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惡報來臨
魔化大德子連續踢飛幾個人後,心里才高興起來:因為,他看到遠處跑過來一群看著十分新鮮的人!

而且,跑在最前面的那個--軀體矯健,面像凶煞,正是最佳奪舍之體.

于是,他轉過身強令被他奴役的下林村村民,快速結成一個困陣,然後隱于一堆堆石塊後,靜待魚兒上勾.

對面那一群人卻渾然未覺.

跟在隊伍最後面的一個身著長衫的男子,邊慢吞吞的往前走邊說:"我早就說過,天要塌的."

見沒人理會他,繼續說道:"這些年大家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兒?老天爺都記得呢!"

這時,前邊一個年紀稍長的男子輕哼一聲:"呵,你從來都假清高,沒有分食過長生肉,這回山崩地裂的,咋沒過你家房子撇下?"

"就是!你為啥跟著老黑咱們一起跑路?"另一個人嗤笑一聲說:"若不是大家都不想進那棺材瓤子,誰多想吃長生肉?"

他這一說法得到大家紛紛印證:"是啊,就咱們云嶺跟大揚樹村的人越活越年輕,你沒見下林村跟我們一茬的,都快盡棺材了."

那長衫男子的歎息聲很快被淹沒了.

見跟大家都說不到一起去,四周都是一片嘲諷之聲.

他心里也是絕望的很:跟著這麼一群沒有良知的人,怎麼能找到生路?

白悠然長出一口氣,干脆找了塊石頭坐下.

他揉了揉走的酸痛的腳脖子,聽著漸漸遠去的腳步聲,心里亂的如一團麻.

我的日子怎麼過成了這樣?

有時候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生長在這個極為古怪的小鎮上.

為什麼鎮上全都是男人,沒有一個女人?

怎麼感覺這鎮上總是死氣沉沉的?

偶而來一外人,特別是女人孩子的時候--

他不敢再想下去,因為一想到這些,他就愧疚難安.

那些極惡的惡行,他若不知倒還罷了.

但是,他卻眼睜睜的看著也無能為力.

想到這里白悠然雙手抱頭,嘴里喃喃自語:"會遭報應的,都會得天所罰的!我也有錯啊,為什麼不阻止他們?為什麼這麼膽小懦弱?"

正是他的良知暴發,才救了他一命,讓他的命運從此改寫.

就在白悠然痛苦的懺悔之時,他口中那些人己經遭了報應!

他們全部走進了魔化大德的困陣之中!

眼看著最後一個人進陣,各守其位的下林村村民們,心里不由一陣的興奮:哈哈,這些人很快就要倒黴了!

"收陣!"隨著魔化大德子一聲令下,這些出來逃難的人驚然發現一個個面目殘缺不全,渾身血汙的怪人自四面八方湧出來.

最可怕的是那個身長三丈,幾乎看不到臉的巨人,一把抓住走在最前面的老黑,一口咬掉了他的鼻子!

老黑的哀號聲直鑽入他們心底深處!

"哈哈,果然味道不錯!"魔化大德子張口咬住老黑的太陽穴,嘴里刺溜的吸著血水大笑.

下林林村的那些人早己司空見慣,甚至還有人帶頭興奮的叫好.

云嶺鎮的這些人哪見過這陣勢,都嚇的膽戰心驚,膽小的都嚇的攤在地上起不來了.

接著,他們驚然發現,腦殼都咬碎半拉的老黑非但沒死,身子還長大不少--而且,張著血盆大口來咬他們了!

這回天真的塌下來了!

難道這就是報應嗎?

白酸孺呢?交織著絕望于恐懼的云嶺人並沒有看到那個身著單調長衫的身影!

這時,白悠然才驚然發現不遠處的血腥慘食,他嚇的兩股站站,心急如焚的想逃走卻一步也挪不開.

跟那邪魔一般同樣吃的胃口大開的,還有鬼谷里的蘇林林跟老道兒兩人.

他們各執一根鳥烤的焦黃的鳥腿,守著火堆大塊朵頤.

"嘶~果然是名不虛傳啊,這灰翎稚鴿肉真是鮮香."老道兒吞嘴里的肉連聲贊歎.

蘇林林卻只顧埋頭苦吃,哼也不哼聲.

這絕對是她吃過最好吃的烤肉!

雖然沒有油鹽等佐料,但這肉質本身極鮮香,又自帶著些咸味兒.

許久沒吃到這等美味的兩人,不到半刻鍾風卷慘云般把一只大鳥給分食光.

看著快要熄滅的火堆,蘇林林撫著撐有些發撐的肚子問:"道長,接下來咱們去哪?"

老道兒擦了擦油膩膩的手應道:"眼下,外面一片混沌,不但有山魁,下林村的邪魔,還有李長風師兄妹兩個."

說到這兒,他語氣一變:"他們都沒有找到出路,看來,咱們還是被困在這里出不去."

"啊?云嶺都沒嶺了,為什麼我們還出不去?"蘇林林驚訝的問道.

老道兒神色失落的說:"看來,是我之前想的太簡單了."

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難道,我們就只能被困在這里?"

"昨天出去你也看到了,目前云嶺最安全的也就這鬼谷了."老道兒十分無奈的說.

蘇林林還是不甘心沒被困在這個鬼地方.

而且,她兩次使計重創李長風,但卻還沒有能力光明正大的出手殺他.

"蘇娘子,你急著出去,是不是想尋訪仙山踏入修真之路?"老道兒見她失望的拎著被派出去探路,再次無功而返的大金刀,慢悠悠的從地上站起來.

蘇林林爽利的應道:"是啊,不然,我什麼時候才能手刃李長風?"

老道兒輕笑一聲說:"林老根不是教你鎮妖功法了嗎?"

"可我現在就算拼盡功夫,也近不了李長風半寸."蘇林林十分懊惱的說.

老道兒悠悠然的說:"林家能一力鎮住下林村底的那邪魔,說明這鎮妖功法絕非一般術法可比."

見蘇林林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老道兒接著說:"世間萬般法術,只要練的精,都能入道."

是啊,她記得那本林氏功法上曾記載著這功法練至化境,可力敵修真者.

看來是她太過于急于求成了,手上放著一本厲害的功法不修練,一心只想著成為修士.

她如今己年過二十,到底有沒有靈根,能不能激發入道還是兩說呢,還是先把老林叔苦心教她的功夫學好吧.

想通之後,蘇林林便沉下心來認真琢磨起林氏功法來.

短短三天就突破了第二重的首層,不管是身手還是五管感知又更進一步.

其中最為明顯的還是力量比之前大了許多.

她自從修練功法之後,輕身輕靈許多,但力量並沒有多大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