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被打飛了
只見一件素白長衫緩緩自潭中立起來,恍悠悠的朝他們這邊飄過來.

看著讓人頭皮發麻,這要晚上的話指不定還能嚇死個人.

蘇芷驚恐的看著那件她之前穿過的素白長袍慢慢靠近,還帶著一股子陰冷之氣,嚇的她也想拔腿逃跑,奈何渾身沉重如鐵,連身子都挪動不了.

早知道這件衣服丟在碧幽潭里也會成精,她就不掉下來騙李長風了.

當初為能刺中李長風,她在他分神取赤魚珠時,以最快的功法退去白衣長衫,並強命大金刀攜長衫作勢刺殺李長風.

而她則與長衫同時手持玄鐵匕首,以出其不意之勢去刺殺李長風.

本以為算計得十分到位,但她還是低估了修真者的厲害,一出手便補李長風查覺到,雖然成功刺破仙衣傷到了他,但自己被其一掌擊飛.

若不是那枚玉符早己死的透透了.

不過,還是被震的吐出一口心頭血.

同時,那件靠她以功力相撐的白衣,由于大金刀逃跑也隨她一起落入碧幽潭中.

老道兒回來鬼谷只把她救了出來,卻沒搭理那件衣服.

沒想到它竟然成精了!

喵嗚!

小黑貓凶狠的叫了聲,然後飛身竄向隱在鬼霧中的山崖上,傾刻不見了蹤影.

爬在石頭後面的老道兒見那鬼衣越來越近,嚇的嗷!的一聲竄向山谷深處.

靠!

危機時刻都逃命了,只剩下不坐動的她聽天由命了.

白衣鬼仙,看在咱們剛才並肩作戰的份上,你留我一條活路吧?

可是,這關鍵時刻,她拼命張著嘴,一個字也憋不出來!

很快,那件十分挺闊有型的雪白長衫己飄至她跟前!

隨著一道極重的陰冷之息撲面而來,蘇林林不甘的閉上眼:罷了,此生雖殺不了李長風,但能重傷于他也算了卻一絲心願了.

而且,沒死在他手上也算是一件幸事.

她緊緊抱住懷里的神像:能跟兒子在地府相遇也不錯了吧.

到時候她帶著兒子苦修鬼道,待有所成時再去殺了李長風報仇.

隨著身邊陰氣越來越重,她只覺得原本麻痛的身子如火燒一般劇痛不止,同是,一股絕望之意從心底升起:我這是要死了麼?

這個念頭一起,她只覺著肩膀上被人重重擊!

接著一個輕脆的聲音漸漸遠去:?哈!下手太重了!?

蘇林林感覺好像飛起來了一般,罡風自耳邊呼嘯而過,她抱緊懷里的神像,猛然張開眼.

我的天!

她果然在飛!

自己竟然在天上飛!

難道真的死了麼?

這麼一想,腰間突然一痛,接著眼前金光一閃:只見大金刀赫然出現在面前!

大金刀也跟著她??

不,她還能感覺到疼,沒死,哈,我沒死!

蘇林林恨不得吶喊出聲.

我還沒死!

一道巨大回響鑽入耳中,正是她的聲音!

我能說話了?

隨著一股罡風灌到嘴里,她不由劇烈的咳起來.

這下,蘇林林才切切實實的感覺到自己活過來了,面且,還莫名其妙的在天上飛!

當她飛過好幾個山頭,推動著她飛行的那股力道終于消盡,多虧大金刀橫在她腳下准備著,這才沒直接掉下去摔死.

大金刀帶蘇林林落在一個不大不小的山包上.

蘇林林才站穩,便聽腳下一聲驚呼:"什麼人!?"

聞言,她不由雙拳緊握:是之前放火球要燒死她的那個紅衣美人!

李長風的師妹!

大金刀,快跑!

這才撿回來一條命,可不能就這麼給揮霍了!

不過,大金刀更識實務,不等她出聲,便載著她化為一道流光飛上天.

看著從山包下飛身出來的黑衣女子的身影越來越小,蘇林林才算舒了口氣兒.

待她回過神時,發現大金刀又把她帶回鬼谷了.

當然,繚繞在鬼谷四周的鬼霧也都突然散盡.

不過,當蘇林林再次回到鬼谷時,見老道兒趴在她之前躺的大石頭前哭的稀里嘩啦的:"蘇娘子啊,你就這麼被件衣裳打飛了,老道兒有心給你收尸都找不著影啊."

蘇林林不由一頭黑線,沖他大叫一聲:"我在這兒呢!"

老道兒驚然回頭看著她,驚的差著摔倒在地上:"你,這麼快就變成鬼了!?"

靠,這老家伙是什麼想法啊.

不是應該驚喜萬分的問:你原來還活著嗎?

感應到她的不悅,大金刀嗖一下飛到老道兒跟前貼著他的耳朵邊擦過去,嚇得他雙手抱頭大叫:"仙刀饒命,是老道兒眼拙,沒看出來你主子還活著."

這算什麼話?

她就這麼活生生的立在他跟前,還說沒看出來她活著!

大金刀嚇他也不虧!

蘇林林收回大金刀沒好氣的說:"道長,我這回真沒死!"

聽她這一說話,老道兒才大大松了口氣說:"我剛才見那衣裳一把掌把你直接打飛天上去了,還以為你真的活不成了呢,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

蘇林林順著他的手指,看到那件白色長衫皺皺巴巴的搭在紫陽樹上,還不住的往下滴水.

原來那種挺闊的陰氣完全沒了.

于是,轉頭回仍然驚疑的盯著自己打量的老道:?是你把它掛上去的??

?我哪敢碰這鬼祖宗啊!把你打飛之後,它就一直掛哪兒了."老道兒縮了縮脖子說.

想到她飛出去的那瞬間,那個極為懊惱的聲音,蘇林林不由暗笑:難道這鬼東西以為失手把她打死了,懊惱之下自掛,呃,東南枝了?

當然,這只是她心里調侃一下子而己.

但是,心里卻認定了那個衣裳里的精怪,還是什麼東西,原本對她沒什麼惡意.

要怪就怪自己,實在是太弱了.

蘇林林了想要求道成為修士的心思更加強烈了.

那麼,這件衣仙出來找她,到底有何用意呢?

這樣想著,她把神像捆在背後,徑直朝掛著白衣的紫陽樹走去.

見狀,老道兒立刻上前攔住她:"蘇娘子,你好容易保住一條命,怎麼還敢來招惹那衣仙兒啊?"

蘇林林不以為然的繞過他說:"若不是這衣仙兒給我那一下子,我還不能動呢!"

說來也奇怪,她被打飛起來之時,好像有一股溫和的力量鑽入身體里面,瞬間幫她修複好了幾乎全斷的筋脈.

如此看來,當時隱在衣衫里的東西是想幫她啊.

她快步來到紫陽樹下,正要伸手去拉那衣服,只見老道兒撲通一聲跪倒在樹前:"衣仙兒老祖,你大人又大量不要跟蘇娘子我等凡人一般見識,"

"你快起來吧!"蘇林林無奈的打斷他的話,彎腰拽起他說:"那鬼仙兒早走了,現在,搭在這兒只是一件衣服而己."

聞言,老道兒疑惑的看著她:"你怎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