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背後主人
不過,相比遇到大妖,還是遇見鬼更好收拾點.

這還得多謝被王老道兒強加給她的女祖宗,把鬼道收拾更徹底一點.

以靈氣鋪滿整個大地,土不成陰邪,縱然脫離輪回的鬼魂也難成氣候.

只是,這樣以來,這片大陸雖然也澤被萬民,但也同時對于野獸化妖極為有利.

所以,妖獸得道之路雖然被斷,但它們也只是無法化形,就像修士難以晉階一般,修行更為艱難罷了.

但其實力絕對不容小瞧.

至于所謂的魔,就連見識廣博的王老道兒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他也沒見過真正的魔族是什麼樣,只聽說是極厲害的.

在蘇林林心中,像魔化大德子那種怪物就是魔.

再說那女鬼見蘇林林十分爽快的脫下身上的金絲寶衣丟給她,不由驚的美目圓睜:"你,竟然能脫下來?"

蘇林林挑了挑眉:"一件衣服而己,為何不能脫?"

一件衣服而己.

這話瞬間刺痛了她,女鬼原本清明的眼眸子突然變得血紅:"為什麼,那人說只要穿上我這件金絲鬼衣的人,根本脫不下來.除非,"

說到這里,她眼中的血紅之色驟然退去,驚恐怖不己的往後退幾步:"你是自冥都而來的仙客?"

什麼冥都?

蘇林林搖搖頭:"你別管我從哪來的,反正不是什麼冥都.還有,把你吞下去的半截話說囫圇了,我最討厭人說一半吞一半的."

"仙客,我不是人."那女鬼愣了下說.

蘇林林郁悶的瞪她一眼:"鬼也一樣,有話都說利索了.不然,看到沒,你身後那把刀,嘿嘿."

果然,把大金刀一搬出來,這女鬼就識趣多了.

原來,她身後的主子--沒想到這女鬼不是終極大boss,身後還有主人操控.

看來,這深山老林里的小村子,水可真不淺吶.

不過,蘇林林不准備趟多深,她只管收拾了這女鬼,把這村子所謂的鬼咒解開,就離開這鬼地方.

言歸正傳.

只聽女鬼磕磕巴巴的說,誰若穿上她這身金絲鬼衣,只會越穿越緊,最後勒到皮肉里去,要想脫下來更是不可能的.

除非扒下一層皮.

而她只要得這一層人皮就能化為人形行走于世.

嘿,這法子可真惡毒!

聽完之後,蘇林林頓時心頭火起:"你主人是誰?"

那女鬼瑟縮下說:"是,就是您住的這家的主人."

江老頭?

聞言,蘇林林不由怒火大盛:"我與他無怨無愁,他為何設計害我?"

女鬼怯怯的說:"他,主人他也是想我早日化成人形,好與他結成夫婦."

嗯?

江老頭不是裝成為救村子于水火的英雄嗎?

他要真是如之前所說的,為了拯救這個村子,從面犧牲自己的話,蘇林林還打算看在熱情招待她洗個澡,吃碗飯的份饒了他.

但他本質要真為讓人發指的美色的話,那這個茬子可是要找回來的.

不過,她答應下的事還要辦了的.

想到這里,她壓下怒火問那女鬼:"這紅柳樹村不能進年輕女子,到底是什麼回事?"

"仙客,您不就是位妙齡女客嗎?"女鬼故作不解的問:"這不進來村里了?"

見她避開話題,蘇林林懶得多費口舌,直接叫大金刀架到她脖子上:"說吧,這村子沒一個年經女子,連孩子都沒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不是你下的鬼咒?"

見狀,女鬼倒是鎮定下來,她輕笑一聲說:"我沒有下鬼咒,也沒那個本事.這一切其實都是他們自己求來的."

求來的?

蘇林林不解的問.

女鬼輕笑一聲說:"當初他們村里的百姓供我為神,日夜香火不斷,我雖法力低微,但力所能及的幫扶他們一把."

說到這里,她神然悠然的說:"可是自從三十年前發生一件讓人生氣的事情,我一怒之下出手懲治之後.就不再受他們的香火,也不願再理會這個村子的俗事."

她雖沒說是哪件事,但蘇林林心里也清楚,必定是指那家婆母誤殺月子婦一事.

說到這里,她的雙目再次染上血色:"但這些人見識到我法力之後,竟然起了邪心,以連續殘殺數條女嬰性命為引,逼我現身然後施以邪法,強求逆天之願."

還能逼一個鬼仙兒篡改地氣,把一個好好的陰陽平衡的清平之地,改成極陽的聚旺丁之地.

"他們作這樣的極損陰德之事,雖然以我受的百年香火善德所化,但卻忘記了這是違背天道之事."說到這里她慘笑一聲:"結果,一開始這村子里的婦人全都生男之時,把我困在這件金絲寶衣里,連一絲煙火也無."

說著,說著,她開始縱聲大笑起來:"如今,這里地勢陽氣越來越旺,一般稍顯陰柔的鳥兒都飛不進來,別說什麼年輕女子了."

原來,事情的真像竟然是這樣.

怪不得白天江婆哭的那麼傷心.

還一個勁說是自己造孽,這可不就是自己造孽嗎?

既然是自己種下的因,那這些苦果還是自己吞吧,她可不是什麼聖母.

見她不動聲色的模樣,那女鬼淒慘的笑著說:"仙客,你如今就是打得我魂飛魄散,我也沒法解什麼鬼咒!哈哈,因為根本就沒有鬼咒,之所以成今天這個局面,是因為他們的貪心."

一天之中,關于紅柳樹村,她聽到三種說法,但是她相信女鬼所說的才是真像.

因為,在她心里鬼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心.

雖然蘇林林十分同情這只出身高貴,經曆坎坷的女鬼.

但是,也不能虧了大金刀,所以,最後還是讓大金刀收了.

這樣,也算是給江家一個交待了吧:她替他們收了那只'興風作浪’的女鬼.

至于這個村子里以後能不能進女人,根本就她操心的事兒了.

看在得了件珠光寶氣的鬼衣的份上,就大度饒了江老頭死坑她的事兒吧,反正他養的鬼也被她都順手收走了.

放出大金刀後,她才知道原來這院子里養著數十只女鬼,無一例外都是年輕貌美.

一下子遇到這麼多的鬼靈,大金刀可算飽餐一頓,吃完後激動的差點兒把房子拆了.

再說,江老頭晚上一回屋,便撇下一直哭個不停的江婆在臥房,自己去別外一間放滿了檀香木盒的房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