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寶衣來曆
說到這里,她朝外面張望一眼,才接著說:"性命難保哇."

蘇林林神色平靜的看著她,又倒一杯黃酒,模出一枚更高階的黃符拿著問:"哦,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一看到她手里的符紙,那鬼影嚇的先是身子一陣扭屈,接著,又看到她面前的那杯黃酒,又竭力維持住半拉身子問:"我要是說了,你能把那杯酒給我吃嗎?"

"當然!"蘇林林十分爽快的說.

得了她的承諾之後,那鬼影立刻指著她身上的衣服說:"趁現在還早,你趕緊的把這身衣裳脫了!"

果然,這衣裳有問題!

蘇林林不由臉色一凝,看來,江老頭兩口子果然--

沒安好心.

想到這個,她心里哀歎不己:自己真是太倒黴了,到哪兒都被人利用.

難道她就長著一張倒黴臉嗎?

不過,對于那些鬼魅之物,蘇林林倒是不懼,別的不說她身上那把大金刀可是專門以這種陰靈滋養靈力呢.

最好來個厲害點的.

反正,她連碧幽潭里的白骨軍都不怕--還怕個什麼惡鬼?

半拉身子的鬼影在黃符酒的誘惑之下,開始跟蘇林林說她身上這件衣裳的來曆.

原來,這件衣服是一位小郡王的王妃之物.

沒想到這衣服還真是大有來曆啊.

從半身鬼影口中得知,這件衣服的主人因為身子孱弱,在生下一位小郡主之後就無法再生育了.

而郡王為得到嫡子,便令人害死她,親娶一位貴女為妻.

"當時,這位王妃身亡之時,就穿著這件衣裙."半身鬼見她仍然穿著這件裙子沒脫,不由著急的說:"金嶺娘娘很快就要來了,她要是見你穿著這件衣服的話,一定會狂性大發的."

蘇林林淡淡的看她一眼,然後點燃手里的黃符.

眼看黃符就要燃盡,她卻並沒有投入到酒杯中的打算,無影鬼急的不行:"這位姑娘,你還要問什麼,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不敢藏私."

只她這麼說,蘇林林微一笑,隨即把黃符丟到酒杯里.

隨著酒杯中一層淡藍色火苗騰起.

只見原來僅半拉身子的鬼影,竟然漸漸的又生出另一半身子.

看著恢複成正常模樣的鬼影,蘇林林輕笑一聲問:"好了,你現在勉強囫圇了,說吧."

鬼影激動的朝她深施一禮,才開口道:"您要是聽我一句勸,趕緊的脫了金嶺娘娘的法衣,連夜離開這個鬼村吧."

鬼村?

蘇林林不由一愣.

接著,又聽那鬼影說:"我看您雖出手闊綽,但應該也不是道門中人,何苦為這個無良的村子,跟金嶺娘娘胎翻臉而犧牲性命呢?"

蘇林林拽了拽衣角,神色淡色的說:"你只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我就行了."

見她執意要管閑事兒,鬼影歎了口氣說:"這事兒要從一百年前說起呢."

一百年前!

怎麼扯這麼遠!

不過,既然這無影鬼這麼說,那一定有必須要提的道理.

原來,這金絲長裙的主人是一百多年前被害死的.

她死了之後,因為心生怨恨了,魂魄未能完全轉生,而生附著在這件金絲寶衣上.

百年前有人將這件寶衣帶到這里,為化解金嶺娘娘的怨氣,把它供俸在一個小廟里.

不明真像的村民時常過來進香,叩拜.

有回一位家里因家里妻子難產,而跑來求告的村民可能觸動到久經香火洗禮的金嶺娘娘,她調用些許法力替那戶人家保住大人孩子一條性命.

自此之後,這事一傳十,十傳百,就這像傳開了.

金嶺娘娘也被供奉為送子娘娘.

這本來是一件美事,但是三十年前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惹怒金嶺娘娘.

原因是一家婦人因為連生五個閨女,所以,第六個女兒出生之後,被滿懷希望的婆家人給扔了,這女人心性也強,她不顧生產後孱弱的身子,竟然追了出來.

結果,卻發現剛出生的女兒被婆婆活活摔死在山坡上,悲憤之下,她死死拽住那老太婆來到金嶺娘娘廟前,想要她為死去的孩子陪罪.

結果,那產婦卻被其婆婆推到石頭上撞死了.

這下,金嶺娘娘徹底發怒了,直接施法殺了那惡婦.

結果,卻引得那家人不憤,竟然要砸廟.

于是,這家人被暴怒的金嶺娘娘給滅了.

家里僅余下五個小姑娘.

本來,經此一事,大家對金嶺娘娘敬畏不己,都知道這家人得罪了金嶺娘娘,但卻不知道根本原因為何.

而後,因為朝廷加一項丁稅:規訂每戶婦夫超過兩個孩子以外,第三個孩子要交很重的人丁稅.

于是,百姓為了能避免丁稅,把剛出生的女兒丟掉,只留下兩個兒子.

這一舉動徹底惹惱了金嶺娘娘,她不惜耗盡修為,改變此地格局讓這里大旱三年以示對大林村民的懲罰.

誰知,這事兒又被一個扮成木材商的道士給破了,于是,金嶺娘娘不惜魂飛魄散對大林村下一個鬼咒.

鬼咒?

蘇林林剛疑惑出聲.

那鬼影突然消失無蹤,她正納罕之時,腰間突然一緊.

接著,大金刀飛身而出去,直砍向沖她撲來的女鬼.

眼看大金刀要砍上女鬼的首級,蘇林林輕喝一聲:"且先留她一條生路."

聞言,原本披頭散發,形容可怖的女鬼,在大金刀的挾持之下,竟然十分從容的挽起拖至大腿長的青絲,露出一副絕世瀲灩之容.

只見她從容不迫的朝蘇林林輕施一禮,面上盈盈笑道:"見過女仙,請問女仙可否願把這件陋衣還給我?"

嘿,這女鬼都已經被她制住了,還敢來問她要衣裳.

不過,聽那鬼影說,自己身穿著的這件衣服本來就是她的.

既然這樣,蘇林林也不稀罕鬼的衣服,且還給她罷.

反正,量她也翻不出什麼浪來.

而且,她既然答應那江老頭夫婦要幫他們村子,肯定就要做到,至少得讓這女鬼解詛咒吧.

想想真是坑爹呀.

就一桶洗澡水,一碗面條就哄著她來送命了.

江老頭那心可真黑.

若不是看在江婆最後悄悄給她塞個黃符的份上,蘇林林甩手就把這女鬼給引到他們屋里去了.

給她一件陰物,引厲鬼來找.

若是沒有在云嶺呆那段時間,她也許就真的被這鬼給殺了.

不過,她泡鬼族聖潭中半天,都活的好好的,怎麼可能會怕這些小鬼?

而且,林氏功法可不僅僅是鎮妖,順道的連辟邪除鬼之術也都記的很詳細.

林家必竟是方士出身,方術之士本就以奇門遁法而立世.

成為方術之士的基本,就是除鬼魅,斬妖魔.

但是,一般大妖魔都不願入世與凡人共處,但鬼魅卻以修氣機為本,注定離不開生人.

所以,一般行走于江湖的方術之士,入門功夫便是驅邪辟災.

看來,她這休質真是典型的倒黴之體,不然怎麼到哪不是遇妖,就是碰到鬼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