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鬼谷驚遇
"是玉靈春?"紅綾不由雙眼一亮:"這里竟有這種仙草?"

李長風則沒太在意:"應該是,王先不是說這附近有天材地寶現世麼?"

紅綾鼻子撳動幾下不以為然的說:"那老家伙的話十句有九句是假的.不過,若真的能采一株上年份玉靈春的話,咱們也算不白來一趟了."

說著,不由朝那香味傳來傳來的方向行去.

李長風急走幾步追上她說:"我隱隱感覺這峽谷里有重寶,不如,"

"我們先去采了玉靈春,然後一起下去?"紅綾回頭笑眼看著他問.

李長風隱在長袖子里的拳頭緊緊纂住,極力壓制住經脈內的幾欲破體而出的靈力.

盡力保持著平靜的神色說:"師妹,峽谷中很可能有冥兵潛伏,我們最好--"

"師兄,于我而言,能采到一株上品玉靈春,比得到鬼族寶物更有用."紅綾撫了撫細嫩光滑的臉蛋兒說:"不如我們分頭行動如何?"

玉靈春仍配制雪融丹的主要靈材,極為難得,至少其它材料則不難配制.

雪融丹服下之後不僅令人肌膚如雪,眼神清明,更可使人永保青春容顏.

特別還能助女修在修練之時更省力.

所以,修真界幾乎所有的女修都抵抗不了玉靈春的誘惑.

但對于男修來說作用並不大,而且由于靈材過于陰柔,服用之後對修為反而不好.

所以,李長風根本不想浪費時間去尋找玉靈春.

不過,當他聽紅綾提出分頭尋寶之時,心里不由一喜:他剛才己經感應到那峽谷里有寶氣了,但不太重,但有可能是被鬼霧所侵之故.

若是跟紅綾分開的話,找到寶物的話豈不都是他的了?

于是,他立刻答應下來:"這樣也好,不過,師妹你小心點."

紅綾一心想著去采那玉靈春,沖他擺擺手應道:"好,師兄,你也保重,若有危險記得示警給我."

說完,身子一閃追著那縷幽香而去.

見她身形消失于茫茫夜色中之後,李長風才拔腳朝山崖下奔去.

來到山崖邊一眼就看到峽谷火堆邊坐著那個身衣白人的凡人.

看那身打扮應該是個浪跡江湖的劍客.

不過--

他縱身躍下,身形靈動的踩著山崖間斜生出的樹枝,岩石很快落到谷底.

當他出現在火堆前時,那個戴著奇怪面具的凡人驚的差點跌倒,他不由輕笑出聲:"嚇著你了?"

只見那的白衣俠客半晌才反應過來:"你是修真者?"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不過閣下是如何來到這里的?"他邊漫不經心的問邊朝四周打量:"可有發現這里有何異常之處?"

再次看著那張傾城絕色的臉,蘇林林心種再也沒了欽慕,有的只是滔天的憤恨.

就連面具都快掩不住她的情緒了.

說實話當李長風突然出現在跟前時,她費了極大的力氣才算穩住心頭翻湧悲憤之情,極力靜下心來試著以意念試著跟大金刀溝通.

結果,卻被它突然帶翻倒在地上.

這一動作映在李長風眼里,更加重了他的不屑之意.

不過,他的舉動也大大出乎蘇林林的意料,她本以為李長風一下來就會為赤魚珠所引吸,直接去尋寶.

沒想到他竟然先來跟自己搭起話來.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從地上爬起來,故作驚恐的說:"我也不知道怎麼來到這里的,呆在這著兒兩天了.這里一點都不正常!"

"哦?怎麼個不正常法?"李長風饒有興趣的問,不過,目光卻盯上了那根枯木樁.

蘇林林試著站起來往後退一步,渾身發抖的指著眼前的碧幽潭說:"昨天晚上這里面突然跑出來一群骷髏!哎呀,快嚇死我了都!"

她緊握住手里的匕首,藏在廣袖子深處.

李長風身上那股讓人絕望的威壓更重了,逼的她幾乎戰立不住,強撐著身子方能站穩.

而且,他身上那件長衫之上隱有流光閃現.

那應該就是他說的法衣吧!

她根本都近不了李長風的身,更別說去刺殺他了.

李長風聽到她說這潭水里竟然冒出來一群白骨軍,心里立刻有了定論:看來,此地真的不易久留!

"那你怎麼還能活的好好的?"李長風輕慢的看他一眼問:"你既然是個劍客,怎麼沒有佩劍?"

蘇林林顫著手朝那根枯木樁指了指說:"我是躲到塊大石頭後面,才沒被那些骷髏看到,才算躲過一劫."

嗤!

李長風不由輕笑出聲:"那些陰兵根本看不見人!呵,根本不用帶那個不倫不類的面具!"

說完,身形一閃朝枯樹樁而去.

蘇林林拖著沉重的雙腳,擺出一臉好奇的模樣跟在他身後.

大金刀,不要亂動!

蘇林林在心底大叫.

李長風完全把她當成了一個誤入此地,被鬼霧困到這里的流浪俠客,所以對于她好奇跟上來並沒有阻止.

可能是根本沒把她放在眼里把.

若是之前,李長風絕不會容忍一介世俗凡人目睹他獲得機緣.

但是,他曾被逼遁世十年,當整整十年的凡人,所以對于原本在他眼中的螻蟻之輩,也多了些許寬容之心.

蘇林林正是熟知他的性子,才會抖膽跟上來的.

雖然相處八年間,李長風從來沒正視過她,但因為癡情于他.

所以蘇林林對于李長風的一舉一動,喜好厭惡十分清楚.

所以,她在李長風靠近枯樹樁後,在他距離三丈左右停下來,只是十分緊張的看著他.

這人倒還算識趣,李長風見她停下腳步後暗想:原本還想找到寶物後順便處理了,以防他出去後亂說.

看在他識趣的份上就饒他一條命吧.

況且,王先也說過進來這云嶺容易,出去可就難了.

量他這一介凡人也出不去.

嘶!這里果然有寶物!

他越靠近那枯木樁靈寶之息越重!

李長風下手如風,十分精准的挖出赤魚珠,不由雙目放光:這可真是件上品靈寶啊!

當他眉開眼笑的拿著赤魚珠准備離開時,剛才幾步發覺自己竟然被一股禁制之力擋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