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驅邪探源
花大叔竟然撲通一聲趴倒再地,渾身顫抖不止.

"花,"驚的花大娘大叫著要撲過來.

結果,她剛一出聲就被蘇林林喝止:"別說話,我再救人!"

說著,一把推開她,上前扶起渾身篩糠似的抖個不停的花老頭問:"是誰指使你來禍害人的?"

只見花老頭大張著嘴,喉嚨里赫赫做響,就是憋不出一個字來.

見狀,蘇林林瞥了眼越來越越多湧來看熱鬧的人,輕歎一口氣說:"你走吧,別再傷人了."

只見花老頭動作古怪的點點頭,然後頭往後一梗,身子軟了下來.

見狀,蘇林林一把扶住他叫滿臉驚色的花小元打開大門,立刻拖著他進去.

"老花,老花!"這時候花婆才回過神,驚叫著撲上前.

蘇林林見她撲過來,有些疲累的松開手,要不是一直跟著她們的全兒眼疾手快攔腰抱住花大叔,他們夫婦定要撲街.

見狀,花小元十分生氣的拉著母親叫道:"娘,你發什麼瘋,差點把我爹撲倒!"

說完,面帶歉意看著蘇林林說:"多謝你救我爹,我娘剛才太緊張他才,"

"無妨,"蘇林林打斷她的話,輕喘一口氣說:"不過是舉手之勞."

舉手之勞?

聞言,花小元驚訝的看著她:"你剛才幾句話就嚇退邪魔,難道?"

蘇林林不想說太多,轉身把門外那些伸長脖子看熱鬧的人關再外面說:"不過是誤打誤撞而已."

說著,把手里的一包藥遞給小元:"快去熬上把,你爹神魂受驚不穩,趕緊喝了湯藥安安神."

說完,徑直朝關著得東屋而去.

"我幫你開門,"小元跑過去給打開門說:"我待會兒給你拿來床被子."

對于這個聰慧懂事的少女,蘇林林還是很有好感的.

于是點點頭說:"我沒事兒,你先去把你爹的藥熬上吧."

待少女急忙帶著藥包去廚房時,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打量一眼這個只放著張婆床.

床邊靠著一張被蟲蛀的都是窟窿眼的老榆木桌子.

唯一看著還像樣兒的是桌頭靠近門口放著的那把黑漆圈椅.

不過,上面落著一層厚厚灰塵.

蘇林林在古洞府極為簡陋的石床上睡了一年之久,看到這樣破舊的家俱倒也不覺多簡陋.

只是,感覺屋子太矮小了,呆著有點悶.

算了,能找到間房子住著就行,眼下是先養好傷再謀其它.

想到這里,她抬手從懷里拽出一只正探頭探腦的往外看的鳥兒,一把丟到桌子上說:"你想法把這里打掃一下."

聞言,被摔得有些發蒙的解百納生氣的大叫:"什麼!?我又不是你的仆人,憑什麼,"

"憑我救一命!快干活."蘇林林神色冷峻的看著它:"不收拾乾淨,我就把你身上的妖氣激發,然後,丟出去."

聞言,解百納立刻鼓了鼓膀子,小尖嘴兒一張,只見一股紫風吹過,整個房間變的干乾淨淨.

而後,它跳起來興奮的對蘇林林說:"哈哈,勞動讓我快樂!主人,您看,還有哪里不乾淨的?"

蘇林林上下打量一眼,見連房頂的蛛網都被打掃的無影無蹤,床底下也都纖塵不染,才滿意的點點頭.

見狀,解百納跳到她胳膊上問:"主人,你為什麼要放走那個牛怪?"

聞言,蘇林林一把捉住它:"你怎麼知道那個牛怪根本不想附在花老頭身上?"

解百納十分得意的說:"因為我是解百納啊,怎麼可能連一個小小的牛怪的想法都不知道?"

哦,這倒是,這家伙本事沒多大,但窺探人心--還有獸心倒是很有一套.

見她一副恍然的模樣,解百納從蘇林林手里掙出身子撲了撲翅膀說:"主人,你說那個豹妖是不是就是,"

"不是!"蘇林林十分干脆的說:"若是它真的是那個幕後大佬,這些牛也就不會發瘋了."

說著,輕喘一口氣,撫著胸口坐在門口的圈椅上說:"我從花老頭身上這只牛怪,還有那群瘋牛身上,聞到一股跟妖豹子身上隱隱有些相似的妖氣."

聽她這麼說,解百納不由驚道:"你是說連那個三階的豹妖,也是被強行速成的妖力修為嗎?"

速成?

蘇林林目光如炬的盯著它:"什麼強行速成?你給我說清楚點."

解百納隨口應道:"就像我,不,是你今天見到的牛怪一樣,原本就是普通的獸類,被強行灌注妖力,以激發其身體狂暴的妖獸之性."

"你也是被速成的?"蘇林林好奇的盯著它問:"對了,你到底是什麼品種的鳥兒,怎麼活了一百多年,還是這個鬼樣子?"

解百納氣的差蹦起來老高:"什麼叫我這個鬼樣子?當初那位給我啟妖力的大佬極喜愛我這一身軟呼呼的絨毛毛,說是簡直萌翻了."

呵!

蘇林林不由笑道:"那個大佬還有顆少女心哪!"

她剛說完,就見解百納飛快鑽到她衣服里,蘇林林正要往下撥拉它,只聽那大絨鳥低聲說:"少女來了,什麼鬼少女心."

蘇林林剛放下手,就見身材纖細的少女小元,吃力的抱著一床洗的十分乾淨的棉被推門進來.

"蘇姐姐,讓您久等了,我剛把父親的藥熬上拿被褥過來了."小元把被褥交給她接著說:"這屋里很久沒住人了,一定落了很多灰,我來,"

說到這里她驚訝的轉身看向蘇林林:"蘇姐,你剛才都擦抹乾淨了?"

蘇林林笑著應道:"呃,是的,我剛才閑著無事,就收拾了下屋子."

說著,抱著被褥十分麻利的鋪到那張破木床上.

小元倒是挺細心,特意給她拿來一張洗的有些發白的藍布床單,還有一只繡著鴛鴦的紅色新枕頭.

蘇林林拿起那個枕頭遞給忙著幫她抻床單的小元:"這個太鮮豔了,你給我換個素淨點的就行."

小元愣了下,低頭推拒著說:"蘇姐,你用吧,要是不喜歡這個色的話,我去給你找個青色的枕巾,"

看著她落慌而逃的身影,蘇林林不由暗歎一口氣:多好一個小姑娘,可惜所托非人.

就在她愣怔之時,花婆佝僂著身子進來,滿臉擔心的問:"蘇娘子,你說我家老頭子啥時候能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