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混沌世界
李長風借著有修為在身左躲右閃,好容易才尋到一處相對安穩些的地方.

舉目望去,入目一片混沌.

他心里不由驚駭無比: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紅綾呢?

不知她現在身在何處.

李長風才想到她,就查覺到有靈器逼近,剛調動起靈力防備著,就聽到一聲極為清靈的聲音傳來:"大師兄,是你嗎?"

正是紅綾的聲音!

李長風高興的應道:"是我,師妹,我終于突破先天之境了!"

"恭喜大師兄,咦,你己經進入練氣一層了!"紅綾激動的從玉盤上跳下來問.

李長風興奮的點點頭道:"是啊,破境之後,我便趁勢沖入練氣一層了."

說著,看著四周疑惑的問:"師妹,這里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

紅綾皺著眉頭應道:"許是大地動吧,不過,這規模也實在太大了."

地動?

倒也像是這麼一回事,不然,這山崩地裂的--縱然是東皇宗那位金丹老祖也沒這能力吧?

就在兩人思謀著如何離開之時,蘇林林跟老道兒也打算要離開鬼谷出去了.

必竟,一直窩在這里也不是辦法.

最主要是老道兒的儲物袋兒不小心掉到碧幽潭里了!

這下,他們連吃的都沒有了.

老道兒一想到儲物袋里裝著他畢生收羅來的寶貝兒,心疼的都要滴血.

"道長,別盯著那潭水瞧了,再看它說不定把你的命也勾去了呢!"蘇林林把神像牢牢系在胸前,朝雙眼愣愣的盯著碧幽潭的老道兒喊道.

話說,這老道兒也真是夠倒黴的,他正跟蘇林林大談年輕時游曆,道聽途說來的關于修真界的逸聞趣事,說到激動處從儲物袋里掏出一只木鳥.

沒錯,就是一只桃木雕刻而成的小鳥.

當時,老道兒獻寶似的拿這只木鳥給蘇林林看:"這是我從云洲著名的機關世家謝家買的玲瓏消息鳥,可以堪當信鴿來用."

邊說邊去拔弄機關,結果,不知道誤觸到那里,這只木鳥突然拽出他手里的儲物袋兒,如一支利箭般沖向碧幽潭中.

待他們回過神時,木鳥連同儲物袋兒早己沉入潭底.

老道兒心疼的跑到潭邊真盯著潭水半天,期間求助似的看向蘇林林幾回,卻見她連連擺手:"這潭里邪乎兒著呢,我可是不會再下去的."

她雖然兩次落入潭中都沒什麼事兒,但是,那次被李長風重擊之後,胸前的玉符明明替她擋住絕大部分的攻擊.

按道理說她雖然可能會受傷,但絕不會筋脈寸斷的程度.

而且,在落水的一瞬間,她感覺到被心口再次被重擊,而那時她跟那件白衣己經分離,而且衣服己沉入水底,她也強行沒入水下.

後來,這潭里的主人--她憑直覺感覺那借著白衣立起來給她玉板兒的主兒.

僅僅輕輕一拍就把她拍飛出去幾十里地!

這碧幽潭來曆自不由必說,絕對隱著極為厲害的勢力.

蘇林林才不會為幫老道兒找回儲物袋兒就冒然下去的.

見她執意不肯幫自己去打撈儲物袋兒,老道兒自然也不敢下去,就心痛不己的立在潭邊哀號:"我這輩子的積蓄呀,還有三塊靈石呢!"

靈石?

蘇林林系好神像後來到他身邊好奇的問道.

見狀,老道兒抬了抬眉毛:"打個商量啊,蘇娘子,你若幫我把儲物袋兒撈回來,我就,"

"我不要!"蘇林林十分果斷的打斷他的話:"現在就是你想不開下去,我也不會救的!反正,我都救過你一次了,再也沒有二次了!"

老道兒抬了抬腿,輕哼一聲說:"我現在己經引氣入體成功,而且身子也囫圇了,才不想死呢."

說完,深深歎了口氣說:"算了,既然踏上修真之路,那些東西留著也沒什麼大用了,只不過是個念想而己."

雖然嘴上這麼說,他還是心疼的在滴血啊.

不管怎麼說也是他大半輩的積蓄啊.

幸好,剛剛跟蘇林林提到先祖神女之時,想到她曾留下箴言:聞道有先後,靈根並非只在年少之時開啟,只要誠心求仙,還有頓悟一途可直接入道.

而且,他還想到當年自己因並能被仙山先中而痛哭之時,病中的父親曾告訴過他:神女說過其實每個人都有修真的潛質,只有些靈根極為明顯可被測靈盤所激發.

但絕大多數的人則因靈根隱于自身太深,需要以堅定的信念來一點點的感悟靈氣.

是所謂道法自然.

當時,父親對他說完這些之後,便合上眼再也沒有睜開.

所以,幾十年來,這些話時時在他心頭浮現,支撐著他追隨大道之路.

但是,自從三十年生出華發之後,他原本平靜而堅定的心開始恐慌起來.

他己經開始老了.

還沒摸到修真的邊兒,都己經步入暮年--

那他這一生豈不是白過了?

正是因為此,他被會受王先蠱惑而被因于云嶺三十年.

如今,他得以成功入道,哪還有什麼不可以丟掉的?

既然他能夠成功引氣入體,就未必不能像東皇宗的那位老祖一般,一路修至高階.

雖然有些妄想,但也不是沒有希望,必竟他可是神女後人.

想到這里,他終于轉過身對蘇林林說:"走吧,外面己經平靜下來了,趁著到處一片混沌,我們先逃出去再說."

蘇林林十分贊同的說:"好,我一刻也不想呆在這鬼地方了."

至于靈兒跟老林叔,若是有緣他們自會相見,但若無緣任她踏破鐵鞋也尋不到的.

為防止吸入太多灰塵入肺,蘇林林撕掉那件素白長衫袖子做兩方三角帕子,用來蒙住口鼻.

老道兒根本沒注意到這蒙面巾是怎麼做的,只管接過來有樣學樣的帶上.

出了鬼谷之後才想起來問:"蘇娘子,這蒙面巾你用什麼做的,怎麼帶上去清爽輕透,沒一絲塵氣息入鼻?"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也感覺到這個布巾的確很好用.

她試著拉下來露出鼻子,結果,濃重的土腥味兒嗆的她連打幾個噴嚏.

這下,她才十分驚喜的說:"這面巾確實很好用!你借我穿的那件衣掌也是法衣嗎?我就用那件衣裳袖子裁成的布巾."

什麼?

那可是被器靈穿過的衣裳!

老道兒心疼無比的叫道:"你把那衣服撕了?"

蘇林林點點頭應道:"嗯,我想著拽掉個袖子也不能穿了,就扔了."

"扔了!?那可是我及冠之時,特意在錦云坊制的靈緞長衫."老道兒痛心不己的說:"你可真是夠敗家的."

蘇林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還以為你不要了呢,不過,要不裁個蒙面巾戴著的話,咱們出來也沒法呼吸啊!"

聞言,老道兒輕哼一聲,沒有搭話,只管埋頭往前趕路.

因為到處一片混沌,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兩人悶頭走了好久,直到天色暗下來時,也沒找到出路.

這時,原本對出去滿懷希望的老道不禁有些氣餒:"明明按著這個方向走,差不多該到大揚樹村了,怎麼四周連一個人影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