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第 惡魔來襲二
不,她不能就這麼被打死了!

大金刀帶我去救人!

"啊!"隨著老道兒一聲極為痛苦的驚呼,只見一道金光閃過,接著,連同咬上他的那只魚也松開口飛速隱入潭中.

大金刀的氣息驚動正拿著兩只斷臂,正努力的想要接上去的魔化大德子.

他瞪著僅剩下一只的血紅眼珠子,看向把身子沒入潭中的大金刀,朝有些忌憚的立在潭邊朝蘇林林他們怒吼的魔化說:"你去找些人來把他們撈出來."

這個惡魔本能的感覺到眼前這潭有股子危險氣息.

所以,才沒敢貿然下去.

因為被同一個惡魔所控,魔化老黑對魔化大德子言聽計從,十分聽話的縱身躍上山崖,去把被他們帶來並困在山頂的那些"食物"兼奴隸像趕鴨子一樣趕下山.

當蘇林林看到一個個面目殘缺不全,神色萎縮的人自山跌跌撞撞的奔下來時,不由驚住了:這些人的鼻子都去哪兒了?

只聽身邊的老道兒顫著聲兒說:"造孽,真是造孽啊,這些人竟然還不思悔改,最後落得如此下場."

蘇林林忍著心口劇痛喘了口氣兒問:"他們,都放狗咬死人了?"

老道兒抓緊大金刀上的金環,努力穩住身子說:"只有下林村的人才會放狗咬人,云嶺這些人他們吃人."

吃人?

去林林驚訝的問.

老道兒神色鄭重的點點頭:"是啊,一開始靈兒跟我說時,我也不相信.不過,自從有回親眼看到他們把我個誤入云嶺的年輕女人殺死分食之後,我才徹底相信這事兒.

蘇林林滿眼震驚的看著他問:"你親眼看到為什麼不阻止?"

在她心里,老道兒有這個能力的.

老道兒輕笑一聲:"你以為讓他們知道我知曉此事的話,我還能活著嗎?"

就再她們說話之時,只見數十先從山上下來的那些缺鼻子少眼兒的人直奔向潭中來.

見狀,蘇林林不由大驚:"他們想要趕什麼?"

"找死."老道忍著傷痛,盯著一直離碧幽潭遠遠的魔化大德子說.

他的話剛落音,就見十數被魔化老給趕著跑到潭邊的人都驚恐的停下來.

見狀,蘇林林才暗自送了口氣兒:看來,他們在潭里暫時還是安全的.

不過,她這念頭剛閃過,只見魔化大德子抬腳上前,長腿一掃如同趕下鍋的餃子一般,噗噗統統把這些人趕下水.

"去把那兩個暗算本尊的雜碎,還有那把破刀給老子抓回來!"

不過,回答他的卻是一聲聲痛苦的嘶叫聲!

蘇林林驚訝的看著眼前一迅速化為白骨的人們,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些人雖然都被啃掉了鼻子,但是她還認出兩個是下林村的村民.

他們被趕下潭之後還來試圖向她求救,結果,哈哈來不及開口就化為一副白森森的骨架!

這是怎麼會事?

就再她驚詫之時,只聽老道兒歎了口氣說:"我說這里的才骨軍從哪里開的,原來都是云嶺的這些人所化!"

"你不是說他們都是不死人嗎?"蘇林林疑惑的問.

只聽老道兒語氣鄭重的說:"他們有些人的確不死不滅,但是,我也說過做嶺本來于外界相交融,每年都有不少誤入之人."

說到這里他突然停住,張大嘴看向潭邊!

只見魔化大德子正命人往外撈那些沒有沉入潭底的白骨.

把尸骨撈出來也無可厚非,但令人發的是他它竟然把一具具的白骨架拆散做成一個大骨筏!

"真是造孽啊!"老道兒不由掩面而歎.

自古人以死者為大,不過魔化大德子跟本不是人!

所以,它根本沒有人的底線.

蘇林林擔憂的卻是一旦讓魔化大德子做成白骨筏的話,他們怕是性命難保!

"哈哈.這邪魔真是在自尋死路!"老道突然笑道:"蘇娘子,咱們再往潭中走走."

看來老道兒想出了對付這些邪魔的方法了.只

蘇林林邊問邊吃力的指使大金刀帶她們往潭中心挪去.

這邊,魔化大德子還沒紮好木筏,就見目標竟然跑遠了,不由一心火大起!

他抬腳掃下水幾十人,眼神陰霾的盯著他們慘叫著迅速化為白骨.

只剩下一只的眼珠子卻越來越紅:這骨架竟然都沉下去了!

于是,它再次出腿把一眾驚恐不己的"食物"掃下潭去.

有不少人嚇的朝鬼谷深處跑出,氣的魔化大德子大吼一聲,這些人都抱著頭立刻停了下來.

眼看山上的那些人都被趕下來,魔化大德子隨即叫魔公老黑把那些試圖逃走了人都抓住丟到碧幽潭中.

不過,魔化老黑可沒耐心一個個的往潭里扔,而是運起魔力,將近百名缺了鼻子的奴役卷到潭中.

可能是丟下去人多之故,總算有幾副骨架浮了上來.

于是,魔化大德子繼續督促著那些人紮白骨筏.

而魔化老黑似乎十分喜歡這個把人丟到潭中的差事兒,一直樂此不彼的把一個個驚懼萬分的云嶺人丟下去.

這邊,蘇林林看的是心驚肉跳.

饒是她心里明白這些人都非善類,但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這般屠戮,心里還是十分難受.

同時,也為自己能力不足而慚愧不己:若是她的功夫再高些,能跟那邪魔對抗--

"命啊!這都是命啊!云嶺快完了,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本就為天所難容.這樣投入鬼道也好."只聽老道輕歎一聲說:"蘇娘子,你也不必為這些人所感傷,他們本就不是人."

不是人?

他們有血有淚,明明活生生的怎麼就不是人了?

老道兒深吸一口氣接著說:"他們啊,沒有良心吶!滿滿的私欲."

見她一臉迷茫的看著他,老道兒笑著搖搖頭:"他們都沒有心."

是啊,這是一群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家的惡狗咬死人,還能殺人生食的東西,他們己經喪失了人性.

孕育出這等人的云嶺,也許自此消失了更好吧.

蘇林林突然也想通了.

縱然眼前這些人都是普通百姓,她目前也沒能力救他們,眼下她自身都難保呢!

這不,隨著惡魔身邊的缺鼻子奴隸越來越少,它指揮紮起來的白骨筏也已成型.

"去,你們過去把他們給我抓來!"魔化大德子指著縮在遠處的一堆人叫道.

那些被它震攝住的人滿臉驚恐的跑過來,顫巍巍的爬上用同伙的白骨紮成的骨筏上.

上去十幾個人後,魔化大德子滿意的哼了聲:"老黑,把骨筏放下水."

老黑當即搬起骨筏連人一起丟到潭里.

結果,那骨筏一入水便飛快沉沒了,上面的人還沒來及叫出聲都沒了蹤影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