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突離古府
當她再次睜開眼時,發現自己置身于一片干涸的水塘里.

雖然身上滾上不少黑乎乎的泥土,但幸好懷里的神像還在.

只是,原本只有一條裂紋的神像,如今又多了三條更大的縫隙.

蘇林林抹了把臉上腥臭的黑泥,一手抱住開裂的神像,然後把那本無意間帶也來的古書揣到懷里.

然後,心疼的摟著神像往水塘外而去.

這水塘雖然看上去早就沒水了,但是腳下的淤泥還沒干透.

蘇林林一腳深一淺的爬出去時,身上幾乎沒一處乾淨地方,跟個泥人似的.

所以,她剛一出來,就聽到一個尖利的聲音叫道:"哎媽,大家看荷塘里爬出來個妖怪啊!"

妖怪?

蘇林林也疑惑的往身後看一眼,發現水塘里只有她一個人的腳印,難不成說她是妖怪?

不等她反應過來,只見十數壯年漢子扛著鋤頭,高喊著"打妖怪!"朝這邊跑過來,驚的蘇林林腿一軟,差著摔到在地.

不過,她很快鎮定下來,在奔過來的這群人離她僅有幾丈遠時,她放開嗓子喊道:"我不是妖怪,我是路過這里不小心掉到塘里的人."

說著,一手摟住懷里的神像,另一只手高高舉起來.

說話間就見那群精壯的漢子奔至眼前,其中一個年約三旬左右,生的鼻直口闊,面色黧黑的漢子激動的問:"女,女人?"

女人?

蘇林林愣了下才明白過來是問她,立刻點點頭說:"是,是啊,我是路過,"

結果,再次聽到她十分明顯的女聲之後,那些漢子突然激動起來:"女人,真的是女人,咱們朝陽村終于有女人來了!"

"哈哈,我終于見到女人了!""是啊,那個該死的詛咒終于解除了!"……

看著眼前這群狀若瘋狂的圍著她又笑又叫的漢子,蘇林林有些不知所措.

她幾次試著開口,都沒有人理會,這些人只顧著沉侵自己的興奮情緒之中.

這些人瘋了麼?

還是她這一身臭塘泥兒驚著他們了?

不過,還好她這些人看上對她沒什麼惡意.

蘇林林很快平靜下來,從容的把神像綁到胸前,然後,盡量把臉上己經干上去塘泥搓掉.

"來喜兒,黑妮,你們都在哪發啥瘋咧!不趕緊的過來干活!"就在蘇林林耐心即將用盡,正准備強行沖出去時,只聽遠處傳來一聲怒吼.

這群巔峰的漢子一聽到這聲音立刻握緊手里的鋤頭,神色安靜下來.

他們滿眼好奇跟激動的盯著蘇林林,其中那個最先開口的漢子扭頭朝身後的嶺上大喊一聲:"老江叔,這里有個女人!"

他這麼一開口,其它壯漢都紛紛激動的朝山嶺上那邊高喊:"有女人來了!""我們村里來女人了!"……

這下,蘇林林可是聽清楚了,心頭不由冒出一條黑線:這里幾百年沒見過女人了嗎?

看到個女人,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不過,很快她就明白這些人為什麼激動了.

就在她決定以武力強行沖開這些人離開時,她剛一動這些目光灼灼盯著她的男人們立刻閃出一道兒,他滿臉急切而激動的看著她.

"這是什麼地方?"蘇林林試著搭話.

結果,回應她的卻是一陣咽吐沫聲,以及起伏不定的喘氣聲.

這些人到底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一位身著藍布衫,身高不足五尺高的小老頭分開眾人擠進來,兩眼放光的看著她說:"這位娘子見諒,孩子子不懂事唐突您了."

聞言,蘇林林笑著擺擺手:"您太客氣了,是我無意闖入貴地,擾了你們清平."

見她言語平和,並無不悅之意,那老者大大松了口氣說:"你不見怪就好,這些孩子們自小都沒見過除長輩以外的女子,所以,"

說到這里他轉頭嚴厲的對身後的漢子們吼道:"還在這兒杵著干啥?趕緊去干活!"

說完,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對蘇林林說:"這位娘子,我看你現在一身泥巴,也不方便繼續趕路,眼見這太陽都快落山了,離我們村最近的村子還有十幾里地,不如就在村里歇個腳吧."

見他一臉誠執無偽的模樣,蘇林林當即點頭應道:"那就叨擾大叔了."

"哈哈,好,好說.我姓江,癡長幾歲你喚我江老頭就行了."老者十分高興問:"不知這位娘子貴姓?"

蘇林林本想報出本名,不過想到萬一李長風沒想的話--于是,她隨口應道:"江大叔好,我姓林,叫林蘇."

聽她報了姓名之後,江老頭十分高興的領著她回家去:"我家就在村頭,院里正好有間空房,林娘子不嫌棄的話,洗洗塵宿上一休養足精神也好趕路."

面對江老頭的盛情,蘇林林雖然對于這個古怪的村子,心存忌憚之意,但想到身上腥臭難忍的泥漬,便同意先找個地方洗個澡換身衣服.

于是,便隨這位極為熱情好客的小老頭朝隱在一片紅柳林後面的村子走去.

穿過枝葉血紅的柳樹林時,蘇林林好奇的打量著這紅葉似火的柳樹林子問:"江大叔,這是柳樹?葉子是紅的也不算稀奇,只是,這樹枝,"

不待她說完,江老頭得意的應道:"這片林子可是咱們紅柳林村兒特有的神木,這里長著的每一根木頭都價值不菲,長成的樹木賣了足夠一家一整年的花銷."

接著,他一路上便開始滔滔不絕的給蘇林林講起這紅柳林的來曆.

據說,原來這林子里的柳也就葉子有點發紅,木質僅比一般的柳木堅硬一些,除了打家具耐用一點外,也沒什麼出奇的.

"……自從三十年前,咱們村里發生一場大旱,連續兩年地里都沒收成,村兒里人實在熬不住,准備搬遷出去時,來了一位外鄉人."江老頭說到這里,聲音一頓.

這時,他們己經穿過紅柳林,一個大約五六十戶,方方正正的村子出現在眼前.

蘇林林正等著他說紅柳林的下文,卻見他指著離林子最近的一戶,由四間青磚瓦房圍成的小院子說:"林娘子,前面就是我家."

說著,不由加快步子高興的說:"你大嬸子要是知道我帶個小娘子回來,指不定多高興呢."

只他這麼說,蘇林林只覺得有點怪怪的.

她並沒有接話而是問道:"那柳樹林--"

聽她這麼問,江老頭笑笑輕描淡寫的說:"那個外鄉人告訴村里人說這紅葉紅枝的柳木能賣大價錢,才幫村子躲過一劫."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不過,一開始這樹林不是只有柳樹葉子才發紅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