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突然離別
"我等身體好利索了,得出去找個仙山測下靈根."蘇林林神色甯靜的說.

聽了她的話,老道兒點點頭說:"也好,你想殺李長風報仇,這確實是乃一條行之有效的路."

蘇林林想的卻是盡快變強.

雖然老林叔教她的功夫慢慢練習也可能跟修真者抗衡.

但是,見識到修真者的逆天能力之後,她就一門心思的想要踏上這條路.

當然,在此之前,老林叔教她的功夫也沒丟下.

想到老林叔,蘇林林不由問老道兒:"道長,你說云嶺崩塌了,那老林叔她們都去哪兒了?"

老道兒不假思索的應到:"應該都出去了吧."

出去了?

蘇林林心里雖有些疑惑,但還是十分欣慰.

真希望李長風跟她師妹能死再這里.

一想到這個,她先是歡欣不已,接著心里空落落的:如果他真的死了,自己還要入道麼?

這時,心里有個十分堅定的聲音:當然要入道!

她不能忍受以後遇到修真者時,那種被強行碾壓的感覺.

所以,一定要變強!

縱然李長風真的死了,她還要找到老林叔,靈兒,林婆,問個清楚.

他們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所以,接下來的日子里,老道兒一新求道,每天除了收莊稼之外就打坐修煉.

蘇林林則邊調養身體,習練老林叔教的功夫,邊琢磨著怎麼出去.

是的,他們進來時也算很容易,但這坐古洞府卻沒有出去的門.

蘇林林探了很多次,無論從那里走都出不去.

為此,她也沮喪不已.

這天,見她垂頭喪氣的走到院里,老道兒一臉神秘的指著前面說:"蘇娘子,你看,那是什麼?

蘇林林好奇的看了眼,難掩失望的說:"那不還是牆嗎?"

聞言,老道兒挑了挑眉驚訝的說:"你沒看到?牆上出現一扇門!"

門!?

哪有門?

蘇林林驚詫的奔過去盯著那面石頭砌成的院牆,瞪大眼來回了幾遍,也沒看到老道兒所說的那扇門.

見狀,老道兒干脆跑過來,抬手朝牆上一推:"這不,"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隨著他的手按上石牆,老道兒整個人都不見了!

人呢?

"道長!"蘇林林愣了會兒,立刻去拍那堵牆,但是手下卻還是冷硬無比的石牆.

她剛才明明看到老道身子飛快傳過去.

難道,因為他是修真者之故?

蘇林林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雖然,她還是不死心,每天都把院子里的三堵牆平排推一遍,但卻依然找不著出去的門.

想來真是可笑:她一心想出去,但卻被困再這里.

倒是想再這里潛心修煉的老道反倒先出去了.

罷了,這里有吃有喝,靈力十足,且先住下好好修下心境吧.

之前老道兒曾多次說過她心境脆弱,易被心魔所控.

他還十分熱心的傳受給她一篇甯神靜氣的經文.

同時,也是引他頓悟成功之經.

如今,蘇林林只得再修習功夫之余,默念幾遍心經,讓自己迫切要出去的心思安定下來.

她看這石牆上的記號:已經困再這里三個月了.

辛好,之前老道准備了不少米面,省的她天天去靈田里忙活了.

每當吃過飯後,她都會鄭重的拿出那本古書,悉心研讀.

漸漸的她越來越容易融入到書的女修經曆當中去了.

同時,想要入道的心思也越來越強烈.

一晃又三個月過去了,雖然天空飄著大雪,到這院子里依然溫暖怡人.

換上晾干的單衣,抬頭看著空中隨風飄散的雪花,蘇林林心想:其實呆再這里也不錯.

至少吃穿不愁,不寒不熱.

關鍵是還能強身健體.

短短半年,她的功夫也是突飛猛進,十分順利的突破林氏功法第一二層.

想當初她用三個月才突破一層功法中的兩重.

林氏鎮妖法共九階,每一階九重.

每進一重,自身內力以及外再功夫都會增加一分.

功夫進入三階之後,才開始修習真正的鎮妖之法.

三階的功法只能鎮住最低層的妖獸.二階初啟妖力的妖獸.

之後每一階功法應對一階妖獸.

也就是她把三階功法練成之後,鎮妖倒不一定能,但是絕對能分辨出妖獸跟一般野獸.

不過,聽老道兒說三十年前曾有過妖獸出沒過.

不過,聽說那些妖獸遠不是練氣修士的對手.

主要是它們根本無法開靈智.

不過,從蘇林林見到的大青鳥也好,小黑貓也罷,它們很顯然都有靈智.

難道,它們不是妖獸?

那麼,就是靈獸了.

不,老道兒曾明白的說過,小黑貓是妖獸.

沒想到她處處被人算計不說,連妖獸也利用她一把.

不過,那只小黑貓也的確幫她不少,而且,最多這沒想過要她的命.

不然,也不會一步步的引她跟老林叔習功法,並讓靈兒帶她收服大金刀.

所以,縱然它最後算計蘇林林一把,但她仍然對它怨恨不起來.

可能,最重要的原因:是它從李長風身上給她搶回老叔留下的玉符.

從讓她保住一命之故吧.

它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助她對李長風那絕然一擊.

所以,最後被它利用,蘇林林也沒有怨恨.

也許,這就是小黑貓幫她的條件吧.

只是,靈兒在其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她還一無所知.

被困在古洞府的日子里,她除了練功修心法看那本古書之外,每每夜深之時,一遍遍的回想過去的二十一年.

越想就越發現她的人生過的真是愚不可及.

而且,再她的前二十年之中竟然連成長的青山村都沒出過!

難怪會被李長風欺騙整整八年.

一直以來,她被老叔保護的太好了,拘束在一個于世隔絕的小村子里.

跟本沒有一點見識,對這個世界的所知只限于村中的家長里短.

所以,當蘇林林想明白這些之後,想出去的心思又迫切起來.

先不說蘇林林費盡心思想要出去,且說李長風被山魁攻擊之後,帶著重傷的紅綾躲入畫卷里的空間之後,兩人都暈了過去.

當他醒來之時,驚見紅綾渾身鮮血,奄奄一息的躺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