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解開疑團二
接下來她從老道兒的口中得知,一千年前,在一個大世界中,因仙魔大戰波及到凡人.

身為仙族的神女不忍無辜的凡人受牽連,便以心血為引,耗盡修為開辟出這一方天地來安置那些毫無靈力的凡人.

為保這個世界平靜不起爭斗,她結印封死了妖,魔,鬼三道,同時,也斷絕世人修真飛升之路.

前五百年間,因無數修練,生面帶有靈根那些天資過人之輩,相繼立起幾大以方術之士為主的四大門派.

而自蒼山邪魔現世後,經過那場極為慘重的人魔大站之後,四大門派之中的精英之輩開始鑽研修練之法.

但是,在幾乎沒有任何指引,又被封了天道的情況下,這條路走的極為緩慢艱難.

不過,縱然逆天之路艱辛無比,但終究抵不過有心人.

三百前一位大能最先摩挲出引氣入體的修練方式,從此由一方以術士為主的小門派,一躍成為名震世界的修真大宗門.

"而且,自此之後,玉隱宗的一代修真宗師,發現一些高山大川之中蘊含靈氣更為豐富."老道兒深吸一口氣說:"從此之後,各大修真門派都把宗門建在一些靈氣濃郁的仙山之上,尋常人根本找不到."

沒想到活了這麼久,她今天才真正知道生活這個世界的由來,真正開了眼界.

想想以前那二十年,真是白過了啊.

雖然知道這麼多關于修真界的起始之事,但她還是不太相信自己姓王.

不過,接下來老道兒的話卻讓她開始相信了.

"我在云嶺這三十年,踏遍此地每一個處角落,發現這片地方的特異之處並不在于下林村困著的那個妖魔."老道兒神色凝重的說:"而是,在于這一處地方跟這個世界的氣機不契合."

風蘇林林還是一副聽不懂的模樣,他歎了口氣繼續說:"也就是云嶺這個地方應該不屬于這個世界所有,而且,經過我這三十前仔細查探,"

說到這里他又停下來,思索了會兒方才接著說:"我懷疑云嶺是當年神女離開此界時,最後的落腳之地."

啊?

蘇林林難以置信的看著他:"真的?"

老道兒神色凝重的點點頭:"云嶺看似與外界無異,但是,這在方圓不足不百里之地,卻聚集著鬼,妖,魔三道,而來還有上下林村中那些不死之人."

不死之人?

蘇林林驚疑的問:"上林村不是消失了嗎?怎麼,里面的村民也是--"

不死人,她還沒說完心里便興奮不己:"那老林叔跟靈兒還活著嘍!"

"呵,如今困妖大陣己破,謀化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得了禦貓草應該也離開了這里.我也沒什麼好顧及的了,就什麼都跟你說明白了吧."老道兒端起手里的茶杯一杯而盡.

看著谷外漫天的塵土,以及不絕于耳的轟隆聲笑道:"哈哈,我終于解脫了啊!真沒想到,謀化這一切的竟然是那只紫珠靈貓!"

"謀劃一切?"蘇林林驚詫的問道.

老道兒捋了捋胡子說:"對,自從你進入云嶺,不,可能在你被丟到云嶺外之前,那小黑貓就己經開始謀劃了."

聞言,蘇林林不由心頭震:她想到在溫泉谷那次昏迷之時,聽到小黑貓跟大青鳥的話--很顯然,大青鳥不論從智力還是靈力看上去都不及小黑貓.

接著,她來到下林村被群狗攻擊重傷瀕死之時,也是為它所救.

之後,它一次次的在關鍵時刻現身助她,並不慢慢的引導著她--最終,在她怒極到下林村屠狗,老林叔,林婆,靈兒死的死,失蹤的失蹤之後.

在她萬般無奈之時,又出來引她來到老道兒的觀里.

若沒有今日利用她取那靈草之事,蘇林林根本就想不到這些.

但是,心里一旦有疑惑,一切蛛絲馬跡都一點點的浮上她心頭,讓她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小黑貓的計謀.

"他為什麼要大費周折的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就為,"蘇林林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老道兒輕笑一聲:"一定是因為你的身份,王家嫡系同樣也是神女的後裔!它怎麼可能僅僅從三個月前開駘算計?自三十年前王先騙我來云嶺之時,就有一個極為神秘的人物,以長生為由騙我鎮守老墳圈子里的九陰大陣."

聽他說到這里,蘇林林腰袋兒里的大金刀激動的顫了幾顫.

蘇林林以意念盡力壓制它,不讓它出來去找老的茬.

她以前只能以言語跟大金交流,後面,當她戴過一回紫陽木刻成的如意面具之後.

竟然十分驚喜的發現自己能以意念跟大金刀溝通了,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當然,只是她單方面的支使它,大金刀沒那靈智向她傳達意願.

不過,它一向魯莽粗暴,有什麼想法直接以動行表現出來了.

因為蘇林林刻意壓著,所以老道兒並沒查覺到大金刀對他的不滿,接著說道:"在十年前,那神密力量再次借王先之手.在我身上施以詛咒之術,讓我幫忙把老林家那個死嬰放在道觀後的一棵老槐樹下,並在她周身擺下一個奇怪的陣法."

"那個嬰兒就是靈兒?"蘇林林驚訝的問道.

老道兒點點頭:"正是,她的父母俱是誤入云嶺的正常人,靈兒生下不久就死了.那對夫婦也莫失蹤了."

說到這里他輕歎了口氣:"現在想想可能是也是受紫眼黑貓的指引,傷心欲絕的林婆抱著身子己涼了的孫女來求我醫治."

"原來,林婆一直都知道真正的靈兒己經死了?"蘇林林驚訝的問道.

老道兒點點頭又搖搖頭說:"不過,打那嬰兒複生之後,生機極弱,全靠湯藥吊著小命兒.直到半年前,我偶得一株紫靈芝給她服用之後,這小丫頭身子骨才慢慢強健起來.不過,自此之後,她每晚都來道觀里纏著我要肉吃."

怪不得在林婆還未恢複神智之時,刻意叮囑過她不要老林叔跟前提及靈兒的父母.

原來是因為這樣.

那複活後的靈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