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難尋出路
老道兒回過神兒一看:原來,大金刀又帶著他們回到鬼谷之中了.

見狀,他歎了口氣說:"可能,它也找不著出路吧."

這回,大金刀總算沒再沖過來威脅他,而是把他們放下之後就十分安份的變小回到蘇林林腰袋兒里了.

"咕~"折騰了一整夜沒睡,這會他們兩個倒是沒有一點困意,但是,肚子卻忍不住出來抗意了.

聽到她腹中饑鳴聲,老道兒指著面前的碧幽潭說:"我的干糧都在儲物袋兒里."

蘇林林撇了撇嘴說:"這潭這麼大,也不知道有多深,你那儲物袋兒又掉下去那麼長時間了,怎麼找啊?"

說完,招喚出大金刀說吩咐道:"你去打幾只獵物回來吃."

她的話剛落音,只見眼前突然憑空出現一只體形不小的死鳥!

驚的她張大了嘴,探頭仔細一看:原是那只當初自道觀內殿的暗道掉下來後,大金刀誤殺死的那只鳥兒.

都過去那麼久了,這死鳥還能吃嗎?

但肚子里一陣接一陣的饑鳴聲讓她有些舍不得仍了.

眼下四周一片混沌,山林里的飛禽走獸都驚的不知躲到那兒去了.

想打幾只新鮮的來果腹也找不著哪.

正在她糾結之時,只見老道兒激動的上前拿起那只死鳥說:"這是灰翎稚雞,也是普通飛禽之中唯一自帶靈氣的鳥,聽說肉質鮮美無比,沒想到蘇娘子你一出手--"

蘇林林涼涼的打斷他的說:"這只鳥都死好幾天了,是大金刀在你那道觀下的山谷殺死的,我也不知道怎麼突然又冒出來了."

她的話剛說完,就見大金刀嗖!的飛出來,用力晃了晃身上的金環.

隨著一陣叮當響,一對被齊肘斬斷的巨大手臂落到他們面前.

嚇的蘇林林往後疾退幾步,驚訝的指著那血淋胡拉的斷臂問:"這是怎麼回事?"

老道兒一時也被嚇懵住了,而且,大金刀一直在顫動不止,嚇的他也不敢出聲.

大金刀當然不會說話,它在空中轉了個圈兒又回到腰袋兒里趴著了.

難道,這家伙把干掉的獵物都當戰利品收著了?

不對啊,原本在老林叔家門口,它殺那麼多狗--

她才想到這一茬,只見金光一閃,就聽到嘩啦一聲,一堆白花花的東西自天而降.

"這,些都是狗牙!"只聽老道兒十分驚訝的叫道.

狗牙?

這下蘇林林才算明白過來,原來大金刀把那些被它殺死的狗牙收起來作戰利品存著了.

不過,看著那金光晃晃,光滑如鏡的刀身,蘇林林不由發迷:"你,這些玩意都在哪裝著?"

大金刀得意的抖了抖刀背上的金環.

哦,原來,這些金環還別有洞天哪!

她還以為僅僅就是耍威風充門面的玩意兒.

沒想到還能用來收藏戰得品.

正在她驚喜之時,只見大金刀又得意的甩出幾根巨大的白骨.

這是啥東西?

不等蘇林林問出聲,只見老道兒滿眼激動的說:"這--是高階靈獸骨,聽說是練極品材料."

靈獸骨?

蘇林林只聽說過妖獸,還從來沒聽說過靈獸呢.

只見老道兒雙眼放光盯著那幾截骨頭說:"這個世界人,妖,魔,鬼,四道被封了晉升之路.但是,天生的靈獸卻能夠自如修練."

哦?

還有這說法?

蘇林林十分認真的聽他說:"你可知道位列四大修真宗門的金鈴門,就是以禦使靈獸而出名的."

原來,修真界第四大宗門是金鈴門啊.

她以前只聽說過東皇宗,玉隱宗,浮云宗,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金鈴門.

原來,金鈴門雖位列四大宗門,名氣在修真界極響亮.

但位于極西之地的金嶺門十分低調,而且,還有幾分神密.

平常極少能在修真界遇到這金嶺門的弟子.

但是,金鈴門的弟子也極為好認.

他們身邊一般都有一只靈獸相隨.

在金鈴門中並不以修為論高下,而是要看誰手里的靈獸品階更高來較長短.

雖然靈獸修行較修士快的多,但是這世界上天生靈體的靈獸極少,而且,它們並不像人一般自律.

所以,能修至高階的更是少之又少.

而且,靈獸不同于勇猛好戰的妖獸,它們一般心思純淨,性子溫和懶散.

所以,要培養他們用來爭斗的話,其主人要耗費極大的心血.

不過,也因為靈獸性子淳厚簡單,並不會出現反噬其主之事,所以,金鈴門的弟子在跟其它修士對戰之時,勝算就大的多了.

當然,如果對方手里有厲害的法寶就另說了.

但是,如今天道不開,品階再高的法寶,其主人若無相應的靈力修為也使不出來.

就比如她手上的大金刀,據老道兒所言,這可是一把赫赫有名的寶刀,但因為她沒有修為.

所以,這家伙連沒突破先天之境的李長風都不敢惹.

"蘇娘子,我這里還有塊打火石,你去把那只鳥剝洗下,咱們烤了吃吧."正在蘇林林腹誹之時,老道兒拎著死鳥丟給她.

這都死了好幾天了!

蘇林林十分嫌棄往後退一步問:"還能吃嗎?"

老道兒指了指鳥腿上沾著的殷紅的血跡說:"怎麼不能吃?你看,這熱還沒干透呢了!"

蘇林林近前一看:確實,這鳥身子還沒僵直,看上去就像剛被獵殺不久.

于是,她便十分爽利的拎著如一只大鵝大小的鳥朝碧幽潭邊走去.

這廂,見她選中了那只死鳥,大金刀正准備把余下的站利品收回去,見老道兒兩眼放光的盯著那幾根靈骨.

它之前得他幾句誇贊,還正興奮著.

見老道兒既然這麼能欣賞它的站利品,那--這些東西就暫不收回去了,讓他看個夠吧!

再說魔化大德子被大金刀齊肘子砍斷雙臂之後,痛的嗷嗷直叫:"給我跟大那把魔刀!"

甩著血淋淋的斷臂朝大金刀飛過方向追了過去.

但是,他們在地方路的,哪比得過大金飛在天上?

很快,魔化大德子一行人便失去了目標.

氣得他咆哮如雷.

這副身子才剛適應,就被那該死的魔刀斷了半截雙臂,沒了雙手干什麼都不方便.

比方說想吃個人,都抓不過來,還得拿兩只斷臂夾著.

結果,這些人一扭動就被他們掙脫了.

真是太不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