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懲治惡人
是啊,老陳家還出了個風流種子不成?

陳凱這麼一喊,如斗雞一般沖過來的陳婆子頓時泄了氣,她滿臉驚慌的跑到兒子身邊嚷道:"凱子,你傻了啊,說啥渾話兒呢!"

"是啊,兒子,你是不是被花老頭嚇著了,開始說起胡話來了?"塌肩垮腰的陳老頭兒跑過去,擠眉弄眼兒的說:"哎啊,真是個好小子,能玩的幾家大姑娘追著要進門,你比爹本事多了,我這輩子娶了你娘這個老母獵進門,就能出去玩玩幾個小寡婦了."

此言一出,原來一心掛著兒子的陳婆子'嗷’的一聲,上去把猝不及防的老陳頭打翻在地,大叫著騎到他身上朝臉上恨恨的抓撓:"你個不要臉的死棺材瓤子,竟敢背著老娘偷人!還罵老娘,你這個瘦柴狗,恁媽才是老母豬!恁一家……"

這下看熱鬧的更加興奮起來,也顧不得看花老頭一家的熱鬧的,都伸著頭高聲招呼人兒來看老陳家的笑話了.

可能是陳家突如起來的出丑,讓花老頭心緒漸漸平靜下來了,身子很快就穩住了.

"小元,快扶你爹回去吧."蘇林林一直用力制住他的穴道,以防心智崩潰,這會兒也快堅持不住了.

感覺渾身發軟,便叫小元跟全兒扶花老頭回去.

因為街坊鄰居們都只顧著看老陳家的笑話,所以,當他們幾個人十分順利的離開了.

回到花家小院兒里之後,蘇林林才算松一口氣,先叫全兒把大門扛緊,之後讓小元立刻把熬著的湯藥倒出來碗給老花頭服下.

最後,告誡花家幾個人,半個月內千萬不要讓人來刺激到花老頭.

交待完之後,她強撐著虛軟無力的身子,忍住心口一波更重似一波的悶痛,來到東屋關上門,倒在床上.

"主人,怎麼樣,你還滿意吧?"正當她准備抬手放下窗子時,卻見解百納飛快鑽進來,跳到床上,昂首挺胸的看著她問.

蘇林林拖著乏力的身子躺到被窩里,抬手摸摸它的頭說:"你做的極高,我還沒想到你竟然還能控制人心?!"

解百納得意的說:"當然了,這才是我的拿手絕活!"

聞言,蘇林林不由警惕的看著它:"你這還是個危險貨啊,留在身邊說不定哪個給我賣了."

"主人,你來曆非凡,我現在連你的心思都讀不到,哪會能控制你?"解百納在心里暗道:我要有這本事,得先到你臉上踩幾腳,竟然說我是小雞!

蘇林林倒是對它這個新技能十分感興趣:"你是怎麼控制他們的言行的?"

解百納高高昂起頭說:"當是趁他們不注意,把他們心里想的,都誘導著說出來."

說到這里它有些沮喪的說:"不過,我現在功力太低,只能對凡人施用,而且每個人只能用一回."

它沒說的是,只稍稍有點防備之心的人,都不會成功的.

雖然段位有點低,不過也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蘇林林突然有心真的把解百納收歸己用了.

不過,想到它身後那個神密的大佬還沒一點眉眼兒,而且,自己現在又身受重創,林氏功法根本用不了.

萬一這時候它反水,那她就虧大方了.

算了,就這麼留在身邊,有大金刀防身這家伙也不敢輕舉妄動.

蘇林林自從被小黑貓狠狠的利用一把之後,現在心里對所有人跟妖獸都懷有一份戒心.

她可以受傷被困,但身邊還有兒子.

想到兒子--蘇林林小心抱過來包袱打開,看著依然還是老樣子的神像,心下稍安.

但看著它空白的臉上那三條觸目驚心的裂縫時,還是心痛的不行.

"主人,你這個神像爛了!"解百納這回才算看清了這個神像.

蘇林林白他一眼說:"這是我兒子,他受傷了."

聞言,解百納眼角抽了抽說:"哪你怎麼不把它補住呢?不然,神像,呃,你兒子臉上的口子越裂越大,肯定會崩開的."

聽它這麼一說,蘇林林更加心焦起來.

她也想著趕緊把它補好,但是,到哪去找王先?

誰知道他出沒出云嶺,現在是死是活?

就在她心亂不己之時,只聽解百納說:"我有回聽一只鳥精說,蒼原仙山上有一種靈蛛,據說它吐出來的絲極可以用來修複魂體."

修複魂體?

蘇林林心里一陣激動,她又目晶亮的盯著解百納問:"當真?你可知道去蒼原仙山的路怎麼走?"

在她眼里神像之所以裂開,那肯定是因為寄居在里面的孩子出事了.

而她的兒子身體己亡故,附在神像上的不正是魂體嗎?

這下,蘇林林心里又燃起了希望.

卻只解百納說:"只說,只有拜入仙山為徒的弟子,才能進入蒼原山."

蒼原山?

怎麼這麼熟悉?

對了,她以前也曾聽王老道提及過,而且,

她立刻從懷里摸出一個桃木小舟,這是當初王老道見她一心要拜入仙山求道,特意送給她的仙物.

聽他說此物是其成功入拜入原蒼山浮云宗的兄長相贈之物.

"有朝一日,你若真的有緣拜入浮云宗,就拿這枚桃舟找我兄長,他一會照拂你一二的."王道兒當時的殷殷關照還言猶在耳.

蘇林林緊握著手里的桃舟,堅定了要拜入浮云宗的決心.

只是,眼下最關緊的就是把身上的傷養好.

至于那個什麼幕後大佬,只要它再不出來找茬,蘇林林也懶得跟它死磕.

關鍵是實力不行,她十分清楚的感覺干不過人家.

不然的話,就憑它一路算計自己,非得打得它找不著北不可.

還是自己實力太差啊.

蘇林林躺在床上,忍著心口的悶痛想試著運行功法,卻發覺仍然提不起一絲內力.

看來,這回真的好好調養些時了.

打定主意之後,她便合上眼養精蓄神了.

當她心緒漸漸平靜下來,蘇林林就快要睡著之時,只聽外面大門被拍的山響:"快開門吶,外面出大事了!"

"誰啊,出什麼事了?吵吵啥呢?"只聽花婆不悅的聲音傳來:"小元,你去開門看看去."

又出什麼事了?

蘇林林不由皺了皺眉,想清靜會咋就這麼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