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又起波瀾
"等藥熬好他就醒了."蘇林林神色清淡的說.

聞言,花婆激動朝廚房看一眼,見一股藥味兒隨著嫋嫋白煙冒出來時,才長出一口氣兒.

見她一副不想多說的模樣,花婆心里還掛這昏迷著的花叔,便告辭一聲回堂屋去了.

她剛出去,小元就拿著一個青枕巾進來.

看了眼剛離開的母親,語帶歉意的對蘇林林說:"我相信你,蘇姐."

說著,把枕巾遞給她:"你可千萬不要跟我娘計較,她一向心窄,遇事都沒主見."

蘇林林微笑著點點頭說:"你趕緊去看著你爹的藥吧,火不能太大了."

聽她這麼說,小元立刻告辭往廚房跑去.

她一出去,解百納就迫不及待的從蘇林林袖口滾出來.

探頭往外看了眼,輕輕撲了下翅膀,只見房門應聲關上.

蘇林林挑了挑眉,上前拉開床上的被子躺下,而後隨手撈過毛茸茸的鳥兒問:"你剛才說,今天我們所看的牛怪,是被強行注入妖力的?"

"不然呢?就這些才出生幾年的牛,還是被圈養再凡人手里,怎麼可能會化妖?"解百納十分肯定的說.

不過,蘇林林卻感覺事情沒這麼簡單.

誰會費力把妖力注入到牛身上?

她雖然不贊同解百納的說法,但也想不通若非如此,這些牛怎麼會突然發狂,而且瘋跑之時還帶著隱隱的妖力?

百思不得解之下,她只得收斂心神暫時先養好身體為主.

想到這里,感覺心口又開始悶痛起來.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對解百納說:"我這會兒內傷未愈,你要是想查的話,先去跟著那群瘋牛看看吧."

聞言,解百納往床上一滾,十分賴皮的說:"我就跟你主人你絕對不會擅自行的."

見狀,蘇林林輕嗤一聲說:"放心吧,你身上的妖氣淡的很,這里是鬧世,生氣極旺,想那大佬發現不了你的."

聽她這麼說,解百納倒是有些心動,正准備出去之時.

突然見花小元奔過來,驚慌失措的叫道:"蘇姐,不好了,我爹他剛才突然跑出去了!"

什麼?

不待蘇林林起身,只聽小元滿臉驚疑的指著來,不及躲起來的解百納叫道:"這大雞娃兒怎麼蹦到床上了?"

聞言,解百納瞬間對這個秀靈的少女充滿敵意:你才是雞娃,你全家都是雞娃!

它正要叫出聲,冷不防被蘇林林一把掌掃下床:"是啊,這只雞竟然跳到床上來了,別叫啊!"

說著,目含警告的看了眼解百納才從床上下來,問一臉驚慌的小元:"你爹什麼時候跑出去的?"

小元抹了把眼角的淚珠兒說:"就剛才,我娘讓我給他倒碗熱茶,還沒端到堂屋,就見他從屋里沖出來跑出去了."

蘇林林邊隨她出門邊問:"你來找我,有人跟著他嗎?"

小元點點頭:"全兒哥也跟著出去了,娘叫我來找你拿個主意."

蘇林林了看大門,站住腳步說:"沒事兒,等他回來喝了藥就好了."

聞言,小元心里頓時松了口氣,剛要致謝,就聽她娘哭喊著跑過來叫道:"蘇娘子啊,我家老花頭又開始發瘋,"

"他沒事兒,你別嚷了."蘇林林有些不耐煩的說:"于其在這兒盯著我,不如出去看看他到底干嘛去了."

聞言,花婆抬頭看向小元:"閨女,你沒聽到蘇娘子的話嗎?還在這兒忤著干啥?不快去瞅瞅你爹啥樣了!"

她的話音剛落,就聽大門外一陣吵鬧之聲傳來:"陳老頭子,你家陳凱干的啥事兒,別當我不知道!我們家小元可不能白受這委屈!"

"我家凱子咋啦?這不聽說你發瘋病了,還出去賣兩盒果子,准備去看你呢!就見你跑我家來吵吵.""是啊,你不會是還瘋著吧,老花頭!趕緊的回家吃藥去吧."

聽到這對男女刻薄的話語,蘇林林心頭一緊,暗道要遭!

她不顧的心口悶疼,連聲叫小元帶她去正在吵鬧的那家.

同時,不著痕跡的朝正蹲在門口生悶氣的解百納招招手說:"走,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正在爭吵那家離他們家僅隔一條小巷,所以,很快就到了.

只見一家築著青瓦小門樓兒的院門大開著,里面不斷傳出陳家夫婦尖刻的叫嚷聲,院外頭則圍著一群人在看熱鬧.

蘇林林一來到院外,便看見身上披著一件破布衫,滿臉胡茬子的花老頭雙眼直直的盯著陳氏夫婦兩張利口,雙拳緊握,氣得身子亂顫.

領她一起過來的小元看到父親這樣,也不顧的羞怯,急忙分開一眾看熱鬧的人奔過去抱住她爹的胳膊說:"爹,咱回去吧."

一看到她,那個吃的一身肥膘,穿著一件撐的滿滿的綠裙衫的老女人尖刻的說:"我說老花頭,小元遲早會進我家門兒的,你今天來整這兒出兒,以後讓她怎麼在街坊面前抬起頭來?"

"抬不起頭的是你家吧?肥婆?"蘇林林見花老頭身子抖的更厲害,立刻上前按住他一處大穴,以止住其突發癲狂.

他之前本就被邪氣侵心,神智極為脆弱,最怕是受刺激.

本來他只需要臥床靜養,然後配以安神甯心的湯藥才能慢慢恢複過來.

這下花老頭被這兩個人一激,怕是很要調養好一段日子了.

虧得她來的及時,剛才封住他的靈台氣海,才勉強止他氣迷心竅從而引發癲狂之症.

蘇林林從過來就看到一個有幾分眼熟的身影,立在牆角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這正是早上時她被小元好心帶回家換衣服時,在巷口看到那個哄著叫梅子的少女,要跟人退婚的少年.

當時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不過以她的眼力自然認的出他來.

想來,就是他做為不檢引發這場爭執吧.

所以,蘇林林會出聲怒嗆陳氏夫婦.

"你是哪來的野女人,吃飽撐的來管我們的閑事?"被她一聲肥婆氣要死的陳婆子大叫著要沖過來打她.

結果,卻聽一直沒作聲的兒子大喊一聲:"夠了,都是我犯賤去找別人家的閨女,被人花老頭兒碰到了才來鬧的.你們別吵了!"

這孩子是瘋了嗎?怎麼突然說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