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入古洞府
氣的魔化大德子一連踢飛數人.

奇觀的事情發生了,不管他朝那個方向踢,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掉入潭中.

就仿佛這潭里有著什麼吸引力一般,最終都把這些飛上天的人吸入其中!

看到這一幕之後,老道兒突然激動的說:"我們的機會要來了!"

他的話剛一落音,蘇林林只覺著身子一沉,他們身不由己的開始往手底墜下去!

就在她驚恐不己的一手抱緊懷里的神像,一手緊抓住大金刀上的金環,極力探出頭呼吸之時.

驚然看到潭中心起了一個幽深的漩渦,將一眾云嶺人悉數卷入其中.

只余魔化大德子跟另一個跟他一樣巨大的怪人正苦掙著,卻依然被一點點的拉向潭邊.

在潭水沒過她頭頂的一瞬間,只聽外面一聲巨吼,接著就是一陣轟隆之聲:鬼谷兩邊的山崖也轟然倒塌了.

這個地方徹底完了!

入水之後,她只聽到老道兒說這一句話,便被一股極寒的潭水嗆入口中,直沖肺腑.

本來,她被魔化老黑一掌打內傷極重,這下冷水一激,猛的噴出一口心頭血,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待她再次醒過來之時,卻發現四周一片漆黑.

蘇林林試著張了張口,還沒發出聲音,就聽老道兒極為驚喜的聲音傳來:"蘇娘子,你沒事了?"

說著,一股清冽的甘泉水被灌入口中.

她下意識的吞下去,好一會兒才真正感應到身體狀況.

蘇林林吃力的掀開眼皮,看到老道兒拿著一口玉碗高興的坐在她跟前說:"蘇娘子,真是托你的福.我們才能進入到這古洞府里來."

古洞府?

她不解的看向老道兒,只聽他興高采烈的說:"看來,我的推斷沒錯,云嶺就是當年神女留在這個世四界的修行之處."

這個她確實聽老道兒說起過.

說著,老道兒又伏身給她灌一口靈泉水:"不過,我怎麼也沒想到,這座洞府竟然隱在碧幽潭之下!"

原來,他們己經沉入到潭底.

"那兩個邪魔呢?"蘇林林就著他手里的玉碗,連喝幾口靈朱水後,撐著身子坐起來問.

老道兒嘿嘿一笑:"都變成白骨了,在外面呢."

說著,手一翻把一塊平平無奇的玉板遞給她:"要不是你得了這靈玉,打開這古洞府之門.我們現在也跟白骨軍在一起呢."

蘇林林摸了摸那玉板說:"你怎麼知道要用這靈玉開洞府?"

老道兒輕笑一聲:"你別忘了這靈玉是怎麼來的,它本就自這潭中而來,況且這碧幽潭處處對你善意十足,"

"所以,我怕那些沉睡著的白骨軍突然起來攻擊咱們,就試試嘍."老道兒有幾分得意的說:"沒想到還真被我給猜中了."

聞言,蘇林林心里也是一輕:既然威脅己除,那他們只要安全離開這洞府就行了.

不過,當聽她說要離開之時,老道兒情緒激昂的攔住她:"這里可是古修洞府啊,很有可能還是神女的修行之府,我們肯定得找點法寶,呃,機緣,再出去啊!"

蘇林林有些懵懂的問:"你不是說神女是我們的先祖嗎?這里既然是她老人家的修連之所,我們還是不要隨意打饒的好."

什麼打饒!

老道兒激動的說:"既然是老祖宗指引我們來這兒,必定是想給後人留點機緣的,不然,你一個身無半分靈力之人能來到這兒?"

這話倒是有幾分道理.

蘇林林點點頭說:"好吧,就依你之言,但咱們也不能什麼法寶都拿走,必竟,"

"得了吧,這里我早逛過幾編了,什麼都沒有."老道兒泄氣的說:"我之前看到那本破書上寫這里仍神女逗留過的地方,還以為進來之後滿室法寶呢."

蘇林林白他一眼:"你不也說機緣嗎?連對祖先的敬畏之心都沒有,白瞎參道幾十年了."

聽她這麼說,老道兒搔了搔頭說:"是,是我太過功利了,不過,修真界就是這樣的嘛."

說著,他拿出一玉葫蘆得意的說:"你看,這是我在那本破書下面找到的一葫蘆靈泉水,你本來內傷極重,若沒有那靈玉護體命都難保,但喝了這靈泉之後不是又變的生龍活虎的?"

蘇林林吃力站起來抬了抬酸麻的胳膊說:"我這樣也叫生龍活虎頭虎?"

看著蘇林林搖搖晃晃的都站不穩,老道兒干笑一聲說:"你先好好休息下,我再去里面看看有沒什麼機遇."

蘇林林還沒入道,對于他說的機遇雖然很向往,但卻沒多火熱的心思.

因為即時她真的得到什麼天材地寶,以她現在的能力也用不了.

就像大金刀一樣,明明是件上好的法寶,但因為她身無一靈力,所以跟本使了出它的威力來.

而且,她覺得現在自己身子實在不易勞動.

于是,她又坐到一開始躺的那個石台上,認真打量起這個極為素靜的洞府來.

這麼一發量,她驚訝的發現這里跟本不像是她所認為的洞府.

倒更像是一座平常的小院子:她呆著的地方像十一間簡單的西屋.

蘇林林甚至能透過對面古樸的窗欞看到外面暖暖陽光照在空落落的院子里.

老道兒就再院子里到處翻找,試圖找出什麼寶貝兒來.

原本蘇林林並不想動彈,不過看到外面竟然有陽光,更感覺到身上一陣陣的發冷.

于是便吃力的站起來,扶著簡陋的石牆慢慢往外走去.

又把院子翻了遍的老道兒見她要出來,立刻跑過來扶住她文:"蘇娘子,你不是要歇會兒?"

蘇林林看著門外的陽光說:"我想出來曬曬."

說完,又好奇的問:"這洞府里,怎麼會有陽光?你不是說它再碧幽潭底下嗎?"

聽她這麼問,老道兒也回答不上來,他搔了搔頭說:"可能這里不是那潭水正下面呢."

這倒也是個解釋.

其實,蘇林林想問的是,這麼個看上去平凡至極的院子,怎麼看出來是古洞府的?

不過,很快她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