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瘋牛沖市
快閃開,瘋牛沖過來了!

又是瘋牛?

蘇林林強撐著心口痛,挪到門口從擠在一起的人縫隙里,驚訝的看到一群牛從街上狂奔而來.

原來以為就一頭瘋牛,沒想到是一群!

這些牛全都雙目赤紅,梗著頭牛角朝前作出一副攻擊的模樣.

有位在路邊擺攤,來不及撤走的小販被頂飛出去老遠,落到地上後虧得身後人手快把他拖到街邊,不然就瘋牛群踩死了.

這牛是怎麼回事兒?

這牛是怎麼回事兒?

是啊,攔都攔不住,真是太咋人了!

牛倌都攆不上,這麼一群牛橫沖直撞的,多嚇人哪!

…………

隨這人們的議論聲,不斷有一哭喊驚叫聲傳來.

"有人被牛踩啦!"

"牛踩死人啦!"

…………

隨著外面的叫喊聲越來越多,原來再藥鋪里等著看病的人,都跑到門外,伸長頭往前擠著看熱鬧.

蘇林林心里卻有些憂慮:花大叔,跟那群牛明顯很不正常.

一個廋弱的老頭都要幾個壯漢才勉強制住,更別說幾十頭瘋牛.

怕是要出大事!

"丫頭啊,你是不是心口疼的厲害?要是撐不住,到里間躺會兒?"

一般大點兒的藥鋪里都辟出來半間房子放幾張小床,以供外傷急症的病人躺著.

當然,像蘇林林這種情況,藥鋪都不留的.

不過,張老先兒念她也會一手醫術,還是外鄉人的份上才破例留她去內間.

正好,蘇林林服下藥只後也感覺渾身疲憊不堪.

她整整一夜未眠,又被妖豹重創,這會兒一躺下就睡著了.

直到藥童捧著熬好的湯藥過來叫她喝藥時才醒過來.

蘇林林從他手里接過藥碗,輕輕吹了下,然後閉上眼一飲而進.

苦澀無比的湯藥入喉之後落入肚腹之後,化為一股暖流湧向悶痛的心口,漸漸緩解了心口的疼痛.

她把藥碗還給一直守再跟前的藥童,只聽他一臉認真看著她說:"師傅讓我問問你,服下湯藥之後,有什麼感覺."

聞言,蘇林林嘴角勾了勾說:"心口不那麼悶了,你們藥鋪的的藥材炮制的極好."

聽她這麼說,小童高興的捧這碗跑出去了.

沒多時就見張老先兒慌慌張張的跑過開,一臉驚喜的看著她說:"丫頭,你這一手醫術是打哪學的?"

跟,

蘇林林不由低下頭,雙拳緊握:這一身的醫術,都是李長風悉心教導的.

相處八年,他雖然幾乎對她無一絲男女之情,但卻能算上個好師父.

不但認真教她辯識草藥,還為此教她識字學文.

而且,還十分耐心的傳授她各種藥方,細心講解各式病情.

可以說蘇林林的一身醫術都是得他所傳.

若不是他絕情滅義親手殺親子,蘇林林也不會如此恨他.

不過,自從兩次重創過李長風之後,如今再想起他,蘇林林心里平靜很多.

如今聽人問起來,不過淡然一笑:"是早年得亡夫所授."

聞言,張老先兒滿眼遺憾的說:"真是可惜一位杏林大家!不過,這位娘子你也得一手真傳吶!"

蘇林林微微一笑:"我姓蘇,大夫叫我蘇林林就行了."

"蘇娘子,你初來乍到,又身受重搶,不如就再這里住下,待身體恢複再找這地方安頓."

蘇林林搖搖頭說:"我之前說好了要租住再花大娘家."

聞言,張老先兒連連搖頭說:"丫頭哇,花老頭如今那個樣子,你還是不要去他家住了,免得,"

說到這里,他壓低聲音神神秘秘的說:"花老頭可能是招惹上什麼髒動西了."

蘇林林翻身從小床上下來,點點頭說:"多謝你好心提醒,不過,我都交過房租了,"

"那你,唉,一定要去住的話,小心著點兒吧"張老先兒見她打定主意要去花家,只得歎了口氣叮囑道:"要是有什麼不對,你就來找我."

說著,從腰間拽下一枚桃木牌給她:"這東西多少辟點邪,你拿著."

蘇林林接過他手機的桃木牌,來到門口隨手拿起藥童剛放下的紙筆,走筆如龍的寫下今天她配給自己用的藥方.

這個方子也是當年李長風所傳.

于她而言,這些方子並沒什麼金貴,既然這大夫想要就給他也無妨.

權當感謝他剛才的收留.

寫完之後,張老先兒不等墨跡干透就十分珍重的收了起來.

然後,領這蘇林林又到櫃台前抓兩副藥,才十分驚訝的看著她配一包十分古怪的藥方離開.

目送她離開之後,張老先兒沉思片刻對身後正再檢藥的藥童說:"你去老花家看看他什麼樣了."

藥童應聲出去後,張老先兒才回到櫃台後,循著記憶吧蘇林林抓的藥材都拉開抽屜看一遍.

"真奇怪,這到底是個什麼方子?"張老先兒看著在面苦思.

就這這時,被灌了一碗符水兒暫時安靜下來的花大叔被人攙扶著回到家.

花小元一進巷子便看到手里拎著兩包藥的蘇林林正靠這牆立再她家門口.

"媽,你看蘇姐姐還沒走."她有些激動的推了推滿眼憂色的母親.

花婆抬頭看了眼,正准備搭話.卻見那身量欣長的外地女子朝她能看過來:"大娘,你不是說要租給我一間房嗎?"

說著,又從懷里掏出一把銅板給她:"這些就算是房租吧."

看著她手里的錢,花婆不由心動:"好,好,蘇娘子只要你不嫌棄咱家地方窄小,隨便住啊."

邊說邊十分熱情的拉著她進院子.

當然,那把銅板也被她塞到懷里.

"娘,蘇姐姐不是給過咱們錢了嗎?"花小元見母親又接蘇林林的錢,不由生氣的叫道.

花婆有些尷尬的說:"這是蘇娘子的意思,以後再咱家多住些時,不就趕過來了?反正,咱們東屋一直閑著."

花小元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卻聽被扶進門的父親突然"眸!"的一聲,又開始掙紮起來,嚇的她啊由躲到蘇林林身後.

虧得幾個壯漢一直跟著,見事不對立刻上前按住他.

但是,這回花大叔好像比之前更加癲狂,力量也更大.

四五個壯漢眼看都控制不住他,差點被他掙脫開來.

"你安生點兒吧."就在他一頭頂開身側一個漢子,紅著眼准備跑出去時,蘇林林走上前盯著他的眼睛談談的說.

話說,就再大花小元驚叫著要拉開他時,讓人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