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破境而出
她突然想到老道兒說的下林村里都是不死人,會不會靈兒也受這里地氣兒影響?

結果,只聽老道兒歎了一口氣說:"其實,自從我服下七滴靈泉水服下,沖開被制住的氣海之後,查覺到靈兒身上有股極淡的妖氣."

妖氣?

難道靈兒也被什麼妖獸附身了?

怪不得她吃飯時總那麼怪異,性子脫跳不己,每晚都跑出去道觀.

卻聽老道兒說:"怕不是簡單的妖獸附身,不然也不會騙過林老根這個世代鎮妖人的耳目."

是啊,想想真是可悲:老林叔仍鎮妖人,但卻無微不至的恩養一個妖怪整整十年.

她以前看著靈兒個子小,總以為她才六七歲,今天才知道她己經十歲了.

"至于那紫眼靈貓為何這般設計,我如今也百思不得其解."老道兒輕歎了聲:"我雖然早年沒能激發靈根修練,但是也潛心修行術士之法,卻都被它封住了."

哦,怪不得給人一種除了故弄玄虛,幾乎什麼也不會的感覺,原來道術被封住了啊.

說到這里他突然仰天大笑:"哈哈,沒想到術法被封之後,倒是讓我能以靜心參悟道法,最終以頓悟之途啟靈入道."

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關于云嶺.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你要想了解更多,待他日尋到王先,或者林老根沒死透又正好遇到的話再找他們問吧."

雖然對于下林村的人為何不死,上林村又為何突然消失了,靈兒到底是何身份.

以及小黑貓為何要費這麼大的周折引她來此地等等疑惑都沒解開,但也只得先藏在心里了.

蘇林林端起茶杯看向漫天塵土的天空,十分擔心的問:"整個云嶺都會坍塌嗎?"

老道兒輕輕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說完,笑眼看著她道:"這個地方本不改存于世間,別的不說下林村那些野狗,也不知生撕多少誤入這里的外人了."

而且,蘇林林驚然從老道兒口中得知,這云嶺雖然自成一體,但是卻時不時的跟現在世界交融.

啊?

所以,才會經常有外界之人誤入這里.

"那,進來的那些人,"蘇林林驚訝的問道.

老道兒輕笑一聲:"最好的結果是慢慢失去原來的記憶,成為上下林村,大楊樹村,云嶺鎮的人.要麼,就像老林收的養子夫妻那樣,徹底失蹤了."

失蹤?

"絕大部分人,都失蹤了呀."老道苦笑著搖搖頭:"可能都死了吧,我來到這里的三十年間,目睹無數這樣的慘事."

原來,這個云嶺竟然這般可怕!

這樣,坍塌了也好,這種地方本不該存在于世界上的.

哈哈,最好順帶著把李長風師兄妹兩個都砸死吧!

這樣,也算是間接的替她報仇了.

這下,她心里那點兒因為拔了靈草而導致山崩地裂的愧疚徒然消失了.

不過,願望是美好的,現實卻很殘酷.

當查覺到腳下開始地動之時,紅綾還是沒找到李長風,她立刻從儲物靈戒中拿出一只玉舟,纖指微微一彈激發靈力.

只見那原本如小拇指大小的靈舟突然變成一丈來長,三尺子見方的飛舟.

她腳步輕靈的跳上去,立刻在群山眾嶺中穿梭著繼續尋找李長風.

看著下面一坐坐山峰倒下,她雖然有些擔心,但卻也能感覺得到李長風現在很安全.

早知道這里會突然地動,她就不該跟大師兄分開.

可一想到當她提出分開尋寶大師兄臉上閃過的那道輕松的神色,心里又是酸澀不己.

說到底在他心里機緣修為還是最重要的.

但是,在她心里--卻只有他最重.

七年,自從得知他被宗門驅逐出去之後,她也奮然離宗,尋了他七年.

直到七個月前才找到身無半分靈氣,根尋常一模一樣的李長風.

看到他極為落魄的拎著幾乎沒靈氣的草藥,臉上掛著卑微的笑容進入那一間世俗藥鋪時,她心疼的幾乎無法呼吸.

她的驚才絕豔,名震修真界的大師兄,仙氣飄然,目下無塵的李長風怎麼淪落到如此地步?

但是,盡管如次,他從由天驕子凋零成為生計奔波的凡夫俗子,她還是摯愛著他.

不過,她萬萬沒想到她那謫仙似的大師兄,竟然娶了個癡肥,矮丑的無知的村婦為妻.

這事兒--

一想到這里,她便心意難平!

眼中柔情漸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狠辣.

呵,為助他入道,她不惜服下渡靈丹,生生抽取自身靈為飼,以助他修複靈根,恢複修為.

沒想到他卻毀約己與一個粗俗無比的村婦成親生子!

紅綾的拳頭緊緊纂住,尖利的指甲刺入手心,一絲血跡慢慢流到手腕上.

再說置身于那個冒著黑氣的潭水中之後,強自一陣如被油烹的灼痛之後,只覺得一股股的灼熱的氣息湧入全身經脈之中.

接著,一點點的將他被撕裂的筋脈修複起來.

很快,隨著全身筋脈被修複並加固,李長風感覺渾身舒暢不己.

只是肋下那處被刺中的地方還是火辣辣的痛.

他撩開衣服看了眼,只見那道如嬰嘴大小的傷口仍然再往外滲血.

正當他准備起身出來包紮之行,突然感覺經脈之中的氣息瘋狂湧向丹田!

他心里升起一陣狂喜:這是要突破先天之鏡了!

于是,他立刻凝神聚氣開始全心全意突破境界.

至于肋下那點兒小傷跟突破先天之境正式進入練氣期真正踏入修真之路相比,算得了什麼?

而且,他本身還精通靈醫之術,待真正成為修士之後,這些小傷--很可能就不藥而愈了.

多年後,李長風再回想起來,對今時做的決定追悔莫及.

不過,現在他一心求修為更高一層.

所以,當成功突破先天之境後,又忙著穩定境界,努力吸取靈力補充經脈中急速流失的靈力.

境界穩定之後,又想著既然突破先天干脆直接修至練氣一層吧.

因為這個世界的修真史自三百年前才一點點的被模索出來,所以,開創修真先河的那些先賢們每一步都走的極為小心謹慎.

因為修行天道被神女強行封住,所以,縱然這個世界隨處都蘊含靈力,使得世人相對不受饑寒之苦.

但是,因天道之力式微,所以修真者修行極為不易.

各大修真門派收取靈根上佳的弟子之後,教導其引氣入體.

一般被收進宗門的弟子基本上都能夠成功引氣入體,接著,按他們經脈慢慢吸納靈力的速度跟數量分為先共先天九段.

修為滿九段之後,成功引導靈氣入丹田稱為突破先天之境,進入練氣期.

但是,要沖至練氣一層,必須得讓靈氣能夠在丹田停留才算成功進入練氣一層.

這一點雖然聽著不難,但是,進入山門的弟子之後僅有兩成能突破先天之境.

而這兩成之種,也只有不足半數能成功進入練氣一層.

所以,李長風才會一鼓作風沖進練氣一層.

因為一直沉侵在修練之中,他根本不知道外面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所以,當他成功進入練氣一層,志得意滿的閃身出關之後,驚然發現原本山青水秀之地成了黃土氣揚的廢墟.

就在他愣神兒之時,一塊巨石自天而降,嚇的他忙疾身躲開,身形未定身後又一顆樹倒下來,引動一大堆石頭朝他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