到趙家.

三人出了巷子之後,坐上前趙公子准備好的馬車,直奔城中跑去.

第一次坐馬車的蘇林林還是有些激動的.

她以前只坐過毛驢拉的小板車.

她好奇的撩開車簾子,朝外面看去.

只見一家家店鋪林立于街道兩側,寬闊的青石街道上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果然是她說沒見過的繁華啊.

蘇林林暗自感歎道:真是個熱鬧的地方.

不過,這種熱鬧卻讓人心更加蒼涼.

很快,馬車停在一棟高門大戶外,蘇林林來不及多看一眼那極為繁複的門樓,就被趙公子客氣的請到院中.

一步入趙府,蘇林林就感覺到一股說不出的讓人不舒服之感.

伏在她懷里的解百納也不安分的動來動去.

倒是腰袋里的大金刀跟赤魚珠都沒動靜,才讓她稍松了口氣兒.

她也認定趙家必然不同尋常.

"蘇神醫,這邊請.家父在後院居住."老公子見蘇林林一進門便一掃面上好奇之色,取而代之的是眉宇間的凝重之意.

他不由心中大安:看來,這回可能找到高人了.

只要她能醫治好父親,家里的生意就有救了.

他一定出重金相酬!

心里這樣想著,腳步不由輕快起來,很快帶著她來到一個小院外:"蘇神醫,這就是我父親所居之,"

結果,蘇林林卻根本不理會他,徑直往前走去.

趙公子趕緊跟過去,滿臉不解的說:"蘇神醫,再往前就是院牆了啊,我父親在這邊住著呢."

蘇林林一直走到院牆邊,抬頭看著院外問:"那里是?"

"是二夫人開的絲織坊,怎麼了?"趙公子目光一閃:"難道,"

蘇林林轉頭輕笑一聲:"哈哈,真是個好位置,你父親虧得是在這里休養,不然的話可能早沒命了吧."

這,話從何說起啊?

趙公子滿臉疑惑的看著她.

蘇林林朝他淡然一笑說:"走吧,我們去看看你爹."

聞言,趙公子立刻喚人過來打開小院大門.

這大門一開,解百納迫不及待的從她懷里跳出來,直撲向中堂.

看到趙公子等人一副驚訝的模樣,蘇林林輕笑一聲:"這是我養的靈寵,對陰邪之氣感應十分敏銳."

"蘇神醫,我父親真的中邪了嗎?"趙公子瞪大眼問.

蘇林林輕瞥他一眼說:"還不能確定,走吧,咱們進去看看."

"好,好,蘇神醫請."趙公子十分殷勤的在前面引路,帶著蘇林林進入中堂之中.

這間裝飾十分簡單的房屋正中間放著一張雕花桃木長塌,上面直挺挺的躺著一位年約四旬的男人.

蘇林林一進屋,就見解百納激動的跑過來,一躍跳到手臂上叫道:"大佬,我聞到那個給我妖力的大佬的味道了!"

"真的?"蘇林林極力壓住心頭的驚訝之情,沉聲問道.

解百納點點頭說:"千真萬確!當初給我注入妖力,還有後來給我任務的大佬身上都有這股味兒."

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那幕後之人了,只是,他怎麼會自己也中招了呢?

就在蘇林林沉思之時,就聽趙公子目瞪口呆的指著眼前那長塌叫道:"爹,爹,你,醒了?"

他這一出聲打斷了蘇林林的思緒.

當她看到那個從長塌上緩緩坐起來的人時,不由心下一驚:"你,是那個破廟里那個,"

這人明明跟那天在她在小廟中醒來,擺一桌席面要請她吃飯的男子長的一點也不像.

但是,一眼看過去,就讓人感覺是那個人!

"是啊,蘇娘子,我觀你根骨清靈,可還願拜我為師?"那人微微一笑:"我在此等你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