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神密大佬
蘇林林下意識要轉身,不過,突然想到,之前那村婦叮囑她的話.

心里不由一動,決定不與理會,繼續往前走.

結果,剛行幾步,只聽一個熟悉的聲音叫道:"蘇娘子,救救我."

竟然是那個提醒她的那家女主人的聲音.

蘇林林不由停下腳步,輕笑一聲說:"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跟著我又何目地."

只聽身後那女子的聲音繼續叫道:"快救救我吧."

蘇林林身子一轉,身形往後疾退幾步,手指快速捏出個繁複的法抉,同時清喝一聲:"現形!"

只見一只毛絨絨通身雪白的鳥兒從一邊的草叢里滾出來.

"饒命啊,大仙!"這只看上去十分笨拙的肥絨鳥,被她打出原型後,張著一雙絨呼呼的肉翅,再地上打滾作揖的求饒.

那極為滑稽的模樣逗的蘇林林不由失笑.

她彎腰看著那只鴿子大小的萌物問:"你為什麼要學人說話?"

"因為要騙人啊!"它張著一雙黑溜溜的小黑逗眼兒說.

這回,聲音竟然跟她一摸一樣.

蘇林林不由好奇的問:"你原來的聲音什麼樣?"

"去死,問這麼多干啥?"只見那只鳥頭一歪,聲音低沉嘶啞.

嘿,這玩意還挺有意思.

蘇林林准備收了當寵物帶著解悶兒.

誰知,這家伙堅決不願意跟這她當寵物.

蘇林林也不強求,就隨手把它放了.

結果,這小家伙卻一直跟著她.

"你不是不願意跟著我嗎?怎麼還不走?"再它跟了半里地之後,蘇林林疑惑的問.

一見她停下來,那毛茸茸的鳥兒立刻撲上來:"我是不想跟你簽訂主仆契約,但沒說不跟你一起走啊."

主仆契約?

蘇林林壓跟都沒想到這個,她輕笑一聲說:"我也沒打算收你當靈獸."

聽她這麼說,那毛球才放下戒心:"師傅說只要有人看到我,一定會想據為己有."

說著,它昂起頭說:"我解白納可是世上獨一無二的解憂八哥."

原來是一只變異八哥.

怪不得話說的這麼溜.

"哼,我可是有著白鳳血統的貴族,別把我跟那些學舌鳥兒相提並論."解百納窺到她的想法,十分生氣的說.

聞言,蘇林林一把拎起它問:"你能看透人心里想什麼?"

"是讀心術!"解百納掙著身子叫道:"快放下我!不然,"

蘇林林上去捏住它的尖嘴:"別說啊!不然你突然伸腿了,可別怨我."

解百納用力掙開她的手叫道:"你才突然伸腿呢!老子長命萬歲."

蘇林林隨手把它拍出去老遠:"你這黃毛畜牲,跟誰稱老子呢."

"你這一介凡人,竟敢對本爺不敬!"那毛融融的鳥兒被打飛之後,氣的張口噴出一股紫煙.

雕蟲小技!

蘇林林身形一閃,抬手帶起一股掌風,輕松將那股紫霧擊散.

同時,身子一擰,抬頭拽住要逃跑的解百納問:"說吧,為什麼要暗算我?"

這回被制住之後,這只驕傲的鳥兒頓時嫣了.

它發現無法再讀取這個女人的想法了.

而且,這個看上去沒有一絲修為的女人,不但沒中它的迷魂煙,而且,還把它打散了.

縱然是修真者,也只能躲開而已.

今天,看來真的踢到鐵板了.

看著它耷拉著頭鼓著膀子一動不動的任她拎著脖子,一副死鳥不怕開水燙的模樣,不由板起臉說:"哎啊,好久沒吃肉了,這只肉鴿還挺沉手的.烤了應該夠吃一頓."

聞言,嚇得解百納渾身毛都炸起來了:"你不能吃我!我也是被逼的,真的不想來坑你的."

什麼?

蘇林林眉頭一挑,低頭跟它平視:"說吧,是誰讓你來算計我的?"

聽她這麼問,解百納耷拉著眼皮子說:"沒想到我一出來,就被女仙看穿了.不過,女仙你一定要相信我,解百納只是好打聽人心里想什麼,並不愛坑人."

坑人?

蘇林林輕笑一聲問:"你打算怎麼坑我?是誰受意你出來的?"

解百納抖了下身子說:"女仙,我,我其實也不知道,背後那個大佬是誰."

哦?

蘇林林以為是它不願說,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這下,解百納不由張大嘴,雙眼憋的鼓鼓的:"求,求女仙饒命啊,我真的不知道下命令的是那方神明啊."

見它被掐的雙腳直撲騰,兩眼都直翻,還是那副說詞,蘇林林怕真把它給捏死了,便好心松開手問:"你這只鳥嘴還挺硬啊,看來,真想要上火烤烤才說實話."

"咳,咳!女仙,我的嘴是,是很硬.不過,身上肉真的不多啊,也不好吃,您就饒了我吧."解百納可憐巴巴的看著她說:"女仙,我真的不知道那個給我指令的大佬是誰啊.不過,你還是趕緊放了我逃跑吧."

解百納伸了伸脖子接著說:"不然,你一定會死的很慘的,要是破壞了那位神密大佬的大事的話."

大事?

蘇林林輕笑一聲:"我管他什麼大事,小事,只要不惹到我就行."

說完,隨手把解百納給仍出去老遠:"看在你長的順眼的份上,我今晚放你一條生路,快滾吧!"

結果,她才走出去幾步,就見這只圓滾滾的鳥兒張著一絨呼呼的肉翅橫在她跟前.

蘇林林差點一腳踩到它:"你要是活膩了,就去撞樹,我可只有一雙鞋,不想踩死你給弄髒了!"

說著,一腳把它踢出去老遠.

卻聽解百納朝她大叫:"女仙吶,你要剛才不是說不想招惹那位神密大佬嗎?我也不想看著你去送死,只要您別晚上出來亂走,那位都不會出手的."

邊叫邊連滾帶爬的跑到她跟前說:"你們人不都是白天趕路,晚上睡覺的嗎?"

聞言,蘇林林心里一動,想到這附近幾個村子都是白天不動煙火,夜不行路.

于是,好奇的問道:"白日里不准人吃飯,也是你背後那神秘大佬弄出來的?"

聞言,解百納張大眼點點頭:"是啊,那位大佬白天不喜歡炊煙味兒."

蘇林林不由皺了皺眉頭:"那是什麼東西,也太霸道了啊!"

解百納還是一個勁兒的勸說她,讓她停下來不要亂走,不然,很可能會引出那位神密大佬出手.

"到時候,別說女仙您有麻煩,就連我也可能活不成了."解百納用它堅硬的嘴緊緊叼住蘇林林的褲腿,努力往後拖.

見狀,蘇林林只得停下來,借著朦朧的月光找個平整的石頭坐下,抬手摸了摸解百納毛絨絨的頭問:"你是不是因為任務失敗,就要受到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