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詭異面具
說著,從儲物袋兒找出一袋兒金粉,一支毛筆認真打量下面具,然後,叫蘇林林用水把金粉和一下.

見她直接跑到潭邊弄了半碗水回來,老道兒皺眉思索片刻才把金粉掉進去,拿根干樹枝小心攪勻之後開始往面具上描畫起來.

這一手丹青的功夫還是他常年守在廟里,給神像鍍金身,勾勒眉眼練出來的.

當然,這些金粉也是為神像塑身所用.

蘇林林驚訝的看著他從容不迫的一筆筆塗畫出一個金光閃閃,又看上去極為陰柔魅惑的面具.

"來,你戴上試試."待金粉干了之後,老道兒十分滿意的拿起面具給她.

蘇林林有些不好意思的接過來說:"這面具看著也太,"

"哈哈,是不是跟你的形像截然不同?這就對了,只有這樣李長風才認不出你啊."老道兒笑著慫恿她戴上.

這話倒是正中下懷.

蘇林林十分利索的帶上了面具,緩緩站起身.

她渾身的氣質隨著這個面具戴上之後,完全變了.

老道兒十分滿意的看著,眼前這張隱隱湧著流光的面具說:"哎呀,這面具實在是太神奇了,完全掩住了你的氣息."

聞言,蘇林林方才取下面具,十分鄭重的放在一邊,看著對面山上僅剩下薄薄一層的鬼霧問:"道長,你說今晚李長風會不會來?"

老道兒望著眼前的火堆說:"他絕對會來的,修真者對于奇珍異寶都有著十分狂熱的偏愛,只要你舍得下本."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問他:"那你要怎麼引來那個女修呢?"

只見老道沖她神密一笑:"呵呵,你一定要保住命,待這事了結之後,我一定會告訴你."

聞言,蘇林林閉了閉眼認真的說:"好,到時候我再找你解惑."

說完,她起身來到那棵有著禁制之力的枯木樁子邊,用雙手小心挖了個坑兒,把那團被撕扯成條縷的布團放進去淺淺掩埋住.

而後,從旁邊取塊帶著凹槽的石頭塊,掏手那枚裝著靈泉水的鳥蛋往里面倒出幾滴.

收起裝著靈泉水的蛋殼之後,她深吸一氣解下手腕上的那顆赤魚珠放入滴了靈泉水的石槽里.

隨著月亮慢慢升起,一股月華照在這浸了靈泉的赤魚珠上,散發出一道道十分耀眼的光芒.

蘇林林看著靈氣沖天的赤魚珠總覺得有些不對.

這時,老道兒來到她跟前說:"蘇娘子,你可知道修真者雖愛重天材地寶,也講求個機緣,你這寶貝放置的對太打眼了,無端讓人心防備之意."

問題原來出在這里!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把盛著赤魚珠的石塊埋到枯樹樁下邊,不過由于浸在靈水之中,赤魚珠上的靈氣仍然能十分清楚的感應到.

"你等等,我找個尋寶羅盤試試有沒有寶氣."見她埋好赤魚珠,老道兒立刻拿出儲物袋兒.

蘇林林看了眼天色搖搖頭說:"不用了,我都能感覺到一股濃重的靈氣,更別說身為修士的李長風了."

聞言,老道兒十分驚訝看著她:"你真的能感應到?"

蘇林林笑笑直言道:"赤魚珠跟我之間有血契相連,我自然能感覺的到."

而且,還能收的回來!

她在心里暗自加一句,正因為這樣蘇林林才會選它為誘餌,而不是大金刀.

大金刀雖然也被她陰差陽錯的收為己用,但大金刀根本不聽她使喚.

原本以為她能感應到寶氣的老道不由恍然:"哦,怪不得,不過我還得測測這寶物到底有沒有靈氣."

蘇林林皺著眉頭看了眼越來越淡的鬼霧說:"道長,我們該開始行動了."

老道兒十分淡定的笑著說:"不急,再過兩刻鍾我便離開這山谷,我們分頭行事."

"好,你把那女修引開之後,就自尋出路去吧,不用管我."蘇林林神色堅定的說:"一定要保重!"

老道兒張了張嘴,然後重重的歎了口氣,神色凝重的對她說:"你身上那塊玉佩仍修真世護身之物,關鍵時刻仍捏碎它可保你一命."

蘇林林心頭一驚,原來老叔給她這個是護身之用.

不過,他手里怎麼會有修真界之物?

難道,老叔也曾經是修士?

蘇林林極為小心的把那枚玉佩掏出來,十分鄭重的掛在脖子里.

見狀,老道兒十分欣慰的點點頭:"希望這玉符能保你一命."

說完,他轉身去把給快要熄滅的火堆加了幾根柴火,然後撿起幾枚紫陽樹葉便對兀自對于潭水發愣的蘇林林說:"鬼霧己經散盡,我先走了,你也,保重."

目送老道兒步子輕快的爬上山崖漸漸的消失于夜色中之後,蘇林林也緩緩帶上那張金光閃閃的面具,理了理身上的長袍,回到火堆邊靜靜的候著李長風的到來.

她抱出神像目光慈愛的看了好久,才把十分謹慎的把它藏到一個極為隱蔽的岩石洞里,洞口用碎石封了起來.

做好這些之後,月光悄悄撥開厚重的云屋,撒下一片清輝.

沐浴在這清冷的月光下,蘇林林原本澎湃起伏的心境漸漸的平靜下來.

慢慢的她感覺自己就是個浪跡江湖的凡俗俠客,不再為一切俗事所羈絆,孤獨而灑脫.

想到殺子之仇時,猶如看別人的悲苦,想到李長風也不再有那麼強烈的殺意了.

腰里的大金刀猛的懟她一下子,蘇林林才從那種蒼芒而冷漠的心境中蘇醒.

這是怎麼回事?

蘇林林深吸一口,感覺有些懵懂,抬頭去按太陽穴時,摸到臉上的面具.

不由心里一驚,用力扯下來丟掉.

面具一離手,她感覺己游離在外的魂魄又回來了.

想到李長風心仍然是滔天的恨意.

看來,是這面具影響了她.

因為,從她穿上這身白衣起,就准備打扮成一位誤入這里的流浪俠客.

蘇林林撿起面具,心頭閃過一絲涼意:這玩意竟然能蠱惑人心!

怪不得老道兒說它能夠隱藏個人氣息,因為戴上之後本人的想法都完全被改變了.

她重重吐了一口氣心底默念幾遍報仇雪恨,然後才有小心把面具戴上.

就在她戴上面具的同時,己來相伴來到山崖邊的李長風跟紅綾兩人,突然被一股極清幽的香味兒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