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患難之情
"紅綾!"他立刻撲過去抱起她,心疼的叫道:"你怎麼這麼傻啊."

盯著紅綾被刮得血肉模糊的面頰,不由痛呼出聲:"紅綾,你又何苦為我連命都,"

他突然停下來,輕輕把她身上的血跡擦去,開始檢查她身上的傷勢.

當發覺她右臂骨頭都被打碎時,心里不由又是一陣絞痛.

虧得李長風有一手不錯的醫術,而且,身上又隨時帶著各種靈藥,所以他很快就幫紅綾穩住了傷勢.

看著她那因失血過多而蒼白憔悴的小臉兒,李長風才切切實實的感覺到心痛.

當年,他受了那麼大的屈辱離開宗門之時,一心只想著恢複修為,回去報愁,根本沒想過這個根有著結侶之約的小師妹.

一年前當他再遇到她時,經在世俗這九年的磨曆,他以為整個修真界都拋棄他了,沒想到這位姿容絕世,出身極高的小師妹還一直記掛著他.

在那一刻,他真的被紅綾的深情厚意感動了.

當年,他在宗門對這個小容色極為出眾小師妹原本就很動心,不過,當時他一向以修為為重,這些兒女之情本就沒太放在心上.

但沒想到紅綾卻待他如此深情厚意.

不行,他一定要醫好她的胳膊,不然,她的修真之路就廢了.

想到這里,他立刻開始翻出懷里的那塊玉牌,看了半天才滿臉失落的收起來.

斷骨好接,但讓碎骨重生--除非要到築基修為才行.

而如今師妹不過才練氣三階的修為.

以她的年紀,就算算好好的這輩子能修至築基也有些難,更別說現在傷殘了一臂.

不行,他不能就這麼放棄.

紅綾那般驕傲的人兒,若是知道以後成為殘廢,再不能修練的話,該多麼痛苦啊.

這是李長風平生第一次這麼緊張一個人,也是頭一回全心全意為別人著想.

他呆在這一方古畫空間里,沒日沒夜的想盡各種方法,依著在世俗這些年行醫賣藥的經驗,一點點的用靈力紅綾碎掉的手臂骨,最大程度依原樣拼接好.

至于斷開的筋脈,他暫時無能為力了.

只希望能等到他修至練氣三層之時,慢慢以靈力為她疏導吧.

所以,當紅綾清醒過來時,只看到滿臉憔悴的李長風正全心全意的坐在不遠處修練.

而她的左臂則被幾根木板固定著,臉上也麻癢無比,像是有一堆髒東西一般.

紅綾抬手去抓,結果,卻摸到一層硬硬的殼--她臉上是什麼東西?

"紅綾,你終于醒了?"這時,李長風查覺到她的動靜,收住法力走過來滿眼關切的問.

紅綾張大眼,從他那雙如幽潭般的眼眸子里,看到一張極結丑陋無比的黑痂的臉!

看著依然俊美非凡的李長風,她驚恐的往後退著:"師兄,我的臉--"

"沒事的,就是擦傷了,等那層黑殼掉了就好了."李長風滿臉溫柔的看著她說:"你別亂想,好好養傷."

紅綾緊盯著他那雙如深潭般幽深的眼眸,卻看到滿滿的疼惜,鼻子不由一酸,兩眼熱淚奪框而出.

她終于走進大師兄的心里了.

只是,她願本以為會以性命為代價的,沒想到自己竟然沒死.

不過,受那山怪全力一擊,她這一身修為肯定到頭了.

這時,卻聽李長風十分溫厚的說:"紅綾,你放心,你身上的傷--並不算很重,養好之後就能正常修練了."

真的嗎?

這樣的話,她奮不顧身的替大師兄替這一災算是嫌到了.

看著紅綾帶著眼淚的笑臉,李長風不由長臂一展把她擁入懷中.

"師妹,待我修練有成,我們就結成道侶可好?"李長風動情的摟住紅綾問.

懷里的女子卻只顧著抽噎,一聲也不應.

紅綾身為練氣三層修為之人,對自己的傷心里很明白:她此生修為怕是要至步于此了.

不過,縱然如此,她仍然不後悔.

反正,就算身子囫圇著,以後也不敢想能夠築基,最多修至練氣中層罷了.

不像大師兄,當年可是門中的天才人物,被宗門的老祖預言很有潛力築基的俊才.

這時候她倒是忘了李長風是如何重新入道的.

"師兄,您的臉色怎麼這般蒼白?"紅綾見李長風一只手總是捂住肋下,不由擔心的問:"你是不是也受重傷了?"

李長風立刻側過身搖搖頭說:"我沒事,只是一點小傷罷了."

紅綾卻眼尖的發現他身上深藍色的長衫己被血跡浸透.

她滿眼憂色的指著他腰間的血跡問:"大師兄,你身上的傷還沒好?怎麼還在流血?"

李長風見再也瞞不住,只得搪塞道:"我之前傷到肋下,可能沒有及時處理傷口之故,之後,傷疤偶而會繃開."

其實,那道被蘇林林刺中的傷口,只要他一運行靜脈靈力就崩開往外滲血.

李長風用盡一切方法都徒勞.

只不過敷上玉靈膏的話,傷口出血相對少一些.

但是,身為修士,怎麼能不修練打座?

但因為一直失血,他的體魄相對于一般修士要虛弱許多.

此時,他己經開始後悔,當初為何不先把這傷養好之後再突破了.

但事己經定局,再後悔也沒用.

所以,在他心底對蘇林林的恨意又更加一層.

李長風直到這此閉關才想到,那個在鬼谷刺殺他的人就是蘇林林.

只是,沒想到當初那個蠢笨的村婦竟然像變了個人一般.

肯定背後有人要害他,拿那個村婦當槍來刺殺他.

哼,當初真不該讓她跑了,留下這個禍害在世上,以後他東山再起的話,可能會成為人生的汙點.

一想到蘇林林,李長風就頭痛不己.

他隱隱感覺這個"汙點",以後很可能會成為他修真之路上的絆腳石.

就在他發愣的時候,紅綾己經十分貼心的替他上了靈藥,感受到一雙冰涼的玉手環繞在腰間,他不由心頭一熱,緊摟住懷人兒.

且不說這一對知心人情誼綿綿,只說蘇林林在古洞府呆了整整一年之後,才把手里那本薄薄的古書看完.

說是看完了,只是這本上再沒有記載了而己,蘇林林明白那位女修的修真之路遠不止于此.

那她結成元嬰之後,又去哪里了呢?

從這本書上,蘇林林才知道原來最高修為並不是老道兒所說的金丹老祖,而且,上面還有元嬰大能.

那麼再元嬰之上,是不是還有更高的境界呢?

蘇林林合上古書,心里對修真求道之路更見堅定了.

只是,到底怎麼才能從這古洞府里出去呢?

就在她苦思之時,突然感覺地下重重的抖了抖.

蘇林林下意識把放身邊的神像撈起來,一手攥著那本古書沖向門外.

她剛跑幾步,剛覺心口猛的一痛,接著兩眼一黑就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