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至陽之木
想到這里,蘇林林故意把手一縮,板著臉對大金刀說:"你是不是想要這個泉水?"

大金刀激動的顫了顫刀身,引著刀背上一陣叮當脆響.

見狀,蘇林林不由笑道:"你想要也可以,不過,以後得聽我的話."

大金刀立刻像人一樣重重的點點頭,見她仍然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樣,飛身一旋.

地上立刻出一現一個斗大的字:是.

沒想到這東西還識字兒啊!

這下,蘇林林總算找到跟他交流的方法了.

她伸手捉住跳動不己的大金刀,十分小心的往刀身上的滴一滴靈泉水,激動的大金刀蹭!的飛上天,在空中毫無章法的亂舞.

嚇的正在打坐的老道差點破功.

還好,蘇林林也怕影響到他,急忙出聲叫大金刀去一邊蹦跶.

沒想到這靈泉水下肚之後,還得找個方式化解?

看著跟瘋子似的亂揮亂砍的大金刀,和盤腿坐在地上氣息靜如山老道兒.

蘇林林想到自己當初直接當水喝了,也沒什麼不適.

現在想想,很可能是因為當時還在月子里,而且又吃了大青鳥給的紅果子有關吧.

真沒想到那個溫泉谷里竟然隱著那麼多天材地寶,早知道她就多灌出來點靈泉水了.

一想到被那個黑發白須的老道兒連蛋殼都奪走的靈泉水,她真是心疼的要死.

見大金刀胡亂揮舞半天,蘇林林便試著招它回來.

萬一把靈力浪費完了,還得指望它殺李長風呢.

果然,手里的東西好辦事兒,大金刀得一滴靈泉水滋養,那興奮勁完全沒過去.

但蘇林林只喊一聲,它就立刻飛回來變成巴掌大小,老老實實的鑽到腰袋兒趴著了.

見狀,蘇林林才算撤底踏實下來,她開始琢磨著怎麼對付李長風了.

之前,她不是沒被老道說服過,因為跟李長風之離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但是,當她確定李長風就在附近之後,心里無論如何都咽不那口惡氣.

縱然是破上命,也要去殺他為兒子報仇.

況且,只要計劃得當,她也不一定會被擊殺呢.

蘇林林看了眼幽深的潭水,暗自決定就在這里收拾李長風,縱然殺不了他,也要重創其身.

立在潭邊思索半晌,心里仍然如一亂麻,她抬起手撩開被風吹到臉上的發絲.

眼角的余光看到纏在食指上那縷紅絲絛.

蘇林林盯著那縷細細的絲縷看了半晌,突然,心里有了主意.

她快步來到之前被困住兩次的枯木根附近,有些遲疑的停在邊上不敢走近害怕再被困住.

就在她正糾結之時,只聽身後傳來老道兒興奮的聲音:"蘇娘子,我體內的靈氣竟然能運行小周天了!"

什麼,小周天?

蘇林林轉頭不解的看著激動不己的朝這邊跑來的老道.

見他揮舞著雙臂,滿面紅光的沖過來,蘇林林下意識往後步幾步,正好踏入到之前被困之地.

當她發覺之時,忙叫老道兒進來幫她出去.

只見那道兒激動不己的仰天大笑:"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蘇林林連叫他幾聲,都沒見他應聲,不由試著往前走去.

結果,這次暢通無阻的出來了!

難道,這里的定身法消除了?

想到這里,他一把將得意望形的老道兒推過去.

他的大笑聲嘎然而止!

就好像被人用刀切斷一般,蘇芷朝他叫一聲:"道長,鬼霧來了,快過來!"

這下,老道兒可算是反應過來,急急的朝這邊奔!

"我怎麼跑不動了!"他驚恐不己的朝蘇林林揮手大叫.

看來,這禁制還存的.

原來,那團絲絛就是解禁之物.

想到那團被撕碎成絛的細棉布,蘇林林心里不由一痛.

她快步上前替老道兒解了禁,嚇的他蹭的一下子竄出老遠:"蘇娘子,你又到這個鬼地方干啥?快過來."

他見蘇林林非但沒過來,反而又往前走幾步,不由急的大叫:"那禁制邪門的很,你再被困住,"

話還沒說完,只見蘇林林手上拿了一縷紅絲絛,十分從容的走過來.

"咦?你解開那個鬼禁制了?"老道驚奇的盯著她問.

蘇林林微微一笑,遞給他一縷絲絛說:"我之前在手指上綁了些這東西,之後就不受禁制所控了."

原來是這樣!

老道忙把那縷絲絛纏在手指上,試著往那枯木樁邊走一糟.

果然,那道困住他的力禁制解開了.

"嘿,蘇娘子,你是怎麼發現,"老道兒驚訝的看著她問.

不待他說完,蘇林林盯著那截斷掉的枯樹樁說:"我也是剛剛才知道這西東能解禁,之前看到那團絲絛,隨手扯幾條纏到手指上,沒想到還真的蒙對了."

原來是這樣!

老道兒十分感慨的看著她說:"你可真是氣運無雙啊,無意之舉,"

說到這里,他突然沖到蘇芷跟前,神色激動的指著潭邊那顆老黃連樹問:"蘇娘子,你怎麼知道這棵樹是紫陽玉連樹?"

什麼紫陽玉連樹?

蘇林林一頭霧水的看著他:"我什麼也不知道啊!"

老道兒驚疑的盯著她問:"什麼?那你為什麼要砍那樹枝給我做木腿?"

聞言,蘇林林心里一緊,忙看向他的腿問:"怎麼,這樹有什麼問題?"

見狀,老道兒神色極為嚴峻的說:"問題大了去!"

嚯?

難道她又是好心辦壞事?

誰知,老道兒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原來,你真的不知道這紫陽玉連樹的來曆啊!"

蘇林林看著那棵不起眼的黃連樹說:"我當時只是見它生的離火堆近,而且,枝條長的也挺順滑,就隨手砍下來給你做個木腿."

"你這一手順的極好啊!等于又給我了一條腿."老道兒十分興奮的說:"我以前聽師傅說起過,這種生在極陰之地的絕陽之樹."

嘿,這樹長的也挺糾結啊哈.

蘇林林忍不住又看一眼僅一人合抱粗的黃連樹.

老道兒接著說:"這樹經生出了靈性,必定有上千年之久."

哈,長了一千年才這麼大.

蘇林林忍不住腹誹:長在極陰之地的至陽之樹,難怪長的慢.

靈性?