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險死逃生
解百納神色認真的點點頭:"反正我見到好幾個任務失敗的都死了."

聽它這麼說,蘇林林不由感覺到後背一陣發涼:看來,這回得罪的幕後大佬來頭不小啊.

這時候她無比慶幸在古府呆一年,讓她修習的林氏鎮妖法突飛至第三階二重:能捕捉到妖氣,並加以辨別妖獸等級.

至少能讓她在危險之時,得以飛快逃命.

就比如現在!

蘇林林猛然查覺到一股比三階要強的妖力自不遠處,悄然散發出來.

她故作添柴之舉,抬手撈起一臉興奮的解百納,飛身朝一側的山林中奔去.

她這一動,原本蟄伏在附近的妖獸,也不再隱藏行蹤,咆哮著朝這邊追來.

不過幾個呼吸間,那股妖風己至蘇林林跟前,她若不得己抽出大金刀防身,只見一只渾身黃亮的金錢豹,挾裹著一股子妖風撲上來.

蘇林林身子騰空而起,大金刀隨即脫手而出,直迎向那頭妖豹.

結果,卻見那頭豹子在空中生生扭轉身形,躲開大金刀直接朝蘇林林撲過來.

她還從沒有跟三階妖獸打斗過,這只豹子看著氣勢雖猛,但它一攻擊便顯露出三階修為來了.

蘇林林也正好剛修至林氏鎮妖法第三階二重,堪堪與之對敵.

所以,妖豹這一擊她本來能躲過去,但蘇林林並沒有躲開,而是集中全身功法,飛快捏起一個鎮妖法訣,直接迎上那只妖豹.

結果,她的法訣剛一出手,只聽一聲震天的巨吼,生生把她沖出去幾十丈之遠.

待那股腥臭的妖風力道漸弱之時,她才如斷線的風箏般掛到一棵大樹上.

蘇林林只覺胸口一悶,喉間一股子腥甜的血氣不斷往上湧.

她極力壓制住心頭翻湧的氣血,抬手欲招回大金刀,只等嚇的躲到她袖子里的解百納叫道:"女仙,你的刀被妖豹吃了."

什麼?

蘇林林一個激動之下,氣息紊亂引動喉里一口血湧入口中.

她抬頭抹了把嘴角流出來的血漬,眼著著那只妖豹子朝她撲來.

就在豹爪離她只有幾寸之時,蘇林林拼盡全力飛身而起,同時,一口血和著一道繁複的手印打向那只妖豹!

正朝她撲過來的妖豹被噴一頭血沫子,它身子一頓,接著像被滾油燙到了一般,頭上臉上孜孜直冒煙兒.

疼得那它在地上直打滾.

趁你痛,要你命!

蘇林林怎能錯過這個她拿命掙來的良機?

于是,強忍住心口巨痛,手持一把玄鐵匕首沖上去,直刺向妖豹的眉心.

就在匕首沒入妖豹眉心的一瞬間,她也被其一掌再次拍飛出去.

這回,不待蘇林林落地,只聽那妖豹子一聲巨吼,接著,一道金光自它身上飛射而出.

蘇林林在暈到之前,十分欣慰的看到大金刀自豹子體內刺出,生生把那只妖豹橫剖開來.

就在她身子即將落地的一瞬間,大金刀飛過去堪堪接住.

而後,便化為一道金色的閃電沖出山林.

解百納從蘇林林領口探出一點頭,結果,頂上的絨毛差點被罡風吹斷,嚇的它立刻鑽回去低聲嘟噥:"飛的太快了."

蘇林林這里雖然身上不能動,眼前一片黑暗,但卻能聽得見外面的聲音.

只它這麼說,蘇林林很想問解百納,那個所謂的神密大佬,是不是就是那只妖豹.

但她,盡力張了張嘴卻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就在蘇林林感覺被大金刀帶著飛了好久之後,它突然停下來,細心的把蘇林林放下來,然後變成一人高的大刀立在她身邊守著.

所以,當蘇林林一張開眼,就看到一群人遠遠的圍著她指指點點.

這是在哪兒?

她轉了轉頭,發現耳朵邊竟然有一泡還沒干透的牛屎!

大金刀!

蘇林林惡心的直吐,恨不得把大金刀給大禦八塊!

待她看清楚自己所處的地方時,更是羞憤不己!

原來,她被大金刀直接給帶到大街的集市中間,給她丟到大路上躺著了.

更可怕的是,這附近還是一個牛市,她身下還壓著一泡牛新鮮的牛屎!

最最可怕的是,因為大金刀一路上飛的太快,把她半條褲子給飛沒影兒了!

上衣因為解百納死死的拽住只被刮飛了只袖子.

當蘇林林露著一雙白花花長大腿,一只白嫩的胳膊,披頭散發,一身血的躺在鬧市的大街上.

不,是躺在熱呼呼的臭哄哄的牛屎堆里.

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那個瘋女人還沒死!

是啊,又動了,那把妖刀是要砍死她嗎?

嘿嘿,那小瘋婆兒皮肉挺嫩的啊!就是身上都是牛屎--要是洗乾淨了.

…………

雖然離得很遠,但一見她從地上爬起來,四周毫不收斂的議論聲撲而來.

饒是蘇林林平常臉皮再厚,此刻也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她忍著心口火燒火撩般的疼痛,撐著身子站起來,抱緊懷里包著神像的包袱,扒掉一身牛屎的外衫,朝人少的地方奔去.

在這不雖冷快的天氣里,她這光著半截大腿,僅著淡薄中衣,身上還有零星牛屎的女人行走在大街上關注度還是很高的.

"嘿?這位小娘子,你怎麼這般狼狽?可是被家人里攆出來了?要不,跟我回家去吧?"當蘇林林收起大金刀之後,很快就有那些個不長眼的痞子攔住了她.

蘇林林抬起頭,撩開鋪在臉上的亂發,露出一張清秀圓潤的小臉兒.

見這個衣著無比狼狽的瘋婦還是位秀麗佳人,那痞子眼里的火熱更甚,他上前一步想要去抓蘇林林的肩膀,結果,手還沒挨著她,莫名其妙的摔了個狗啃屎.

這時,一道清脆的笑聲自身後響起:"哈哈~"

不待蘇林林回頭,只見一位少女飛快跑過來,抖開一尺紅綢布披到她身上:"這位姐姐,你先披著,待會兒跟我回家,拿件舊衣給你穿."

說著,拽住蘇林林的手臂低聲說:"快走吧,那波皮不好惹."

任由這個十四五歲的少女拉著她離開,蘇林林感覺心里曖呼呼的.

這少女拉她進入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子,來到一戶黑漆院門外,拿出一串鑰匙打開院門正要進去,身子突然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