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靈氣外溢
妖氣?

蘇林林眼神一縮,解百納立刻抱起那半拉饃,一溜煙的鑽入她寬大的衣擺下.

它剛藏好,就聽花老頭生氣的呵斥聲:"哪來的假道仙兒,敢來我家撒野!"

"唉,你不是被妖怪附身發瘋了嗎?怎麼,"伴隨著一道極為諒訝的聲音,一個披頭散發的老道兒如一陣風兒似的又跑遠了.

一直關注著外面動靜的蘇林林忍不松了口氣:又是個假道士.

她抬頭戳了戳躲在衣擺下大啄饅頭的解百納說:"出來吧,那個假道士走了."

解百納抱著被啄的只剩下小半的饅頭,從她裙擺下鑽出來氣哼哼的說:"用那位大佬的話說,老子長的這麼萌,又不是見不得人,為什麼一看到有人來就得躲起來?"

說完,脖子一梗傲嬌的說:"反正他也聽不懂我的話."

聞言,蘇林林咽下最後一口飯菜,打了個飽嗝兒說:"你說,別人聽不到你的話?"

"是聽不懂!"解百納滿眼得意的梗著毛絨絨的小腦袋說:"我仍二階妖獸,不,靈獸.一般凡人怎麼能聽得懂?"

蘇林林放下筷子,略一思索,不由心中大喜:難不成她己經能通妖獸之語了嗎?

林氏功法中記載,明明需要修至五階才有這等能力啊.

就在她納罕之時,只聽解百納接著說:"那大佬說我天賦異稟,解讀心聲之術萬中無一……"

原來是因為解百納比較奇特之故.

蘇林林懶得聽它吹牛皮,吃完飯收拾了碗筷說:"那我以後就對人說你是我養的幼鳥兒,對了,你是個什麼品種?"

品種?

你怎麼能用這個詞來形容我?

解百納大叫著抗議一通之後,又突然息了火:它也不知道自己是只什麼鳥.

真正啟智力還在三年前,以往的事兒完全記不得了,更可怕的是它連這一年多發生的事兒也都不記了.

如今僅能記住遇到蘇林林前後幾天的事情.

看來,那個所謂的幕後大佬還挺警惕,竟然能控制手下妖獸的記憶.

怪不得解百納死活要粘著她,怕被殺死是主要原因,但是就算能僥幸活下來,還要被人控制神智.

對于一個開了靈智的妖獸來說,定然是不甘心的.

當然,奉蘇林林為主也是它不得己而為己.

因為,在她身邊可以隱匿身上明顯的妖氣.

自從蘇林林提過一回她根本不像妖獸,更像是靈獸之後,解百納慢慢開始相信自己是一只靈獸了.

不單單因為它身上的妖氣,讓它自己都十分不舒服,更重要的是,它潛意識里並不喜歡被稱為妖獸.

以前經曆雖然都十分模糊,幾乎不記得了.

但是那種想要逃離的感覺一直都在.

蘇林林起身把碗筷送到廚房回來之後,見解百納難得十分安靜的臥在她的枕頭邊兒,半眯著一雙小黑豆眼兒發呆.

不過伸手輕輕摸了摸它的頭問:"怎麼,沒吃飽?對了,要不要喝水?"

解百納把頭一扁,生氣的說:"我要喝肉湯!"

蘇林林不由笑出聲:"我也想喝肉湯,不如把你殺了燉湯?"

"蘇姐,你想喝雞湯嗎?我這就去集市上賣,晚上燉了吃."小元可能聽到她的話,在窗外邊乖巧的應道.

雞湯?

的確好久沒喝了.

蘇林林從懷里摸出二十來個銅板出來給她:"你去買只母雞,熬湯時記得加點紅棗進去."

小元連連擺手:"您可是救了我爹的恩人,這些錢怎麼能要呢!"

說完,探頭看向呆在床上的解百納,皺了皺眉說:"剛才聽說你要拿這只大雞娃兒燉湯?我看肉術嫩了,不如炸來吃."

什麼?

這死丫頭還想要炸了它吃?

解百納氣的直沖過來,正要朝她施法,被蘇林林一瞪,改成最為簡單粗暴的攻擊.

"哎喲,這小雞娃叨人真疼!"小元甩著被解百納啄的冒血珠兒的手背叫道.

蘇林林一把抓住還要暴起的解百納陪笑道:"這時我養的寵物鳥兒,有點怕生人,你的手沒事吧?"

原來是寵物,小元有些不好意思的按住手背的啄傷說:"沒事兒,怪不得看著這麼乾淨,原來是你特意養的."

說完,便告辭出去買菜去了.

到底也沒收蘇林林的手里的銅板.

看著少女那纖細乾淨的背影,蘇林林不由感歎:"多好的一個小娘子啊."

"你也看出她有異與常人?"解百納扁著頭,一只小黑豆兒眼看著她問.

恩?

蘇林林不解的看向它.

解百納不以為然的說:"你不也發現她身上有股靈力嗎?"

靈力?

蘇林林茫然的搖搖頭:"我只是感覺她生的比較聰慧秀靈罷了."

而且十分謙和有禮,進退有據,讓人心生好感.

聞言,解百納鼓了鼓絨呼呼的膀子說:"這不就是靈氣外溢之像?真沒想到,如今連不經測靈激發靈根的凡人,都能納靈入體了."

納靈入體?

蘇林林心頭一驚,她之前在鬼谷聽王老道說起過,只有先測完靈根,並且激發靈根本源之力後才能引氣入體.

引氣入體階段被稱為先天之境,指靈氣可以引進經脈,但卻無法停留.

而納靈入體--則是要突破先天九階之後,達到第十重,身內才能留住一絲靈氣.

這是進入連氣期的前奏.

王老道花費大半輩子才頓悟入道,也就是引氣入體,而這個年不過十四五歲的小丫頭竟然己經能納靈了?

難不成是天才?

可是,縱然本身靈根絕佳之人,若無仙山測出靈根激發,或者以道經頓悟,都不可能入道.

據說是這樣.

看她一副驚訝無比的模樣,解百納不以為然的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也許這個小元遇到什麼逆天機遇了呢."

也對,她竟然還沒一只鳥想的明白.

蘇林林自嘲一聲,面上似然平靜無波,但心里卻暗自注意起這個秀靈聰慧的少女.

接下來的幾天,她十分驚訝的發現,這個看似纖的小姑娘竟然養著一家人.

怪不得她娘對其幾乎言聽計從.

花小元的工作竟然是夜晚出去扛貨包掙錢,當然,她每天都換了男裝,臉上抹了煙灰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