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突然發瘋
聞言,老婦人忙丟下蘇林林朝門口跑去.

"全兒,出啥事了?是不是你花大叔,"花婆急慌的看著他問.

不待她說完,就見全兒重重喘這兒應道:"是,花大叔被牛踩!渾身都是血,被人送梁老先兒哪兒去了.花大娘,你快跟我過去看看吧."

聞言,花破重重的抽了口氣,腿腳一軟,差點委頓在地上.

那少女驚叫一聲沖上前抱住花婆:"媽!"

"小元,花大娘,你們別擔心,我回來時花叔還有口氣兒."全兒一見那少女奔過來,臉色緋紅的大著舌頭說.

豈料,聽他這麼一說,花婆奮力撲上來緊抓住他問"全兒,你花大叔是不是不好了?"

"全哥,我爹到底怎麼樣了?"被喚小元的少女滿臉急切的看著他問.

一見少女看過來,全兒臉紅通通的,只張嘴不知道該什麼說話了.

這一幕看在花氏母女眼里,無疑代表著花大叔情況非常不好,甚至可能危及性命.

花婆身子一軟,差點倒在地上.

少女小元急得眼淚直流.

蘇林林上前扶起兩人,神色鎮定的對手足無措的全兒說:"你快帶我們去藥鋪."

聞言,全兒點點頭拔腿往外跑出去.

蘇林林吃力的拽起渾身無力的花婆,對六神無主只管哭的花小元說:"快走,咱們跟上他過去看看."

說著,扶著花婆先奔出去跟上飛奔出去的全兒,然後回頭對跟著出來的少女小元說:"把門鎖好再出來."

見小元回身去收斂門戶,她才揚聲叫跑出去老遠的全兒:"你別跑那麼快,回來幫我扶著花大娘."

全兒聽到她的聲音,身子一頓立刻轉頭奔過來,矮身背起瘦小佝僂的花婆往前跑去.

蘇林林這才悄然松了口氣,抱緊懷里的神像,令一只手按著越來越疼的心口:得趕緊到藥房配一服治療內傷的藥來.

幸好,名喚全兒的少年口中的藥鋪並不遠,蘇林林強撐著一口氣奔進去,強自壓住湧到喉嚨里的血腥味兒,根本顧不得去關心花家的傷者.

踉蹌一步靠在櫃台上,揚聲叫大夫過來給她把脈看診.

這時,藥鋪里擠了不人,鬧哄哄的蘇林林連喚幾聲都沒人出來招呼她.

無奈之下,她只得挪著身子來到櫃台里面,一手扶著櫃台撐住身子,一手抽出一格格裝著炮制好草藥的小抽屜.

憑著感覺抓出一把把草藥.

"哎,你這個小丫頭干啥呢?別亂動我的藥櫃!"當她憑著感覺,快抓好一副補血益氣有助心府之傷恢複的藥草時,只見一位滿身血點子,一臉驚怒的盯著她的花白胡子老頭.

不待蘇林林回答,那老頭一個箭步沖過來,正要去抓她剛配好的藥方,當他看到那些混在一起的藥草時,不由手下一頓,滿臉驚疑的盯著她:"這位小娘子,可是受重物擊心口所得之傷?"

蘇林林強忍住心口劇痛點頭應道:"正是,大夫,我這副藥,"

不待她說完,那老頭激動的拿起她配好的草方說:"好,好,這副藥配伍極巧妙."

說完,認真打量蘇林林一臉,然後拉過她撐在櫃台上的一只手,把了食指與中指並攏按上她腕間大脈一探,不由驚呼:"哎啊,你,竟然還能撐的住!"

邊說邊彎腰從櫃台下摸出一個小木盒子,飛快摳開上面的蠟封,拿出一只拇指大小的藥丸給她:"快把這益補丹服下去."

說著高聲叫藥童送溫水過來.

他話音剛落,就驚然見蘇林林己經把草藥吞服下去了,苦的她白淨小臉都糾到一起了.

這丫頭還真剛氣啊.

就在他手下不停把她抓好的藥包起來時,只聽後院花婆尖聲叫道:"張老先兒,快來看看我們家老怎麼了!?"

聞言,那老頭兒隨手把手里的草包塞到蘇林林手里說:"一共三百個錢兒,你自己再去抓兩劑鞏固的藥."

然後,飛奔向里間.

這時,一個十來歲的藥童才捧著一杯溫水出來,一臉懵懂的問:"是誰要用溫水的?"

蘇林林有氣無力的朝他招手:"給我吧."

她吞食了那枚丹丸之後,嘴里一股子澀苦味兒十分難受,接過小藥童遞來的茶水一飲而盡.

正准備把瓷杯還給小童時,只聽內間傳出一聲尖叫,接著一個渾身是血的老者雙目充血的狂奔而出.

蘇林林立刻閃身躲到一邊,就見花婆母女滿臉驚慌的跟著跑出來.

"快把他攔住!"張老先兒拿著個藥包在後面大叫.

聽他這麼一喊,守在藥鋪外的幾個漢子呼啦一下攔住發狂的花老頭.

被人欄住後,這老頭像是被激怒的瘋牛一般,梗著脖子喉嚨里吼叫著橫沖直撞.

看著父親這般癲狂的模樣,小元嚇的渾身直發抖,花婆原本佝僂的身子伏的更低了:"哎啊,老頭這是怎麼麼了啊,跟中邪似的."

中邪?

蘇林林眼神一迷看向被幾個壯漢死死按住,不甘心的嘶吼著奮力掙紮的花老頭.

只見他五官扭屈,嘴角流涎,鼻孔大張,那雙充血的雙眼無一絲神采.

這,是明顯的失智之兆!

至于傷口,蘇林林看了眼被包紮好的胳膊.

這會兒己經被他扯開了,正不住的往下流血,但這傷並不算重.

"他這是中邪了,我這兒治不好,趕緊去找黃大仙去看看吧."這時,藥鋪的大夫歎了口氣對花家母女說.

聞言,蘇林林眉頭一皺:失智也算一種病,當年李長風教她采藥習醫理里曾說過,這種病也能用湯藥扶正神智.

為何這老大夫卻說治不了呢?

不過,這會兒她心口痛的厲害,身上一層層的冷汗不止往下落,根本管不了那麼多.

于是,尋個板凳坐下穩住身子,看著花老頭被幾個大漢幫著出了藥鋪.

送走花老頭這個病人之後,被稱為張老先兒的老大夫又給好幾個人把脈開過方子,待藥鋪人少些時,才看到臉色極蒼白的靠在牆角的蘇林林.

"丫頭,你還在這兒?藥還沒抓?"張老先兒驚訝的看著她問.

蘇林林從懷里摸出一角銀子遞出去:"有勞你幫忙把藥煎了."

張老先兒叫藥童接過銀子,拿一把精致的小稱稱了下說:"半兩零一錢,你的藥錢三百錢,在這里煎的話,只用出十個錢."

說著,又從櫃台下數出兩串多銅錢給藥童,抬頭問蘇林林:"丫頭,你是從外地來的吧?"

蘇林林點點頭從藥童手里接過銅板,同時把手里的藥包遞給他,還沒來得及開口應聲,只聽外面傳來一陣叫嚷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