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決意複仇
蘇林林不好奇的看了眼那棵毫出色的黃連樹問:"你怎麼看出來它有靈性的?"

老道兒得意的抬了抬腿說:"不用看樹,這條木腿按上之後,竟然能跟我身體相陰陽二氣相呼應."

什麼相呼應?

蘇林林也不懂什麼陰陽二氣是個什麼鬼,不過,只要這條木腿沒什麼毛病,她就放心了.

見她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老道兒不由輕歎一聲說:"蘇娘子,你可知這紫陽玉連樹,還有個別名叫什麼?"

"不知道."蘇林林把玩著手上的紅絲絛有些不耐煩的說.

眼看午時己過,對面山上的鬼霧越來越淡薄了.

她急著跟老道兒商量干掉李長風的事兒呢,誰知,這老家伙一直再跟她扯什麼至陽樹.

對于這些,蘇林林一點都聽不進去.

但她幾次想把話題轉到對付李長風上頭,但都沒有成功.

只聽老道依然眉飛色舞的,說著那棵該死的黃連樹源遠流長的曆史.

"……所以,紫陽木又被稱為化形木,如意木,也就是你可以用它制成,可隨心而變的面具."老道兒得意的抬了抬腿.

面具?

蘇林林不由心下稟,指著那顆紫陽玉連樹問:"你說,用這樹做成面具能隨心所欲的變臉?"

老道兒摸了摸鼻子道:"我也只是聽師父說起過,有位練器大師曾用紫陽木打造一個千幻面具,戴上之後可以變幻成任何人的面孔."

哦?

這玩藝兒還有這等神奇之處?

當蘇林林雙眼冒跑到紫陽玉連樹跟前時,老道兒氣喘籲籲的跟過來,搔了搔頭說:"其實,師父也說那只是傳說而己."

鬧了半天,原來是個傳說.

蘇林林有些泄氣的揪了片樹葉隨手扔出去.

正好一陣微風吹過,那片葉子打著旋兒飛到潭中.

這下,如同滾油里滴了滴水般,潭水突然翻騰起來.

接著,上百條生著尖牙的大魚爭先恐怖後的躍出水面,嚇的老道兒往後疾退好幾步.

不等他叫出聲,只見蘇林林飛身上前,竟然蹲下來把手放到潭里.

這丫頭真是要找死吧?

老道兒急的大叫:"蘇娘子,你可別想不開呀,你--"

接下來看到的景像,生生把他的話噎在喉嚨里發不出來一絲聲兒.

那些來勢凶猛的大魚,竟然在她雙手入水之時,瞬間隱退入潭.

看著老道兒目瞪口呆的模樣,蘇林林得意的朝他抬了抬濕漉漉的手腕,只見一截細細的紅絲線自潔白的手腕里垂下來.

"果然是這東西嚇退了那群惡魚."蘇林林滿意的看著己然恢複平靜的潭水道.

老道兒這才回過神,雙眼發光的看著她問:"蘇娘子,你身上寶物還真不少哇!"

蘇林林笑著收回手腕說:"那是當然,這回我若能成功殺了李長風,他身上的東西都歸你."

修士身的東西?

老道兒不由兩眼放光,但很快他就清醒過來,十分擔憂的說:"蘇娘子,我看還是你多保重能保住一條命吧."

蘇林林輕笑一聲:"我的命不金貴,只要能殺了李長風,死活都無所謂了."

兒子,如今也只剩一縷孤魂,大仇得報之後,她生與死都沒有太大意義.

說完,靜靜的看著老道兒說:"我己想到對付李長風的辦法了,只是,他身邊的那個女修--"

"交給我好了."老道兒深吸一口氣:"引開她對我來說並不是難事.只是,蘇娘子,你還年青很根骨絕佳,很有可能可以激發靈根."

老道滿眼婉惜的說:"最重要保住性命,拿怕殺不了李長風,留得青山在,就不怕以後沒機會."

蘇林林慘笑一聲:"多謝道長關懷,只要李長風不死,我哪怕還有半口氣也會挺著報仇."

見她根本聽不進去勸,老道兒也不再多說什麼.

而是十分認真的跟她探討起如何擊殺李長風之事.

"……你不用擔心我,只要成功引開那女候即可."商量好之後,蘇林林十分堅定的謝絕了老道兒的好意.

老道兒深吸一口氣道:"那好,我也要做些准備,待子時鬼霧散去之後,咱們分頭行動."

蘇林林閉了閉眼,然後伸手說:"你的仙袋子里還有多余的衣服嗎?"

"有,我給你找件我年輕時穿過的長衫."老道兒拿過儲物袋兒扒拉半天,才找出一件素白廣袖子長衫給她.

蘇林林脫下身上厚重的棉服,直接穿上這件看上去仙氣飄飄然的長衫.

然後又向老道討了把木梳,把頭發全部束于頭頂,綰了個十分利索的道髻.

老道兒驚訝的看著打扮一新的蘇林林贊道:"嘿,你這麼一打扮,猛的看上去真像是個風流俊俏的小後生."

蘇林林慢條絲理的束好腰帶,理了理衣擺:不長不短正正好.

在老林叔家這幾個月,她竟然又長了四指高!

原本,她只能算是中等身量,身段微豐,現如今完身材高桃輕欣長,姿態靈動輕盈.

若是不看臉的話,縱然是最熟悉的人也認不出她就是當初的蘇林林.

蘇林林十分滿意的理了理袍角,指著那棵紫陽樹問:"道長,你剛才說這樹木制成面具能真讓人變臉?"

老道兒摸了摸鼻子干笑一聲說:"其實,我聽師父這如意木最大的特點是完全掩蓋住一個人原本的氣息."

什麼意思?

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

老道兒張了張嘴問她:"你看我裝了個木腿是吧,如果我把背過臉,你從身後看是不是感覺像變了個人?"

說著,轉過身往前走幾步才停下來.

是啊,蘇林林看著他的背影,再也沒有那種熟悉的感覺,就像是從未見過的陌生人一般.

看著老道兒那根隱在道袍下的那根木腿,她心底不由一陣狂喜:這東西實在太妙了!

蘇林林緊走兩步竄到紫陽樹跟前,認真尋摸著那根樹枝合適打造面具.

雖然從老道兒口中得知這棵樹極為難得,但蘇林林並不有將其砍倒完全據為己有的想法.

怎麼說它也長在這兒近千年,砍掉它幾根枝子那是她的機緣,要真是完全斷絕了它的生機,她也于心不忍.

必竟,老道兒說它都己修出了靈性.

抱著這樣的心思,蘇林林千挑萬選終于看中一根旁枝.

為對這棵靈樹以示尊敬,她直接喚出大金刀,吩咐之後,只聽刷的一聲,一根碗口粗的樹枝落下來.

收起十分不情願的大金刀之後,蘇芷開始細細打造起面具來.

她雖有做工匠活的底子,但卻從來沒有做過面具,時不時得停下來琢磨半天.

一邊的老道兒,則不斷從儲物袋兒往外倒騰各種她從未見過的東西.

直到日落西山,蘇林林才算做好一張看上去十分粗槽的面具.

老道兒拿起來看了眼,十分嫌棄的說:"誰會把這玩意戴臉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