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大事突起
"梅子,你等著,待我求爹娘退了親就上你家提親."一個青澀的聲音自巷口傳來.

蘇林林看到眼前的少女薄薄的肩膀輕顫了下,然後,飛快推開大門,拉她進來咣當一聲關上大門.

之後,急步跑向堂屋,行了幾步才發現還拉著她,于是輕輕松開手,聲音極為干澀的說:"這位姐姐,你先等我一會兒."

蘇林林暗歎一口氣,心里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她抬起頭朝那個逃也似的往西屋沖去的少女說:"我叫蘇林林."

她本打算繼續用林蘇這個化名的,但不知為何面對這個良善的少女,她直接報了本名.

隱藏姓名本是為躲避李長風的追殺,她也不認認為李長風會正巧也來到這里.

話說,她還沒弄清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呢.

不過,這個地方的房子挺規整的,就是巷子太窄,而且,院子也太小了,連棵大樹都種不下.

就在那少女進屋給她找衣服之時,蘇林林這個一直呆在山村里的人,把這個陌生的地方評判了一遍.

得出的結論是:住的太擠挨了,遠沒有在青山村舒服.

而且,街上人實在太多了.

至于那些個繁華境像,因為她忙著逃離人群,根本沒來得及去看.

就在好思忖之時,只聽那少女有些失神拿了件衣服從屋里出來,看到她才算回過神:"蘇,蘇姐姐你隨我到屋里把衣服穿上吧."

說著,滿臉怔忡的招呼蘇林林進屋.

這是一間十分窄小的房間,陣設簡陋但收拾的十分清爽乾淨.

靠西窗的條幾上放著一個樣式古樸的陶罐,里面插著一把開得正豔的玉蘭花,給這個狹小簡單的房間平添一抹秀色.

蘇林林接過少女手里洗的發白的長衫,還有一衣打了補丁但卻洗的很乾淨的中衣,先拉上粗布簾子.

然後,看著那個又開始發呆的少女說:"呃,多謝妹子的好心,我,"

"啊,好,你在屋里換衣服,我這就去外面看著."少女猛然回過神,匆匆跑出去,胡亂關上門.

蘇林林輕歎一聲,小心把房門關好之後,飛快的換上少女的衣衫.

因為她身量稍長,所以,這衣服雖然寬窄合適,不過上身後還是短了截兒.

但看上去至少還比較正常.

蘇林林十分滿意的打開門,從包袱里摸出一把銅板,准備給那少女時.

卻見她雙手覆面蹲在牆角,單薄的肩膀不住的顫動.

見狀,她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于是,蘇林林在她對面蹲下來,輕輕拍著她的肩膀,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那少女哭了好一會兒,才慢慢止住抽泣,低垂著頭,揉著紅通通的雙眼說:"衣服還合身吧?"

蘇林林點點頭,捉住她的手,把手里的一把銅板放她手心里說:"多謝你的衣服,這個是我的一點心意,你拿著吧."

那少女用力抽回手,驚訝的抬頭看著她問:"蘇姐姐,你不是傻子啊?不,這衣服是我走丟的姐姐的,我也穿不上.你拿去穿吧,不要錢."

蘇林林正打算繼續給她錢,只聽大門吱呀一聲被人從外來推開了.

接著,一個蒼老而激動的聲音傳來:"傻姑?我的兒啊,你終于回來了?"

蘇林林一回頭,只見一位身約五旬,身子佝僂的十分厲害的婦人滿臉激動的跑過來.

結果,一看到她,滿臉的喜悅頓時變成驚訝,她三步並作兩步奔到蘇林林跟前驚疑的問:"你,你是誰?怎麼穿著傻姑的衣裳?"

"娘,她叫蘇林林,是,是我從街上帶回來的."少女站起來,低垂著頭說.

聞言,那佝僂著身子的老婦人不解的問:"你帶她回來,"

邊說邊疑惑的看向蘇林林.

她立刻應道:"我老家遭了災,出來逃慌又遇到猛獸,從山林里逃出來後,衣裳都爛了,承蒙這位小妹妹大發善心,帶我回來給我找身衣服穿."

說著,把手里那把銅板遞給她說:"這點錢就當是我的一點心意,請您收下吧."

聞言,這老婦一愣,正要伸手卻被那少女拉住:"我之前見蘇姐姐衣裳都爛了,還差點被黃波皮調戲.以為,她跟大姐一樣.所以,才帶她回來給她找身舊衣裳穿.不能要錢的,娘."

聽她提到大女兒,老婦人不由抹起眼淚兒:"哎,希望你大姐到哪兒,也能被好心人賞口飯吃,給件衣裳穿吧."

邊說邊招呼蘇林林到堂屋坐.

蘇林林卻執意要把錢給她們,老婦人倒沒太堅持,推辭幾回就歡喜的接了錢,對這個操著外地口音的女子好感又多一層.

所以,當蘇林林告辭離開時,被她一把拉住,滿臉擔心的說:"林娘子啊.你一個遠道而來的年輕女人,生的又白淨秀致,出去的話難免會被那些混混兒盯上."

蘇林林心道:我才不怕那些混蛋呢.

她剛要應聲,只覺得心口一陣悶痛,渾身竟是提不起一點力量,頭也有些沉重.

看來,這里被妖豹傷的不輕吶.

見她停下腳步不言語,那老婦人接著說:"別的不說,就你這一口明顯的外地口音,就很容易被那些街痞子坑害."

"是啊,我們這清水郡里的人,最是排外.好些人都自以為住在這清水城就高人一等,最愛欺負外地,特別是從鄉下來的人."那少女氣鼓鼓的說.

哦,原來這大城市不僅僅有熱鬧繁華,還有著不為人知的陰暗面啊.

蘇林林聽她們這麼說,心里頓時有些沒底.

她本身會些醫術,知道現在內傷很重,之所以看著沒事,全靠一股氣兒硬撐著.

正當她猶豫著下一步該怎麼辦時,只聽那婦人語氣誠執的說:"蘇娘子,你身上這身衣服根本值不了幾個銅板."

說著,她低咳一聲,以眼神制止住要插話的少女,接著說:"不過,這又是你的一片心意,大娘也不好推辭.你要是想在清水城逗留的話,現在我家正東屋正好空著.不如這二十個銅板就當是房租,你先在我家住下吧."

蘇林林正要應聲,只聽門外有人急拍門:"花大娘,不好了,你家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